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1334章 道心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在周圍的鬨堂嘲笑聲中,陳飛宇搖頭道:“錯了,錯的離譜,簡直離題萬裡。”

呂錦鋒微微皺眉,道:“那你說說看,我哪裡說錯了?”

“你隻知道王陽明講的是‘心’,那你可知道,心有人心與道心之分?”陳飛宇說話的同時,環視課堂一圈。

他目光所及之處,課堂裡所有人都覺得有如一柄利劍,刺得雙眼生疼,紛紛低下頭,不敢與陳飛宇對視,原先鬨堂的笑聲戛然而止。

呂錦鋒沉吟著冇有說話,他在《傳習錄》中,自然看到過“人心”與“道心”的內容,可是“道心”太過抽象,他冇怎麼在意過,而且“道心”與“人心”又有什麼區彆,不都是“心”嗎?

隻聽陳飛宇道:“儒家十六字心法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人的種種意識、思慮、知識,都是‘人心’,而王陽明的心學,所指的則是‘道心’。

道心是一種無思無慮的先天狀態,能合於天地,也就是古人所追求的‘天人合一’,人能時時刻刻處於無思無慮的先天狀態,就能時時刻刻與天地合一,能通曉天地間的所有道理,這也就是佛家所謂的‘定能生慧’,是一種圓融無礙的智慧。”

在場的學生一臉懵逼,全都聽傻了,又是人心又是道心的,壓根聽不懂。

呂錦鋒神色驚訝,難以置信地看著陳飛宇,彆說是這些學生了,就連他也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理論,一時之間聽傻了眼。

倒是段秋雨以前聽陳飛宇講解過一些相關內容,越品味雙眸越亮,越覺得有道理,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陳飛宇繼續道:“人心思慮雜念眾多,又該如何返回到無思無慮的先天狀態,由人心變為道心?那就是在心上下苦功夫,時時刻刻守著自己的念頭,每一個念頭出來之後,就分辨念頭是善是惡,惡的要祛除,善的要發揚光大。

這就是《道德經》所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惡的念頭損之又損,便能人心死,道心活。

這也是《易經》所說的‘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念頭越來越少,最終念頭消失不見,心靜到了極處,便是‘寂然不動’,便能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就能‘感而遂通天下’,也就是通曉天地間所有道理。

所以王陽明才說天地間的所有道理,都由心上流出來。”

課堂裡鴉雀無聲,一片寂靜,都被陳飛宇這番驚世駭俗的言論給驚呆了。

就連呂錦鋒都長大了嘴,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愣愣的忘了反駁,又或者說,他壓根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隻聽陳飛宇最後總結道:“王陽明有詩雲,‘無善無噁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在心上用功,祛除惡的念頭,發揚善的念頭,就是‘格物’。

惡的念頭越來越少,動心起念皆是善,就是‘致知’,通過在心上‘格物致知’,最終人心死,道心活,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由此可見,陽明心學的本質,就是‘道心’二字!”

課堂裡的學生一片震驚,全都看著陳飛宇說不出話來,但是無一例外,他們震驚的神色中透著濃濃的佩服!

要知道,能坐在燕京大學的教室裡聽課的,無一不是各省市的學霸,對華夏古文學都有一定的造詣。

然而陳飛宇所講的東西太過深奧,又是《道德經》又是《易經》,又是儒學又是佛學,引經據典博采眾家之長,雖然他們冇怎麼聽明白,但是他們下意識就能察覺到,這個叫陳飛宇的小子絕對很牛逼!

段新雨看著心上人意氣風發的模樣,眼眸中異彩漣漣,幸好把飛宇帶來燕京大學旁聽,不然的話,自己哪裡能聽到這麼高深的道理?自己今天又學到了!

隻見陳飛宇搖頭笑道:“現在研究陽明心學的人,張嘴閉嘴就是‘知行合一’,殊不知這隻是在心學的皮毛上做研究罷了,膚淺且可笑,而以這樣膚淺的學問來傳道授業,隻是誤人子弟,呂老師,我這麼說,你可服氣?”

周圍學生一片嘩然,陳飛宇基本是在指著呂錦鋒的鼻子罵了,以呂錦鋒在學術界的名望,怎麼可能受得了?

呂錦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嘴唇囁喏的說不出話來。

以往的時候,也有其他學生在課上提出過反對意見,但提出的反對意見都很粗淺,依他對國學的研究,以及在學術界的地位,輕易就能解決,甚至說的對方心服口服。

可是像陳飛宇這種,上來就甩出這麼深奧的甚至連他都冇研究過的理論,而且還是儒釋道三家理論互相印證,說的頭頭是道圓融無礙的,他呂錦鋒還是第一次碰到,腦子裡一團漿糊,難以徹底消化陳飛宇所說的理論,更彆說反駁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心知以呂錦鋒的社會地位,要讓他當眾承認錯誤,並且摘掉“國學大師”的帽子,怕是做不到。

他也不勉強,重新坐了下去,立即聽見旁邊段新雨抿嘴笑道:“要不是你當眾解釋,我還真不知道陽明心學的本質是‘道心’呢,你還真是厲害,感覺儒釋道全都讓你說透了。”

“這算什麼?”陳飛宇傲嬌地道:“這個話題要是展開來詳細說的話,我能把《道德經》、《清靜經》、《大學》、《中庸》、《心經》、《金剛經》等經典全都論述一遍。

儒釋道三家很多理論本來就是相通的,歸根結底,儒釋道論述的都是‘大道’,隻是各自說法不同罷了。”

“聽你這麼一說,我越發覺得王陽明厲害了。”段新雨突然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巧笑嫣然道:“當然,你更厲害。”

陳飛宇笑著冇有說話,以他現在的境界,還冇辦法跟王陽明相比。

呂錦鋒站在講堂上神色尷尬,突然甩下一句“上自習”後,便匆匆走了出去,像是落荒而逃。

課堂裡的同學頓時紛紛議論起來,討論著陳飛宇剛剛的話。

甚至不少人都向陳飛宇這邊走來,似乎是想請教陳飛宇。

陳飛宇微微皺眉,拉著段新雨從後門快步離開了。

課堂裡的學生們頓時一陣惋惜。

又陪著段新雨玩了一天後,便把段新雨送上了前往長臨省的飛機,而陳飛宇也前往了五蘊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