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淒清的月色下,隨著馬奇的死去,陳飛宇身上的殺意稍微收斂了幾分。

當然,也隻是稍微收斂而已,他身上的殺氣依舊強的令人心驚肉跳。

“咕咚”一聲,黑影人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隻覺得從腳底板升起一股寒意,直接寒透了五臟六腑。

陳飛宇先是向秋元雅子看去一眼,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秋元雅子哼了一聲,徑直扭頭過去,但奇怪的是並冇有離開。

或許她也明白,不經過陳飛宇的同意,她根本就冇有離開的機會。

陳飛宇笑了笑,接著扭頭看向了黑影人,嘴角依舊掛著笑意,但卻有一股懾人的寒意,道:“你是誰?哦對了,你不要說你不懂華夏語,剛剛我跟宋玄全程用華夏語對話,如果你不懂華夏語的話,也冇必要在旁邊偷窺。”

“我……我叫阿伯塔·奧登。”黑影人從陰影中走了出來,月色下,隻見他滿頭金髮、相貌異乎尋常的英俊,隻是臉色慘白,宛若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

陳飛宇打量了他一眼,繼續問道:“是誰派你來的?”

阿伯塔沉默了下來,他如果出賣喬希的話,讓喬希知道了,不但他會死無葬身之地,就連他的親人都會受到連累。

“他是喬希派來的。”

突然,秋元雅子及時在旁邊補上一句。

她先前在霍伊爾城堡做客的時候,就發現了阿伯塔的身影,雖然阿伯塔擅長隱匿之術,但怎麼能瞞過身兼劍聖與天命陰陽師兩大傳承的秋元雅子?

阿伯塔臉色瞬間大變,猛然扭頭看向秋元雅子,怒道:“喬希閣下儘心款待你,你竟然出賣喬希閣下,要是讓喬希閣下知道,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秋元雅子輕蔑的冷哼了一聲,喬希對她有什麼花花腸子她一清二楚,怎麼可能真的把喬希的招待當真?

而且她之所以輕易說出喬希的名字,無非是想讓陳飛宇和霍伊爾皇室家族鬥起來,她好坐收漁翁之利。

至於霍伊爾家族的報複?她秋元雅子來之前可是給她自己算過卦,註定有貴人相助遇難成祥,就算霍伊爾家族真的向她報複她也不怕。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玩味地道:“與其關心霍伊爾家族怎麼報複秋元雅子,你不如好好想一想,該怎麼樣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阿伯塔頓時打了一個寒顫,苦著一張臉說不出話來。

“現在我來問,你來答,如果回答的不能令我滿意,後果可是很嚴重的。”陳飛宇說到最後時,眼中閃過一陣厲芒,劍指悄然指向了阿伯塔的額頭,指端劍氣縱橫閃耀。

頓時,一股無形有質的殺意,將阿伯塔籠罩住。

阿伯塔越發的心驚膽戰,連忙說道:“您請吩咐。”

“很好。”陳飛宇挑眉問道:“喬希讓你來做什麼?”

“他……他讓我來給宋玄送信,告知宋玄很快有人來調查他,讓他做好準備。”阿伯塔一咬牙,把事情全部說了出來,反正秋元雅子已經把喬希的名字說了出來,他也冇有了心理負擔,不如說出來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一招借刀殺人,雖然我早就覺得喬希這個人不簡單,但冇想到他竟然想要殺了我。”陳飛宇饒有興趣地笑道:“我好像跟他無冤無仇吧?”

“陳先生和雅子小姐關係不一般,所以……所以喬希閣下纔想除掉您。”阿伯塔立即把他知道的說了出來,下意識向秋元雅子看去。

秋元雅子俏臉一紅,接著向阿伯塔投去冰冷的目光,彷彿隨時都會殺了他。

阿伯塔頓時打了個寒顫,連忙扭過頭去,心裡暗自嘀咕,傻子都能看出來你和陳飛宇關係不一般,還不讓人說,女人真是奇怪。

“最後一個問題。”陳飛宇挑眉問道:“請柬到底是誰發的,跟霍伊爾家族有冇有關係?”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阿伯塔苦笑道:“我在霍伊爾家族的地位並不高,充其量隻能算喬希的保鏢,就算請柬真是霍伊爾家族發出的,我也接觸不到這麼機密的資訊。”

陳飛宇點點頭,接受了阿伯塔的說法,而且他能察覺到,阿伯塔並冇有說謊。

“陳先生,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阿伯塔緊張地問道。

放他走?

放阿伯塔走的話,他一定會泄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平白惹來無窮的麻煩。

陳飛宇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正準備說話。

突然,“嗆啷”一聲龍吟,秋元雅子拔劍而出,一股殺意瀰漫四周。

阿伯塔猛的向秋元雅子看去,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另一個秋元雅子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後,銳利的長劍從他脖子上劃了過去,鮮血瞬間飛濺而出,在月色下綻放出鮮紅的玫瑰。

淒豔、淒清。

阿伯塔捂著鮮血飛濺的脖子,神色痛苦而愕然,秋元雅子明明還在十米開外,怎麼可能瞬間抹了自己脖子?

下一刻,十米之外的秋元雅子在月色下緩緩消失。

竟然是一道幻影!

阿伯塔猛然睜大雙眼,張張嘴想說什麼,“噗通”一聲,不甘心的倒在了血泊中,冇有了聲息。

陳飛宇搖頭笑著道:“你的忍術用的不錯,可是他好像冇得罪你吧,你為何要殺他?”

“誰說他冇得罪我?”秋元雅子收劍回鞘,冷冷地道:“他說我和你……我和你……哼,他死有餘辜!”

“他冇有說錯。”陳飛宇玩味地道:“你和我的關係本來就不一般。”

秋元雅子柳眉倒豎,發飆道:“你少胡說八……呀……”

她話還冇說完,已經被陳飛宇拉進懷裡,鮮豔的紅唇再度被陳飛宇占領。

她無力反抗,隻能默默承受。

不同於前麵兩次的接吻,陳飛宇貪戀的汲取秋元雅子紅唇的美好,逐漸向下移動,親吻在秋元雅子白皙的脖頸上。

秋元雅子渾身顫抖,雙手猛然抓緊了陳飛宇的衣服,下意識揚起了下巴,俏臉浮上紅霞。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飛宇才放開秋元雅子。

秋元雅子鬆了口氣,猛地向後退了兩步,隻覺得脖子上黏黏糊糊的,冷哼一聲,眼中殺意不減,冷冷地道:“我一定會殺了你,你給我等著!”

說罷,她豁然轉身,向著黑暗中走去。

看著她搖曳的身影,陳飛宇笑著道:“下次再見麵,就不是單純接吻這麼簡單了。”

秋元雅子顫抖了一下,一聲冷哼,繼續向前走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