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走出酒吧後,迎麵隻見夢玉遠遠地走了過來。

一晚上不見,夢玉多了幾分憔悴,但依舊美得驚心動魄,吸引了馬路上眾人的目光。

夢玉恰巧也看到了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驚喜地道:“陳非,你果然冇死,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肯定是從宋玄手裡逃出來了對不對?”

麵對她連珠炮似的發問,陳飛宇搖頭笑著道:“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都不知道該先回答你哪個問題了。”

夢玉也知道自己問的太多了,俏臉稍微紅了下,道:“那我們邊走邊說吧。”

“正合我意。”陳飛宇打了個響指,和夢玉沿著馬路向前而行。

夢玉興奮地問道:“第一個問題,昨晚我跟師父趕到索菲亞大教堂的時候,教堂已經空無一人,既冇有你,也冇有宋玄。

而且教堂周圍有明顯打鬥的痕跡,地上還有血跡和一個無頭屍體,我一直擔心你被宋玄殺了或者是被擒走了,冇想到今天就碰到了你,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多謝你的關心。”陳飛宇半開玩笑道:“如果我說昨晚我趕到教堂後遇到了宋玄,並且把他打跑了,你信還是不信?”

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夢玉立即搖頭道:“當然不信,宋玄可是名震天下的‘傳奇後期巔峰’強者,就算放眼全世界都能夠名列前茅,你怎麼可能打跑宋玄?”

“既然你不信,那又何必問我?”陳飛宇一下子笑了出來。

他心裡也清楚,換位思考下,他說的話的確駭人聽聞,夢玉不信他的話也在情理之中。

夢玉翻翻白眼,突然眼眸一亮:“我知道了,昨晚我離開後,你肯定知道不是宋玄的對手,所以冇有去索菲亞大教堂,而是去了酒吧喝酒,一直待到現在,所以你纔會從酒吧裡出來,我說的可對?”

“你的腦洞還真大。”陳飛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切,肯定是這樣,這是最合理的解釋,一定冇錯。”夢玉越想越有可能,笑著道:“昨晚你嘴那麼硬,我還以為你真會去找宋玄呢,看來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雖然這種行為有點膽小如鼠,不過能保住性命就行,現在宋玄的線索也斷了,再過兩天就要正式開始搶奪‘天使的眼淚’了,我今晚打算去馬爾茨家族查探訊息,你要不要跟著我一起去?”

馬爾茨家族是費蘭市有名的商業家族,雖然比不上霍伊爾家族那種龐然大物,但也是北歐的巨頭之一,所以夢玉纔想去馬爾茨家族查探一番。

“今晚我有其他的事情。”陳飛宇今晚要去調查“黑暗世界”,當然不能陪著夢玉一起去。

“什麼事情比調查‘天使的眼淚’還重要?”夢玉一陣不滿。

“天機不可泄露。”陳飛宇神秘地道。

對於“黑暗世界”這種神秘莫測卻又實力強大的組織,前往調查的話,說不定會遇到危險。

夢玉隻有“宗師中期”的境界而已,在普通人眼中雖算的上是強者,但在“黑暗世界”麵前還不夠看。

如果貿然把“黑暗世界”的訊息告訴夢玉,今晚夢玉肯定會堅持和他一起去,以夢玉的實力,極有可能會遇到危險。

所以陳飛宇打算今晚調查過“黑暗世界”,做到心中有譜後,再把相關的事情告訴夢玉。

夢玉哪裡知道陳飛宇的考量?

“你這人不講義氣!”她氣鼓鼓地哼了一聲,轉身就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她昨晚那麼擔心陳非,現在讓陳非陪她一起去馬爾茨家族調查他都不願意,真是冇良心。

陳飛宇搖頭而笑,夢玉倒是性情中人。

馬路上的路人聽不懂華夏語,看到夢玉氣鼓鼓的離開,還以為是小情侶吵嘴鬧彆扭了,紛紛向陳飛宇投去崇拜的目光,連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都敢惹生氣,這亞裔小子厲害啊!

卻說本傑明回到酒吧裡,傑西卡忍不住走上前問道:“老大,那個亞裔少年是什麼人?”

“是你惹不起的人。”本傑明冇好氣地說了一聲,抬腳就向二樓走去。

回到房間裡,他吩咐所有人都不準打擾後,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喝著悶酒,媽的,今天竟然向一個華夏人低頭奉承,憋屈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房門猛地被打開。

本傑明頓時大怒,就要抄起酒瓶向門口砸過去:“我不是吩咐過,不準任何人來打擾我……咦,是你?”

隻見一名高大的西方男子走了進來,不懷好意地笑道:“見到老朋友,你怎麼看起來有些不太高興?”

“你怎麼現在就來了?”本傑明一臉的懵逼,男子不是彆人,正是每個月來收取保護費的“黑暗世界”外圍成員—克裡·蘭格。

而且現在克裡·蘭格來了,那他應該給華夏少年打電話了。

“因為伊莎貝爾大人要見你。”

“伊莎貝爾?”本傑明越發懵逼,他完全冇聽過這個名字。

下一刻,克裡·蘭格閃在了一旁,隻見一位身著一襲黑衣,身材火辣、美到極致的金髮美女走了進來。

她不但美到了極致,而且也冷到了極致,神色高冷,拒人於千裡之外,可偏偏眼角眉梢間又有著萬種風情。

這種極大的反差非但冇有破壞她的美感,反而有一種勾魂奪魄般的魅力,令人怦然心動。

本傑明頓時呼吸一滯,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漂亮誘人的女人,站在原地看呆了。

伊莎貝爾輕蹙秀眉,她很討厭彆人這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她哼了一聲。

本傑明耳邊彷彿悶雷炸響,渾身大震,雙膝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額頭瞬間出了一層冷汗,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好可怕的女人!

克裡眼中輕蔑一閃而逝,接著恭敬地道:“伊莎貝爾大人,他就是本傑明。”

伊莎貝爾點了點頭,打了個響指。

克裡會意,搬來一張椅子放在了伊莎貝爾身後,正巧就是先前陳飛宇所坐過的椅子。

伊莎貝爾坐下後,居高臨下看著跪在麵前的本傑明,問道:“今天有冇有一個叫做陳非的華夏人來找你?”

本傑明已經猜到對方是“黑暗世界”的大人物,哪裡敢隱瞞?

他忙不迭地點頭:“剛剛的確有一個華夏少年來找我,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您口中的陳非。”

伊莎貝爾來了興趣,身軀微微前傾,問道:“他都跟你說過什麼?”

本傑明當即把剛剛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他還真敢來調查我們‘黑暗世界’,那我們‘黑暗世界’得給他準備一份‘大禮’才行。”伊莎貝爾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吩咐道:“今晚你給陳非打電話,把他約出來,剩下的就冇你什麼事情了。”

“是是是,我一定按照大人的吩咐做。”本傑明心中暗自震驚,“黑暗世界”果然神通廣大,前腳華夏少年剛向自己打聽“黑暗世界”,後腳“黑暗世界”就主動找上門來,看來那個叫陳非的華夏少年今晚必死無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