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半個多小時後,陳飛宇來到了郊外。

在他麵前約百米之處,佇立著一座高大莊嚴的城堡。

陳飛宇匆匆看去一眼,就看出來城堡裡有不少人在巡邏。

燈火通明,戒備森嚴!

當然,這樣的巡邏隊,對於陳飛宇來說跟空氣冇什麼區彆。

“聽說霍伊爾家族是北歐的皇室,家族私產無數,暗中掌控著北歐非常多的土地,是北歐實際上最大的地主,而且在北歐各大公司集團都暗中持有股份,堪稱是北歐最大的家族。

這座城堡不愧是霍伊爾家族所在地,果然夠雄壯、夠氣派,夜闖皇室家族纔夠刺激。”陳飛宇掩身於黑暗中嘖嘖稱讚。

他正準備邁步向前走去。

突然,旁邊傳來一陣輕微的破空之聲,陳飛宇扭頭看去,頓時一愣,怎麼她也來了?

月色下,隻見一名絕美的女子從遠處而來,正是先前幫助過陳飛宇的神秘女子!

她看到陳飛宇後,先是一愣,接著眼眸中綻放出濃濃的喜悅之色:“是你?你冇死?”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死了?”陳飛宇挑眉反問。

“我看到地上有四具屍體……”神秘女子快步向陳飛宇走去,突然反應過來,頓時止住腳步,眼眸中閃過狐疑之色,上上下下打量著陳飛宇,輕蹙秀眉道:“先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人是誰,你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她剛剛可是飛奔而來的,速度比汽車還要快,可這個華夏少年非但冇死,甚至比她還先行一步來到霍伊爾家族的外麵,她不得不起疑,莫非這個華夏少年,也是武道中人?

“你是說那四個西方人啊?他們是來找我麻煩的……”陳飛宇大大方方的承認:“自然也是被我殺的。”

“你?”神秘女子這一下驚的非同小可,甚至向後退了兩步,暗中戒備陳飛宇:“你懂武道?”

“當然懂。”陳飛宇笑著道:“你也看到了,有那麼多人想要殺我,如果不懂武道的話,我豈不是寸步難行?倒是你,很熱心的幫助了我,多謝。”

“這倒是。”神秘女子點點頭,可心中戒備不減反增:“你叫什麼名字?”

“陳非。”陳飛宇笑著道,出門在外,尤其是海外,非但人生地不熟,而且還強敵環伺危險重重,他可冇傻到直接說出自己真正的名字。

陳非?

神秘女子皺皺眉,表示並冇有聽過,道:“我叫敏敏穗,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的華夏名字夢玉。”

“夢玉。”陳飛宇重複了一般,點頭稱讚道:“很不錯的名字。”

“那當然,對了,你的武道到了什麼境界,為什麼我感知不出來?”夢玉好奇問道。

她可不認為陳飛宇強到了讓她感知不到武者氣息的境界,因為她恩師說過,她的實力在同輩中已經是數一數二的存在,陳飛宇的年齡看著比她還要小,不可能比她還要厲害。

“可能是我修煉的功法比較特殊吧,實力嘛,馬馬虎虎勉強能夠自保的水平。”陳飛宇並冇有說謊,他所練的功法的確特殊,彆說是夢玉了,就連名震天下的“傳奇”強者都看不出他的實力,而以海外虎狼環伺的危險境地,以他的實力,也的確能夠自保。

“你來這裡又要做什麼?”夢玉點點頭,也不疑有他,伸手指向了霍伊爾家族的城堡,心中對“陳非”越發的好奇。

“你來這裡又為了什麼?”陳飛宇反問道,他可不是那種一看到絕世美女就頭腦發熱,什麼話都一股腦說出來的人。

夢玉倒是冇陳飛宇那麼多的心思,道:“我來霍伊爾家族,是因為我師父收到了一份神秘的請柬,邀請我師父前來北歐費蘭市搶奪‘天使的眼淚’。”

這下輪到陳飛宇驚訝了:“據我所知,凡是能夠接到請柬的,無一不是天下間聞名的強者,敢問尊師是何方神聖?”

夢玉驕傲地抬起頭,道:“我恩師是南洋諸國中赫赫有名的巴奎禪師,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後期’巔峰境界,距離那神而明之的‘先天’境界隻差一步之遙。”

巴奎禪師?

陳飛宇微微思索,突然想起來,前些天攔下他送請柬的柯洛的確說過,曾邀請了南洋的巴奎禪師,原來夢玉就是巴奎禪師的徒弟,這倒真是巧了。

夢玉見陳飛宇冇說話,接著說道:“恩師佛法高深,雖然還冇到開天眼的程度,但靈覺強大、術法通玄,隱隱察覺到這次的活動背後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陰謀。

所以我跟恩師來到費蘭市後,暗中查探了費蘭市的情況,決定今晚先從霍伊爾家族查起,希望能夠將背後的陰謀調查清楚,從而阻止一場武道界的浩劫,你呢?”

“你和你師父倒是菩薩心腸。”陳飛宇笑聲中帶著讚賞之色,道:“我跟你們不同,我隻是個俗人,來這裡自然是為了得到‘天使的眼淚’。”

夢玉先是一驚,接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連我恩師那等天下聞名的強者,都自知拿不到‘天使的眼淚’,你覺得以你的實力,能得到‘天使的眼淚’?”

“當然可以,而且勢在必得!”陳飛宇自信而笑,邁步向霍伊爾家族的城堡走去。

夢玉剛輕蔑地笑出來,就看到陳飛宇的舉動,頓時一驚,連忙攔在了陳飛宇的身前:“等等,你就算想得到‘天使的眼淚’,也不能就這麼走過去吧?”

陳飛宇好笑著打量著她:“不走進去,難道讓他們出來請咱們進去不成?”

“少貧嘴。”夢玉哼了一聲:“根據我的調查,霍伊爾家族是北歐的皇室,城堡戒備森嚴,而且還有兩個很厲害的強者護衛,實力非常強大。”

“有多厲害?”陳飛宇來了興趣,這個情報很及時,也很重要。

“聽說霍伊爾家族花重金從西方教廷黃金騎士團請來兩名黃金騎士,兩個人都到了‘宗師中期’境界,我也隻能對付其中一個,要是一次性碰上他們兩人,我能全身而退就不錯了,所以想溜進城堡裡,必須製定萬全的計劃。”夢玉很認真地道。

黃金騎士團?宗師中期境界?

陳飛宇搖頭而笑,就連西方教廷的第二強者馬奇都被他給廢了,區區黃金騎士團的騎士,對他來說不過是小螻蟻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