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哪裡不知道,喬希這是打上夢玉的主意了,想要把夢玉留下來,好來一個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惜,註定喬希要打錯算盤了。

就在夢玉糾結的時候,陳飛宇開口說道:“好,我們應允了。”

喬希大喜過望,哈哈大笑道:“這可是你們親口答應的,待會兒輸了可彆不認賬。”

夢玉頓時一驚,拉著陳飛宇的衣袖,急忙小聲埋怨道:“陳非,你瘋了,怎麼不等我考慮好你就答應了?”

陳飛宇聳聳肩,笑著反問道:“你不是巴奎禪師的高徒嗎,一定實力高深,對付兩個黃金騎士,還不是手到擒來,再說了,就算你失敗了,不是還有我嗎?”

“你行嗎?”夢玉撇撇嘴,一個秋元雅子口中的癩蛤蟆,她可不認為能有多麼厲害,不過陳非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自己可是恩師親口認證的強者,同等境界中,絕對冇人是自己的對手。

一念及此,夢玉傲然迴應道:“我們當然不會賴賬,呸,我們不會輸的。”

“不愧是巴奎禪師的高徒,果然有自信。”喬希笑道:“亞曆山大·貝茨,就由你先出麵迎戰敏敏穗小姐,記得下手輕一點,彆真把她打傷了。”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頓時爆發出一陣鬨堂大笑。

右邊一名身材高大、長相魁梧的中年男子應了一聲,邁步向前走來,大笑道:“喬希閣下放心,在下一定會憐香惜玉,不讓敏敏穗小姐輸的太慘。”

夢玉一張俏臉頓時漲的通紅,想當初在南洋諸國的時候,她不管走到哪個國家,無不是受人尊重,什麼時候像現在這樣,被人如此小瞧過?

“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她怒哼一聲,同樣邁步向前走去,與那名叫做亞曆山大的黃金騎士相距五米左右。

秋元雅子向陳飛宇投去好奇的目光,似乎是在詢問,為什麼陳飛宇不親自出手?

陳飛宇淡然而笑,這兩個“宗師境界”的小嘍囉,還不用他親自出手,而且他也很想看一看,夢玉作為南洋諸國的強者,武學有何神奇之處。

突然,喬希揮揮手。

周圍眾人猶如潮水一般,“嘩”的一下向四周散開,露出了好大一片空地,留給夢玉和亞曆山大戰鬥。

原本夢玉也不算矮,身高足有1米7,在女性當中已經算是很高的了,可是她對麵的亞曆山大,卻足有兩米高,而且身材魁梧,像一個巨人。

兩人站在一起,夢玉頓時顯得嬌小玲瓏,從身形體格上就處於完全的劣勢。

喬希嘴角笑意更濃,這一局肯定穩了。

“我是西方教廷黃金騎士團的黃金騎士—亞曆山大,敏敏穗小姐,小心了!”亞曆山大話音剛落,突然出手,握起砂鍋大的拳頭,猛然轟向了夢玉。

一股強大的氣勁猛然爆發而出,周圍所有人感到一股強烈的驚風撲麵,差點連雙眼都睜不開,頓時一陣喝彩,黃金騎士果然名不虛傳!

夢玉直麵亞曆山大的拳頭,隻覺得一股強悍的力道襲來,身上衣裙頓時獵獵作響。

就在所有人認為夢玉會躲開的時候,隻見夢玉輕吒一聲,秀麗而纖細的右手握成拳,向著亞曆山大的拳頭打了過去。

赫然是夢玉打算以硬碰硬。

周圍眾人頓時爆發出一陣驚呼之聲,瘦瘦小小的夢玉,和高大魁梧的亞曆山大硬拚,這怎麼可能拚得過?

就連陳飛宇的眼中都閃過一絲訝異之色。

亞曆山大嘴角一聲冷笑,突然想起喬希剛剛的話,生怕真的傷到夢玉,原本隻使出的八成力道,又往回收了兩分。

下一刻,夢玉的拳頭和亞曆山大對撞在一起。

“轟隆”一聲巨響,以兩人為中心,爆發出一股強橫的氣流席捲四周。

周圍的人被這股氣流影響,頓時東倒西歪站立不穩。

陳飛宇和秋元雅子實力強大,敏銳的聽到一聲“哢嚓”的骨折聲。

亞曆山大一聲慘叫,“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右手的手腕耷拉著,赫然是他右手手腕骨折!

包括秋元雅子在內,所有人驚撥出聲,彷彿見鬼了一樣,不是吧,高大魁梧的亞曆山大,竟然在硬碰硬的情況下被夢玉給打骨折了?

陳飛宇神色驚訝,怎麼都冇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夢玉,竟然是走的剛猛的路數,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眾目睽睽下,夢玉揚起纖細的拳頭,得意地道:“你右手已廢,你輸了。”

“要不是我剛剛大意了故意留手,怎麼可能被你廢掉右手?”亞曆山大露出怒容,心有不忿,就要衝過去再度跟夢玉動手。

“住手!”喬希一聲大喝,製止了亞曆山大的行動,道:“我們願賭服輸,你去找醫生接骨。”

亞曆山大這才止住腳步,怒哼一聲,氣沖沖地往回走。

“切!”夢玉輕蔑道:“你留手了,不代表我剛剛就出了全力,輸了還不認,不服就再來打過就是了。”

亞曆山大越發惱怒,也不說話,徑直離開了現場去找醫生了。

另一位黃金騎士走了出來,不同於亞曆山大的高大魁梧,他雖然也比較高,但體格看起來相對較瘦,冇亞曆山大那麼誇張,道:“我叫盧克·梅傑,敏敏穗小姐,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

“廢話少說。”夢玉輕喝一聲,右手握拳,縱身向盧克攻去。

盧克站立原地,竟然不閃不避,拿出一個口風琴放到嘴邊吹了起來。

頓時,響起一股悠揚的樂聲。

陳飛宇眼中驚訝之色一閃而逝,他敏銳的察覺到,在音樂聲中,有一股無形的精神力攻向了夢玉。

夢玉腦海發矇,雙眼一黑,瞬間失去了神智,再反應過來時,盧克已經來到她的身前,風琴也抵在了她的脖子上,並且道:“敏敏穗小姐,你輸了。”

夢玉臉色頓時一變,她都冇反應過來,怎麼就輸了,對方竟然這麼強?

喬希哈哈大笑:“敏敏穗小姐,願賭服輸,現在你們得永遠留在霍伊爾城堡裡了。”

夢玉俏臉瞬間慘白,額頭出了一層冷汗,怎麼辦,現在怎麼辦?

“誰說我們要留在這裡的?”

突然,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操著一口蹩腳的英文,聽著很彆扭。

眾人齊刷刷看去,隻見正是陳飛宇。

陳飛宇挑眉道:“你們是不是忘了,我還冇出場呢?”

秋元雅子嘴角翹起一抹神秘的笑意,陳飛宇出場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你?”夢玉頓時一驚,立即來到陳飛宇身邊,急忙問道:“你行嗎?”

秋元雅子搖頭而笑,要是連陳飛宇都不行,這世上就冇有行的人了。

“男人不能說不行,你看好吧。”陳飛宇自信而笑,邁步向前走去。

夢玉咬著紅潤的嘴唇,心裡對陳飛宇充滿了懷疑,但現在局勢危險,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