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恢宏壯觀的城堡內,氣氛詭異,所有人都看著陳飛宇,這個華夏人既然跟高貴的秋元雅子認識,想來身份一定非同小可。

夢玉好奇問道:“陳非,你認識她?”

聽到夢玉所叫的名字,秋元雅子眼眸中閃過一抹訝異之色,瞬間恍然大悟,原來陳飛宇又在用“陳非”的化名行事,那自己拆穿他的話,就能給陳飛宇的北歐之行造成麻煩,就算殺不了陳飛宇,也能稍微出一口惡氣,想想都覺得刺激!

“當然認識。”陳飛宇大大方方地承認:“我跟她之間,可是有著很多能夠回憶的甜蜜往事與愛恨情仇,你說是吧,雅子?”

他這番話說的很親密,而且不清不楚,顯然是想到了當初在鬼屋時,秋元雅子刺殺他不成,反而被他奪走初吻的事情。

秋元雅子顯然也和陳飛宇想到一塊去了,哼了一聲,眉宇間充滿了慍怒,精緻的俏臉上卻不自覺的升起一抹紅霞,更增添了幾分嬌豔。

其他人並不知道陳飛宇和秋元雅子之間的恩怨,還以為陳飛宇和秋元雅子真的有男女之情存在,都嚇了一大跳。

夢玉睜大一雙靈動的雙眼,不斷在陳飛宇和秋元雅子身上打轉。

要知道,秋元雅子可是東瀛劍聖武藏萬裡的高徒,身份非常尊貴,傳說就連東瀛的皇室成員見到秋元雅子都要恭敬三分,甚至秋元雅子還被譽為東瀛武道的希望。

“如果秋元雅子和陳非真的有某種親密的關係,那陳非又是什麼身份?”

夢玉心裡充滿了好奇。

另一邊,喬希·霍伊爾臉色微變。

他跟秋元雅子雖然今天才認識,可秋元雅子美麗動人、氣質高貴,而且見識不凡、談吐出眾,他一眼就迷上了秋雁雅子,暗暗決定要把秋元雅子追求到手一親芳澤。

可誰成想,突然冒出來一個華夏少年,還和秋元雅子的關係不清不楚,這不是擺明瞭要跟他喬希搶女人嗎?

一念及此,喬希向陳飛宇投去敵意的目光,努力抑製內心的怒意,放緩了語調對秋元雅子道:“雅子小姐,這個華夏人是誰,跟你有什麼關係?”

“他啊……”秋元雅子向陳飛宇投去玩味的目光,似乎在威脅陳飛宇,準備拆穿陳飛宇的真實身份。

陳飛宇笑著搖搖頭,對秋元雅子的威脅不屑一顧。

隻不過,他剛來北歐費蘭市第一天,身份就被拆穿,這倒是他萬萬冇想到的,看來以後在北歐行事,會比想象中要艱難一些。

其他人,尤其是喬希,看到秋元雅子和陳飛宇兩人的表情神色,還以為兩人在眉目傳情,心裡越發的惱火,對陳飛宇的敵意也越濃。

“他叫做陳非,是華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跟我有過幾麵之緣,就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已……”突然,隻聽秋元雅子輕蔑地道:“我跟他不熟,他也不值一提。”

頓時,陳飛宇眼中閃過驚訝之色,秋元雅子竟然選擇幫他隱瞞身份?

他當然不會認為奪走了秋元雅子的初吻,秋元雅子就會愛上他進而幫他,更彆說他還殺了武藏萬裡,秋元雅子一定做夢都想殺了他報仇。

然而現在,秋元雅子卻反常的幫助陳飛宇,饒是陳飛宇一向聰明絕頂,也搞不清楚秋元雅子在打什麼盤算。

彷彿是看出了陳飛宇的疑惑,秋元雅子嘴角彎起一抹神秘的笑意,不過一閃即逝。

“我還以為你真和秋元雅子這等天仙一般的女人關係不一般呢,原來你隻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罷了。”夢玉嘲笑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她聲音很低,隻有陳飛宇聽到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不管如何,秋元雅子能為他隱藏身份,他心裡也鬆了口氣,小聲說道:“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秋元雅子這番話錯的多麼離譜。”

夢玉切了一聲,顯然不信陳飛宇的鬼話。

喬希暗暗鬆了口氣,原來隻是一個無名小卒罷了,這樣的人還不配當他的情敵。

他心情大好,再度恢覆成了高傲的神態,道:“既然是個小人物,那就冇必要太過在意,倒是旁邊這位美麗的小姐,你又是何人,竟然敢私闖我們霍伊爾家族,膽子真是不小啊。”

夢玉的美貌不在秋元雅子之下,喬希一開始就注意到了夢玉,隻是他現在的心思,全都在秋元雅子身上,等他品嚐到了秋元雅子的滋味,再對夢玉下手不遲。

夢玉高傲地昂起頭:“我師父是南洋諸國中最有名的強者巴奎禪師,而我叫做敏敏穗!”

“原來是巴奎禪師的高徒。”喬希恍然大悟,對夢玉的來意有了三分瞭解,可他還是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道:“你們夜闖霍伊爾家族又想做什麼?”

“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師父收到了一份神秘的請柬,邀請我師父來費蘭市搶奪‘天使的眼淚’,而你們霍伊爾家族是費蘭市最有權勢的家族,我當然要來調查清楚。”

“原來也是為了‘天使的眼淚’。”

喬希心裡冷笑了兩聲,表麵卻不動聲色,傲然道:“按理來說,你們夜闖霍伊爾家族,我本不該放過你們。

不過一來你們跟雅子小姐認識,二來,巴奎禪師是世界聞名的強者,我們霍伊爾家族理應給予三分尊重,這樣吧,我這裡有兩位西方教廷的黃金騎士,如果你們能夠戰勝著兩個人的話,我不但放了你們,而且還能回答你們心中的疑惑,如何?”

“單挑嗎?”夢玉眼睛一亮,她最忌憚的就是秋元雅子,隻要秋元雅子不出手,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她自信那兩位“宗師中期”境界的黃金騎士,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當然。”喬希話鋒一轉:“如果你們輸了,那你們兩人都要永遠留在霍伊爾家族服務,來抵消你們私闖霍伊爾城堡的罪孽,如何?”

秋元雅子搖搖頭,有陳飛宇在這裡,彆說是兩個“宗師中期”了,就是兩個“傳奇中期”也冇辦法留下陳飛宇。

夢玉一愣,永遠留在霍伊爾家族?這個懲罰可太重了。

一時之間,就算她對自己充滿了信心,也不由得忐忑起來,猶猶豫豫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