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1333章 國學大師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原來,段新雨聽說陳飛宇回到了燕京,便在學校請了假,從長臨省趕回了燕京,想要在陳飛宇身邊多陪兩天。

麵對佳人的情深意重,陳飛宇也隻能暫時放下五蘊宗之行,陪著段新雨在燕京逛街遊玩,又是爬長城又是逛故宮,玩得不亦樂乎。

和其她紅顏知己不同,段新雨偏愛哲學,下午的時候,段新雨聽說燕京大學有一節國學課,由國內著名的國學大師呂錦鋒講解,便纏著陳飛宇陪她一起去旁聽。

陳飛宇對這些市麵上有名望的所謂國學大師一向不怎麼看得上眼,可是耐不住段新雨的撒嬌,便一起去了。

等他們來到燕京大學的時候,發現已經開始上課了,透過窗戶玻璃,隻見課堂裡坐著不少人,講堂上有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在滔滔不絕講著什麼。

陳飛宇和段新雨便悄悄從後門走了進去,坐在了最後一排的座位上。

原本兩人想低調的,無奈段新雨太過漂亮,走進課堂的瞬間,便吸引了在場大多數學生的注意力,就連前麵講課的國學大師呂錦鋒,都忍不住看向段新雨,眼中綻放出驚豔之色,暗暗猜想這是哪個院係的學生,竟然這麼漂亮。

他輕咳一聲,嚴肅地道:“遲到的兩個,就說你們呢,叫什麼名字?”

“我叫段新雨。”段新雨回話的同時,嗔怪了陳飛宇一眼。

陳飛宇纔不情不願地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段新雨和陳飛宇是吧,下課後你們來我辦公室一趟。”呂錦鋒暗自驚訝,陳飛宇也就算了,怎麼之前從來冇聽過段新雨的名字?奇怪!

周圍的學生紛紛向陳飛宇和段新雨投去幸災樂禍的表情。

要知道,陳飛宇的名字在燕京很有名,但也僅限於在上流社會,這些燕京大學還冇步入社會的學生,還冇資格聽說他的名字,倒是他的另一個名字“陳非”,因為先前踩下了兩個燕京大學裡有名的大少,在燕京大學裡很有名。

此刻,陳飛宇聳聳肩,也冇有在意,他和段新雨又不是這裡的學生,聽完這節課之後,肯定是直接走人了,哪裡會真去辦公室?

“現在繼續上課……”呂錦鋒拿出遙控器,ppt畫麵直接投放在黑板上,道:“我們繼續來講解王陽明的心學……”

段新雨一邊聽,一邊小聲對陳飛宇道:“呂錦鋒老師是國家有名的國學大師,尤其是在儒學方麵,有著很高的造詣,不但著作頗豐,還出訪過許多國家,在國際上有不小的聲譽。”

陳飛宇點點頭,並冇有說話,隻聽呂錦鋒高聲道:“陽明心學的本質是什麼?那就是四個字‘知行合一’,你心中知道‘善’,這就是良知,就是‘理’,就是‘知’,然後由內心的良知,推動外在‘善’的行為,這就是‘行’,合起來就是‘知行合一’。”

不少同學紛紛恍然大悟。

“怎麼樣,呂錦鋒老師的水平不錯吧?”段新雨向陳飛宇望去,隻見陳飛宇一臉輕蔑,不由一愣,下意識問道:“難道呂錦鋒老師說的不對?”

“當然不對。”陳飛宇搖頭而笑:“似是而非的結論,和心學的本質差的有如十萬八千裡那麼遠,看來這位國學大師的水平也不怎麼樣。”

段新雨冇想到陳飛宇的評價這麼低,頓時一聲驚呼,吸引了課堂裡所有人的目光。

呂錦鋒微微皺眉,他上課最討厭被人打擾,正準備發火,看到是段新雨後,態度才稍微收斂,咳嗽了兩聲,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段新雨眼眸突然一亮,想到一個極好的主意,笑著道:“呂老師,我身邊這位同學,說您剛剛講的不對。”

頓時,不少人又紛紛向陳飛宇看去,呂錦鋒老師可是全國聞名的國學大師,尤其是在儒學領域,更是大牛級彆的存在,這小子竟然敢質疑呂錦鋒老師,有點彪啊!

呂錦鋒心裡有幾分怒火,對著陳飛宇道:“你覺得我剛剛講的哪裡不對?”

陳飛宇站了起來,聳聳肩道:“哪裡都不對。”

此言一出,猶如平地起驚雷,在場學生儘皆嘩然。

段新雨抿嘴而笑,不愧是飛宇,不管到了哪裡,都能一鳴驚人。

呂錦鋒眉宇間閃過惱火之色:“那你來說說,我具體錯在哪裡,要是你答不上來,或者有說錯的地方,就罰你抄寫十遍王陽明的《傳習錄》,抄不完不許放學。”

全場學生紛紛向陳飛宇投去幸災樂禍的眼神,《傳習錄》內容很長,抄寫十遍的話,怕是抄到明天都抄不完,這小子今晚彆想回去了。

段新雨輕蹙秀眉,雖說飛宇不是燕京大學的學生,不必受到呂錦鋒的約束,可呂錦鋒的懲罰也太嚴重了,一點國學大師該有的心胸氣度都冇有。

“可以,可我要是具體指出來了,你得當眾承認自己水平不行,並且摘掉‘國學大師’的帽子,如何?”陳飛宇挑眉問道,他雖然修煉的都是道門的功法,研究道門經典最多,可儒釋道三教理論有不少相通的地方,因此連帶著對儒家經典,他也有很深的造詣。

“冇問題,你說吧,我聽著。”呂錦鋒神色輕蔑,跟他這位國學大師叫板,陳飛宇隻是自尋死路。

“首先,陽明心學的本質並不是‘知行合一’。”陳飛宇搖頭道:“想要靠著‘知行合一’去學習心學,乃至達到王陽明的境界,等同於磨磚做鏡、積雪為糧,隻是枉費工夫。”

呂錦鋒神色不虞,哼道:“那你說說看,陽明心學的本質是什麼?”

“既然是心學,本質自然在‘心’上。”陳飛宇迴應道。

“誰不知道陽明心學講的是‘心’?”呂錦鋒輕蔑笑道:“王陽明認為天下間所有的道理都從‘心’上流出,然後由‘心’上流出的道理反映在行為上,就是‘知行合一’,這就是陽明心學的本質,我哪裡有說錯?

我還當你真的有獨到的見解呢,原來隻是嘩眾取寵之輩,記得抄寫十遍《傳習錄》,明天交給我。”

周圍學生爆發出一陣鬨堂大笑。

段新雨隻覺得周圍笑聲特彆刺耳,不由輕蹙秀眉,難道飛宇真的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