-

風雪漫天,氣溫寒冷,而老舊的彆墅內,氣氛更是降到了冰點!

“陳飛宇,你好大的膽子,你不怕我們真的殺了秋元雅子?”伊莎貝爾怒火上湧,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陳飛宇,她早就上去動手了。

倒是旁邊的西方男子,依舊站在原地,驚訝的神色中帶著幾分興趣,顯然陳飛宇的舉動也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所謂殺人的買賣有人做,賠本的買賣冇人做。”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殺了秋元雅子,對你們來說什麼好處都冇有,而且還會平白得罪我這樣一個強敵。

‘黑暗世界’好歹也是存在了千年的神秘勢力,我可不相信你們會愚蠢到做這種怎麼看怎麼不劃算的事情。”

就在陳飛宇說話的同時,又有兩道劍氣憑空出現,斬殺了外麵的兩名大漢。

庭院裡的所有人嚇得簌簌發抖,要不是畏懼“黑暗世界”的處罰,他們早就作鳥獸散了。

“你……你太狂妄了!”伊莎貝爾握緊了雙拳,氣的渾身發抖,就算是千年的死敵教廷,也不敢在“黑暗世界”的地盤上鬨事,可陳飛宇卻敢連續殺人,這對“黑暗世界”來說絕對是一種恥辱!

陳飛宇輕蔑而笑,半空中再度凝聚出了兩道劍氣蓄勢待發。

雖說他早就認定了秋元雅子不會受到任何危險,但“黑暗世界”畢竟綁架了秋元雅子來威脅他,他總得出一口惡氣才行。

伊莎貝爾臉色微變,生怕陳飛宇繼續殺人,而她又冇有阻止陳飛宇的辦法,隻好扭頭看向了旁邊的男子,求助道:“父親,陳飛宇他……”

“夠了。”西方男子撫掌而讚,笑道:“常常聽聞華夏陳飛宇霸道囂狂、殺伐果斷,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至於被陳飛宇所殺的四名手下,他竟然連提都不提,足見也是一個心狠手辣、視人命如草芥的梟雄。

“恭維的話說的再多,也比不上一件示好的行為來的實在。”陳飛宇挑眉道:“我相信閣下應該懂這個道理纔對。”

“當然,我們請秋元雅子小姐過來,也隻是因為她是武藏萬裡的徒弟,我們請她來作客,想要見識一番劍聖高徒的風采,並冇有什麼惡意。”西方男子扭頭對伊莎貝爾吩咐道:“去把秋元雅子小姐請過來。”

“可是陳飛宇殺了……”伊莎貝爾一驚,正要繼續說下去,突然見到父親微微皺眉。

她隻能閉上嘴,心不甘情不願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後,邁步向外麵走去。

在經過陳飛宇身邊時,隻聽陳飛宇笑著道:“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不像某些年輕的女人沉不住氣,有了一點點籌碼,就以為占據了優勢,實際上隻能自討苦吃。”

伊莎貝爾哪裡不知道陳飛宇在諷刺她?

她胸脯急速起伏,顯然氣得不輕,加快腳步向外麵走去,生怕待的時間長了會被陳飛宇給氣死。

大廳內,隻剩下了陳飛宇和西方男子。

西方男子做了個手勢,示意陳飛宇坐下,給陳飛宇倒了杯紅酒,接著坐回原先的位置,笑著道:“容我自我介紹,我叫伊諾克·菲奇,是伊莎貝爾的父親,也是‘黑暗世界’的第三號人物……”

“‘黑暗世界’的話題等我看到秋元雅子後再說。”陳飛宇直接打斷了他,端起高腳杯示意,讚道:“你華夏語說的不錯。”

伊諾克有一瞬間的恍惚,其他的人聽到他是“黑暗世界”的第三號人物後,無不是驚懼交加,而陳飛宇卻神色平淡,完全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這種反應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要麼陳飛宇實力極強,強到忽視他身份地位的程度,要麼陳飛宇城府極深,喜怒不形於色。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都說明陳飛宇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

伊諾克心裡凝重了三分,不動聲色地道:“陳先生果然是風流之人,明天就要開始爭奪‘天使的眼淚’了,卻還在擔心紅顏知己的安危,佩服,佩服。”

“兩者並不衝突。”陳飛宇笑著道:“東西我要,人我也要。”

伊諾剋意味深長地道:“我聽說你們華夏有一句古話,人生不如意十之**,想要兩全其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世上很難有兩全其美的事情,那是因為世人大多都是弱者,冇有兩全其美的能力。”陳飛宇伸出右手,在伊諾克的目光中緩緩握緊,傲然道:“而我陳飛宇足夠強大,強大到足以讓事情兩全其美的程度!”

“霸氣!”伊諾克放下酒杯,笑著道:“陳先生的實力的確強大,如果是在華夏,我也相信你能夠做到兩全其美。

可惜這裡是西方,是北歐,教廷的實力纔是最強大的,你想要兩全其美,得先經過教廷的同意才行。”

陳飛宇哪裡不知道伊諾克故意把話題引到了教廷上?

他故意不接話茬,笑著道:“這個話題待會再說,倒是秋元雅子,怎麼現在還不來?”

伊諾克微微皺眉,陳飛宇還真是油鹽不進。

同一時刻,彆墅的外麵,一名老僧和一位妙齡女子踏著風雪而來。

正是夢玉,以及她的師父巴奎禪師。

一名守在門口的壯漢及時迎了上去擋住了兩人,沉聲道:“這裡是私人場所,不歡迎外人。”

夢玉立即道:“我恩師是南洋諸國德高望重的巴奎禪師,現在有重要的事情,來拜會彆墅的主人。”

昨晚她去馬爾茨家族調查的時候小有收穫,得知這棟彆墅的神秘主人,可能會知道“天使的眼淚”的詳細訊息,今天便和師父一起來了。

大漢看了眼旁邊的和尚,眼中閃過驚訝之色,態度恭敬了許多,說了聲稍等後匆匆去大廳通報,很快又回來了,歉意地道:“禪師來的不巧,我家主上正在接待一位很重要的貴客,現在誰都不見,還請禪師下次再來。”

“是誰?”夢玉眨著眼睛好奇問道,到底誰那麼重要,能讓彆墅的主人把她師父拒之門外?

大漢搖搖頭:“這是秘密,不能告訴兩位。”

夢玉和巴奎禪師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

突然,夢玉身軀一震,看到秋元雅子出現在庭院裡,跟在一名相貌絕美的女人身後,一同走進了大廳。

“她怎麼在這裡?”夢玉神色驚訝:“她不是在霍伊爾城堡嗎?難道所謂的貴客就是喬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