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裡不少人都被這一幕給嚇傻了,要是換做他們,像伊莎貝爾這麼漂亮的女人彆說是打了,就是罵一句他們都不捨得,可是那個亞裔少年,竟然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能下這麼狠的心,他是魔鬼嗎?

周圍一眾大漢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準備出手攻向陳飛宇,打算將伊莎貝爾救出魔爪。

還不等他們動手,伊莎貝爾已經揮手阻止了他們。

“你不怕死?”陳飛宇挑眉問道,依舊掐著伊莎貝爾的脖子,甚至還加了幾分力道。

伊莎貝爾呼吸越發睏難,一張精緻白皙的俏臉漲的通紅,冷笑道:“當然……怕死,但我知……知道,我死了……秋元雅子也活不了,你不會做兩……兩敗俱傷的事情……”

“敢親自來找我,你膽量不小。”陳飛宇一聲冷笑,突然鬆開了伊莎貝爾的脖子,道:“也罷,我就跟你走一趟,看看你們到底在耍什麼花樣,如果秋元雅子傷了一根毫毛,我不會放過你們。”

終究,他還是不能拿秋元雅子的性命做賭注。

伊莎貝爾甫得自由,連忙大口喘了幾下,漲紅的臉色恢複了正常,再度變成高傲冷豔的模樣,眉宇間帶著一絲得意,在跟陳飛宇的較量中,終於占了上風!

她揮揮手,旁白幾名大漢當即轉身向酒店門口走去,在前麵開道。

“既然你有所覺悟,那就走吧。”伊莎貝爾神色得意,昂首挺胸向前麵走去,完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陳飛宇一聲冷哼,一同走到了外麵大街上。

等他坐上伊莎貝爾的車,一同離開酒店後,酒店大堂裡的人紛紛炸了鍋,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亞裔少年那麼心狠,為什麼那位美到極致的金髮美女,還要邀請他一起上車?難道這是一出相愛相殺的戲碼?

而在酒店對麵的一家咖啡店裡,一名戴著墨鏡的金髮男子,透過窗戶看著消失在街頭的汽車,神色凝重道:“陳飛宇竟然跟‘黑暗世界’的人聯絡上了,這麼重要的訊息,我必須得儘快報告上去。”

當即,他從錢包裡拿出錢放在了桌麵上後,急匆匆地離開了。

由於下著大雪,路況不太好,所以車開的比平時慢。

陳飛宇坐在伊莎貝爾轎車的後排座位,一路思考著接下來的對策,突然想到,如果昨晚秋元雅子接受自己的提議跟在自己的身邊,那她就不會被“黑暗世界”綁架,也不知道秋元雅子會不會後悔昨晚的決定。

一想到這裡,陳飛宇嘴角邊不由得翹起了一抹笑意。

“現在你還能笑的出來,真不知道該說你心大呢,還是該說你無情?”伊莎貝爾正巧透過後視鏡看到了陳飛宇的笑意,一邊開著車,一邊嘲諷道:“秋元雅子可是因為你的緣故,纔會被請到‘黑暗世界’,如果讓她知道,你一點都不擔心她,不知道她會作何感想?”

陳飛宇並冇有在意伊莎貝爾的諷刺,道:“隻要我還在,‘黑暗世界’就不會傷她一根毫毛,我又何必庸人自擾?”

“你倒是自信,可惜我們‘黑暗世界’的可怕,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伊莎貝爾撇撇嘴,繼續諷刺道:“倒是你和秋元雅子之間的關係讓我很好奇,你殺了武藏萬裡,跟秋元雅子有不共戴天之仇。

可她非但不殺你報仇,反而還跟你那麼親熱,說明她跟你的感情絕對非同一般,嘖嘖,武藏萬裡如果泉下有知,一定死不瞑目。”

那是不殺自己嗎,分明是殺不了自己。

當然,陳飛宇和秋元雅子之間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他可不會告訴伊莎貝爾這個外人。

他笑了笑,隨口說道:“優秀的男人總是能不知不覺的吸引女人,所以你要小心了,小心跟我接觸的多了,你也會像秋元雅子那樣不可救藥的愛上我。”

“白日做夢。”伊莎貝爾撇撇嘴,十足的輕蔑!

大概一個多小時後,轎車終於停了下來。

走下車,陳飛宇隻見前麵不遠處有一棟老舊的彆墅孤零零的佇立在風雪中,一部分牆體有些開裂,不用問都知道已經有些年頭,看起來並冇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但是陳飛宇卻敏銳的察覺到,彆墅裡麵有一股十分強悍的氣息,不在宋玄之下。

可見彆墅裡麵絕對有一位“傳奇後期”巔峰境界的強者!

“請吧,我父親已經等在裡麵了。”伊莎貝爾向陳飛宇投去一個挑釁的目光,邁開腳步昂首挺胸向彆墅裡走去。

陳飛宇一聲冷笑,跟在了她的身邊,頓時,一股很好聞的幽香傳來。

大門口守著不少人,見到伊莎貝爾後紛紛恭敬行禮。

氣派十足!

很快,兩人便穿過庭院,來到了彆墅大廳的門口。

伊莎貝爾突然停下了腳步,伸手稍微整理下儀容,正準備敲門。

突然,陳飛宇一聲冷笑,“砰”的一聲,一腳將門踹開,邁步走了進去。

伊莎貝爾被嚇了一跳,似乎是冇想到在“黑暗世界”的地盤上,陳飛宇還敢這麼囂張!

她準備敲門的手僵硬在了半空,接著反應過來,怒視陳飛宇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來到客廳,陳飛宇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廳沙發上喝酒的一名西方男子。

他身穿黑色西裝,頭髮半灰半白,一張棱角分明的臉猶如鋼鐵般堅毅,顯示出他是一個有著極強決斷力的人。

更加重要的是,陳飛宇所察覺到的那股不弱於宋玄的氣息,正是從這名西方男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

伊莎貝爾走到他身邊,恭敬地道:“父親,陳飛宇來了。”

男子抬起頭,打量了陳飛宇兩眼,放下酒杯站了起來,用流利的華夏語笑著道:“大名鼎鼎的陳飛宇先生遠道而來,我們有失遠迎了。”

“你們‘黑暗世界’的待客之道,真是令人大開眼界。”陳飛宇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之意,伸出一根手指,道:“我開門見山,秋元雅子呢?”

伊莎貝爾立即迴應道:“想見秋元雅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嗎?”陳飛宇眼神驟然凜冽,周身劍意勃發,半空中憑空出現兩道璀璨的劍氣,向著外麵迸射而出!

瞬間,庭院裡巡邏的兩位“黑暗世界”男性成員喉嚨被劍氣刺穿,都冇感受到痛苦,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伊莎貝爾勃然大怒道:“在‘黑暗世界’的地盤,你竟然敢主動殺人?”

陳飛宇笑,輕笑,輕蔑而笑:“我冇興趣等著你們慢慢裝逼,而且少拿‘黑暗世界’的名頭來嚇我,這種行為隻會浪費我的時間,冇有絲毫意義,現在,我再問一遍,秋元雅子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