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冷徹入骨。

雪,激盪飄飛。

絮絮叨叨的夜雪越下越大。

喬希倒在潔白的雪地上,很快,屍體上就有了不少白色的雪花。

秋元雅子暗暗搖頭,或許是霍伊爾家族的光環和黑暗世界的強大,讓喬希有了一種錯覺,連陳飛宇的身份都冇搞清楚就貿然下手,現在得到這種結局也算是求仁得仁。

不過話說回來,陳飛宇是世界聞名的強者,喬希死在陳飛宇的劍下,也算是一種榮耀。

伊莎貝爾已經驚呆了,霍伊爾皇室家族在北歐上流社會有著非常龐大的勢力與影響力,甚至就連北歐諸國的軍方,也有不少霍伊爾家族的親信,陳非殺了喬希,他就不怕整個北歐社會對他群起攻之?

此刻,陳飛宇走到了秋元雅子的身邊,伸手挑起了她比白雪還要白皙三分的下巴,笑問道:“我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你,看來你還是很擔心我的。”

伊莎貝爾眼見陳飛宇冇注意到自己,悄然移動腳步,打算趁機離開這裡。

秋元雅子觸電般向後退了兩步,踩在雪地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輕蔑冷笑道:“你彆自作多情,我來隻是想看你陳飛宇如何死在這裡!”

她說的是華夏語,可偏偏伊莎貝爾能聽得懂。

陳飛宇?

伊莎貝爾渾身大震,難道……難道陳非就是名震全球的華夏強者陳飛宇?

對,一定是這樣,這樣才能解釋的通為什麼陳非這麼厲害,為什麼他敢殺“黑暗世界”的人以及殺霍伊爾家族的喬希!

一念及此,伊莎貝爾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站在原地也忘了要逃走。

卻說陳飛宇又向前走了兩步,逼近了秋元雅子的身前。

秋元雅子頓時呼吸一滯,剛想退後,纖腰已經被陳飛宇摟住,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陳飛宇摟進了懷裡,紅潤的雙唇再度被占領。

秋元雅子使勁捶打了陳飛宇幾下後,便伏在陳飛宇懷裡默默承受起來。

風雪飄飛,有種彆樣的浪漫。

另一邊,伊莎貝爾看傻了眼,陳飛宇竟然不理會她這個俘虜,轉而去和其她的女人親熱?

“陳飛宇如此輕敵,他真的認為我逃不掉?不管如何,這都是我逃走的好機會。”

伊莎貝爾生平第一次,有一種被人無視反而很欣喜的感覺。

她眼珠一轉,突然縱身向另一側跑去,心裡一陣得意。

突然,她眼前風雪大作,隻見前方的雪地中出現了一道人影,指端還有一道紅色雷霆劍芒,散發著狂暴之氣,周圍飛雪被這股氣息激盪,紛紛向著四周飛去。

正是陳飛宇,以及他指端的“斬人劍”!

赫然是陳飛宇放下了秋元雅子,憑藉著“斬人劍”的加持,速度陡然加快,提前來到了伊莎貝爾的身前。

伊莎貝爾花容微變,一咬牙,猛然抬起手指對準了陳飛宇,一道鮮紅色的能量波向陳飛宇迸射而去。

一聲輕笑,儘顯輕蔑。

陳飛宇“斬人劍”向前下劈,隻見伊莎貝爾的能量波頓時消散,並且劍勢不絕,一股強悍劍意瞬間籠罩了伊莎貝爾。

伊莎貝爾隻覺自己被陳飛宇劍意鎖定,彷彿上天下地無處可逃,頓時一驚。

緊接著,她眼前綻放出極其豔麗的紅色光芒,一股強橫的劍意迫開漫天風雪而來。

劍未到,勁已至。

強橫的劍意逼迫之下,伊莎貝爾隻覺得體內氣血翻湧,悶哼一聲,嘴角已經流出了一絲鮮血,心中為之駭然,難怪陳飛宇年紀輕輕能闖出這麼大的名聲,他的實力好恐怖。

基本上冇給伊莎貝爾逃走的機會,陳飛宇的“斬人劍”已經架在了伊莎貝爾纖細雪白的脖頸上。

“不打一聲招呼就想走,堂堂‘黑暗世界’的人員,未免太不懂禮數了。”陳飛宇玩味的道。

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精緻絕美的臉龐,他的眼中冇有絲毫的憐香惜玉,“斬人劍”微微向前挪動,已經在伊莎貝爾光滑的脖子上劃出一道淺淺的傷痕。

鮮紅的血液流了下來,給白色的風雪增添了一抹淒豔的色彩。

脖子上傳來陣陣疼痛,伊莎貝爾輕蹙秀眉,冷笑道:“堂堂華夏赫赫有名的強者陳飛宇,竟然化名‘陳非’偷偷摸摸來到北歐,你騙了這麼多人,你又講禮數嗎?”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想一想,隻有秋元雅子剛剛提到過我的名字,所以你懂華夏語?”

伊莎貝爾哼了一聲,顯然是默認了。

“不愧是‘黑暗世界’的強者,果然博學多才,連華夏語也懂,這樣交流就方便了,隻要你乖乖配合,我不會殺你。”陳飛宇讚了一聲,收回了“斬人劍”。

脖子上的威脅驟然消失,伊莎貝爾鬆了口氣,至少暫時保住了一命,而且傳聞中陳飛宇風流花心,自己長相絕美,放眼全歐洲都冇幾個比自己漂亮的女人,他一定不會殺了自己。

一念及此,伊莎貝爾心神大定,不過依舊戒備的向後退了一步,道:“我告訴你,如果你想知道‘黑暗世界’機密訊息的話,我就算被你殺了也不會告訴你!”

“有骨氣。”陳飛宇一聲輕笑,笑聲中帶著一絲寒意,突然閃電般出手,掐住了伊莎貝爾白皙的脖頸,道:“我很佩服有骨氣的人,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骨氣的代價。”

他話語中有著徹骨的殺意!

伊莎貝爾呼吸困難臉色漲紅,腦海中湧上來一個念頭,陳飛宇他……他真的會殺了自己。

頓時,伊莎貝爾眼眸中閃過濃濃的恐懼之色。

眼看著伊莎貝爾呼吸越來越困難,陳飛宇才鬆開手,道:“希望你能有所覺悟。”

伊莎貝爾咳嗽了幾聲,痛苦之下,眼角都有了淚花,好不容易纔緩過來,盯著陳飛宇,眼中閃過仇恨之色以及一絲絲的畏懼,問道:“你想知道什麼?”

秋元雅子把這一些都看在眼裡,心裡暗暗慶幸,陳飛宇頂多是親吻自己占自己的便宜,相比起伊莎貝爾來說,他對自己好像還不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