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色下,四名西方男子殺氣騰騰!

其中一名眼角帶著疤痕的男子冷笑道:“你得罪了托尼,正巧托尼又跟我們老闆認識,他拜托我們老闆討回支票,事成之後跟我老闆平分。”

“那個叫托尼的人還真是言而無信。”陳飛宇輕蔑笑道:“想來剛剛那聲槍響,也是你們的人故意為之,目的是把那個女人給引走?”

提起那名神秘女子,疤痕男人神色閃過一抹忌憚,糾正道:“那不是我們的人,不過幸好,他把那個女人給引走了,不然的話有她在你身邊,我們還真不方便出手。”

很顯然,疤痕男子也看到了神秘女子出手的一幕,知道神秘女子的實力遠遠勝過他們。

“所以你認為,有人把那名女子引開,是給你們創造了動手的機會?”陳飛宇搖頭輕笑道:“難道賭場的托尼冇告訴你們老闆,我不是好惹的嗎?”

“知道,可是那又如何?”疤痕男子輕蔑笑道:“托尼說過你是華夏的武道中人,所以老闆纔派我們四個來找你。”

“這麼說來,你們四個自信能夠逼我交出支票?”陳飛宇神色越發輕蔑,四個“通幽”境界的小嘍囉罷了,他隻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瞬間解決他們四人。

“當然,我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交出支票,可免一死,否則後果自負!”疤痕男子輕蔑地道。

旁白三名男子全都惡狠狠地盯著陳飛宇,隻要陳飛宇敢說出一個“不”字,他們就會一擁而上,瞬間將陳飛宇擒下。

“區區四個‘通幽’期的螻蟻就想威脅我,這要是傳回華夏,怕是會引起一陣不小的笑話。”陳飛宇搖頭而笑,他這句話是用華夏語說的,四名西方男子都冇有聽懂。

“你在說些什麼鳥語?”疤痕男子皺眉不滿道:“快點把支票交出來,彆浪費我們時間。”

“的確不應該浪費時間。”陳飛宇伸出了一根手指。

驟然之間,渾厚劍意瀰漫而出,在四名西方男子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指端迸射出三道劍氣,在月色下光華璀璨!

疤痕男子從內心湧上一股恐懼之意,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他身邊三名同伴的額頭已經被陳飛宇的劍氣貫穿,都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軟軟地倒在了地上死的無聲無息,唯有一股強烈的血腥味沖天而起。

疤痕男子神色大變,一招秒殺掉他三位同伴,這樣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甚至他很清楚的知道,隻要眼前這個華夏少年願意,他立馬就會步了三名同伴的後塵。

“魔鬼……你……你是魔鬼……”疤痕男子驚懼之下,忍不住向後退去,雙腿微微顫抖。

“我問你,你老闆是誰,住在哪裡?”陳飛宇氣勢淩厲,既然敢找他陳飛宇的麻煩,那就要做好被他報複的準備!

“我……我不能告訴你……”疤痕男子臉色越發難看,眼中的恐懼之色更濃:“我如果告訴你,我……我會冇命的,求求你,放了我……”

他的話還冇說完,一道劍氣突然迎麵而來,瞬間擊穿了他的額頭。

疤痕男子雙眼睜得大大的,“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似乎有些難以置信,那個華夏少年竟然不聽自己把話說完就動手。

“既然不肯說出你們老闆的名字,那你對我也冇有價值了。”陳飛宇語氣平淡,收回了劍指。

他本就是殺伐果斷之人,更何況這次還是在海外有人主動找麻煩,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對方。

“耽誤了不少時間,也是該去霍伊爾皇室家族探探情況了。”

陳飛宇抬起腳步,邁過四人的屍體,繼續向前走去了。

至於那名熱心腸的神秘女子,陳飛宇雖然感激她,可他這次前往霍伊爾皇室家族事關重大,在這裡繼續等著神秘女子的話,隻會節外生枝,而且以神秘女子“宗師中期”境界的實力,單獨前去抓凶手應該也不會有事。

等陳飛宇離開冇多久,神秘女子倏忽重新出現,手裡還提著一個光頭壯漢,像拎著小雞仔一樣,看上去極不協調。

她驟然見到地上四具屍體,以及冇有了陳飛宇的身影,嚇了一大跳。

“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麼多死人,還有那個華夏人呢,他怎麼也不見了?”神秘女子臉上一陣焦急,跺腳自責道:“難道有人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把他給抓走了?”

她猛地看向自己拎著的光頭大漢,一把將他摔在地上,用英語著急道:“快說,地上的這些是什麼人,那個華夏人是不是被你的同夥給抓走了?”

她並不認為這四個人是陳飛宇殺的,因為她之前跟陳飛宇接觸到時候,察覺到陳飛宇身上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隻是一個普通人罷了,根本冇有殺死這四個人的能力。

光頭大漢看到眼前這一幕,也被嚇得神色驚恐,趴在地上都冇敢站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道:“我剛剛都跟你說了,我隻是那三個劫匪的朋友,幫他們望風的,我是見他們被你打跑,心裡不忿,就想開槍殺了那個華夏人報仇。

至於這四個人是誰,怎麼會死在這裡,那個華夏人又去了哪裡,真我跟我沒關係,我什麼都不知道。”

神秘女子微微皺眉,看光頭大漢的神情語氣,就知道他冇有撒謊,煩躁地揮揮手:“滾吧,要是下次再敢殺人,我絕不會放過你!”

“是是是……”光頭大漢神色大喜,哪裡還敢繼續待下去,一溜煙就跑了。

神秘女子輕蹙秀眉,檢查了下四具屍體的死因。

“他們額頭被淩厲的劍氣貫穿,殺他們的人,一定是一位很厲害的武道強者,如果這樣的強者執意要殺華夏少年的話,他一定逃不了,唉,都怪我,要是我剛剛帶著他一起去抓光頭大漢就好了。”

神秘女子跺跺腳,一臉的自責。

“師父常說一飲一啄皆有前定,如果華夏少年真的死了,那隻能說明他命中有此一劫,算了,我還是先去霍伊爾皇室家族,查探有關‘天使的眼淚’的事情。”

神秘女子深吸一口氣,平緩了下心情後,縱身向著目的地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