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已是傍晚,落日的餘暉,將擋在陳飛宇車前的男人的影子拖得老長老長。

周圍的殺氣,似有若無!

陳飛宇打開車門走了下來,隻見對方是一名金髮碧眼的西方人,約莫四十多歲,長相成熟帥氣,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手中拿著一把藍色的撲克牌把玩著,一身實力隻有“宗師中期”境界而已。

尤其是他的雙手手背上,隱隱有數十條豎紋,一看就知道他的雙手肌膚裂開過數十次,想來長年練功所致,所以手上功夫絕對了得。

他很陌生,陳飛宇確定,自己絕對冇見過對方。

“你是誰?”陳飛宇挑眉問道,開口就是華夏語,他相信,如果對方不懂華夏語的話,也不會特地來攔下自己。

“我叫約瑟·克羅,或者你也可以叫我的華夏名字—柯洛。”西方男子嘴角翹起一抹笑意,用流利的幾乎冇有口音的華夏語繼續說道:“容我自我介紹下,我是澤翔集團大中華區的總裁。”

“我不記得跟你們澤翔集團有過交情,你找我何事?”陳飛宇依稀記得,澤翔集團是一家規模很龐大的跨國企業,資產非常雄厚,在全球五百強企業裡都能排到前麵。

“我來找你,自然是來試一試你的成色。”柯洛嘴角笑意更濃,周身氣勢逐漸上漲,揚起了手中的撲克牌:“如果你能接下我手中的撲克牌,就有權利知道我找你何事。”

“向我挑釁,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陳飛宇搖頭而笑,轉過身向車裡走去:“故弄玄虛,隻會讓我失去興趣,而且你太弱了,冇資格向我動手。”

“你給我站住!”柯洛神色惱火,手上運轉內勁,數十張撲克牌猛地向陳飛宇後背激飛而去,猶如天女散花!

在柯洛全力施展下,每一張撲克牌的威力都來得比子彈還要強得多,激起一陣陣強烈的破空之聲。

當然,區區“宗師中期”境界的武者,還冇辦法對陳飛宇產生威脅。

“雕蟲小技。”陳飛宇神色輕蔑,也不見他有何動作,周身劍意鼓盪勃發。

霎時間,數十張撲克牌還冇接觸到陳飛宇,便被陳飛宇的劍意震盪,紛紛向後麵飛去,甚至就連柯洛都被陳飛宇的劍意所傷,悶哼一聲,“蹬蹬蹬”向後倒退了好多步,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

柯洛心中驚駭,好強悍的實力,陳飛宇果然名不虛傳。

突然,陳飛宇“咦”了一聲,豁然轉身,淩空伸手,心念一動,隻見從天女散花般的撲克牌中,突然飛出一張紅色的卡牌,淩空飛到了陳飛宇的手裡。

定睛看去,陳飛宇隻見是一個紅色的信封,打開之後,才發現是一張請柬。

赫然是柯洛將請柬掩藏在一堆撲克牌裡,以此來考驗陳飛宇。

“我家主人特地命我給陳先生送來請柬,邀請陳先生於二十天後,前往請柬所指定的方向,爭奪‘天使的眼淚’。”柯洛站直了身體,擦掉嘴邊的鮮血,說話也客氣了幾分。

陳飛宇眼中精光一閃,接著打量著柯洛,淡淡道:“你家主人是誰,又為什麼來邀請我?”

“有關‘天使的眼淚’歸屬問題,我們邀請了全世界各國有名有姓的強者一同參與,陳先生是華夏武道界最耀眼的明星,理應在邀請之列,至於我家主人,等你以後到了海外,自然就能知曉。”柯洛說話滴水不漏。

“全世界有名有姓的強者?”陳飛宇忍不住好奇問道:“都有誰?”

“其中有不少人陳先生都認識,例如冥府宗主宋玄、五蘊宗的厲宗主,還有鬼醫門龍家的龍靖雲過兩天也會收到請柬,另外還有天竺的天竺教聖女夏爾瑪、東瀛武藏萬裡的高徒秋原雅子小姐,以及南洋的巴奎禪師等等,當然,還有西方教廷的諸多強者。”

柯洛說到這裡,嘴角突然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意:“這些人裡麵,好像大部分都跟陳先生有著生死大仇,陳先生如果去了,肯定會麵臨圍攻的下場,一個不小心就會客死異鄉,不知道陳先生還有膽量去嗎?”

“你華夏語說的不錯,連‘客死異鄉’這個成語都知道。”陳飛宇一聲冷笑,將請柬收了起來,道:“你回去告訴你家主人,請柬我陳飛宇收下了,讓他把‘天使的眼淚’準備好,等著我去取。”

“有膽色,那在下就在海外恭迎陳先生大駕了,告辭。”柯洛說完後,在轉身離去的瞬間,嘴角露出一抹輕蔑的笑意。

很顯然,他認為陳飛宇前往海外就是自不量力自投羅網,到時候麵對諸多強者的圍攻,絕對是十死無生!

陳飛宇眼神敏銳,哪裡不知道自己被柯洛給小瞧了?

不過柯洛終究隻是一個來送請柬的小人物,陳飛宇自然不會跟他一般計較。

等柯洛離開後,陳飛宇重新回到車裡,一邊繼續向郊外彆墅駛去,一邊暗自思索。

“冥府、龍家、西方教廷、天竺教的人都會前往爭奪‘天使的眼淚’,一個龍靖雲就夠我吃不消了,而冥府的宋玄肯定會帶著煉製成功的馬奇一同前往,再加上海外是西方教廷的大本營,據說教宗是西方教廷第一強者,實力最低應該都到了‘半步先天’境界。

到時候麵對這麼多強者,我又該如何搶走‘天使的眼淚’,並且保住性命順利回到華夏?”

饒是陳飛宇一向聰明機智,現在也不由得犯了難。

原因無他,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的陰謀詭計都蒼白如紙。

而陳飛宇到了海外所要麵對的,就是絕對的實力,任憑陳飛宇想破腦袋,都想不出合適的應對計謀。

“根據柯洛所說,五蘊宗也在受邀之列,看來我應該去五蘊宗走一趟了,有了厲宗主甚至是澹台雨辰之助,奪取‘天使的眼淚’的機會就會大很多。”

陳飛宇想到這裡,心頭的壓力稍微小了一些。

第二天,陳飛宇原本打算前往五蘊宗,去找厲宗主商量前往海外的事情,卻發生了一件意外,陳飛宇不得已,隻能在燕京多逗留兩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