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走回江心宜跟前,把剩下的八百塊遞給了她,笑道:“那老道士說什麼我們兩個是天生一對,滿嘴胡說八道,看來是個江湖騙子。”

江心宜搖搖頭,很認真地道:“我覺得……他算的還是很準的,說的也很有道理。”

她之前第一次見到陳飛宇時,就對陳飛宇充滿了莫名的好感,後來又在野外求生活動時被陳飛宇所救,親眼見識了陳飛宇強大的本事,她一顆芳心也就牢牢的拴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隻是她不清楚陳飛宇對她是否有男女之情,再加上聽說陳飛宇身邊的女人很多,她心裡很忐忑,所以剛剛纔會讓老道士算一算姻緣。

當聽到“天生一對”的判詞後,江心宜心中喜悅的同時也就深信不疑了。

畢竟,人都是願意相信自己相信的話。

“既然有道理……”陳飛宇嘴角突然翹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徑直拉住了江心宜的手,向前方走去。

“呀,你做什麼?”江心宜一聲驚呼,俏臉立馬就紅了,象征性地掙紮了起來。

“既然他算的很準,那我們就是天生一對,自然要做天生一對該做的事情。”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拉著江心宜的手又緊了緊。

江心宜俏臉越發紅潤,不再掙紮任由陳飛宇的拉著,輕哼道:“好小子,你還真會打蛇隨棍上,占姐姐的便宜。”

“不,拉手並不算占便宜。”陳飛宇搖頭笑道。

江心宜好奇問道:“那什麼纔算占便宜?”

“當然是這樣。”陳飛宇腳步一頓,突然把江心宜拉到了自己的懷裡,在江心宜的驚呼聲中,吻在了江心宜紅潤的雙唇上。

“唔……唔唔……”江心宜象征性地推搡了幾下後,便融化在陳飛宇熱吻裡,熱情地迴應起來。

半個小時候,陳飛宇和江心宜又再度回到了湖邊。

兩人依偎著坐在湖邊的長椅上,你儂我儂。

江心宜靠在陳飛宇的懷裡,隻覺得渾身暖融融的十分舒服,昂起頭看著陳飛宇,吃吃笑道:“原本姐姐隻想跟你吃個飯商量件事情,冇想到事情還冇商量,就先被你給騙到手了,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能把燕京城有名的江家千金騙到手,才顯得我陳飛宇手段高明,說明你跟在我身邊是最明智的選擇。”

“噗嗤”一聲,江心宜忍不住嬌笑出來,白了陳飛宇一眼:“臭美。”

說完後,她心內愛火難抑,又主動在陳飛宇的嘴上親了一下。

陳飛宇和她相視一笑,道:“你找我想商量什麼事情?”

江心宜嘟著小委屈地道:“人家肚子餓了,不如先去吃飯,一邊吃一邊說好不好?”

“好。”

“那去情侶餐廳好不好?”

“好。”

“人家要吃牛排,還要喝紅酒好不好?”

“好。”

江心宜喜悅而笑,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向著公園外麵的停車場走去。

路過一排大樹的時候,正巧看到先前的老道在擺攤算卦。

陳飛宇背對著江心宜,悄悄向老道豎了個大拇指。

老道則猥瑣著回以一個“ok”的手勢。

來到燕京城一家有名的情侶餐廳,兩人你儂我儂,一邊吃一邊聊。

江心宜把她昨天打電話約陳飛宇的來意徑直說明瞭:“最近我們江家一直在政商兩界向柳家進攻,雖說柳家落入到人人喊打的境地,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管怎麼說,柳家都是燕京最頂尖的豪門之一。

我們江家想要短時間內打垮柳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江家這段時間一直在拉攏其他的家族,甚至有了讓我跟其他家族聯姻的打算。”

說到這裡,江心宜一陣委屈。

“想要對付柳家的確不容易。”陳飛宇點點頭道:“你這麼漂亮,肯聯姻的話,江家一定能夠拉到強援。”

“我爸也是這麼說的。”江心宜喝了口酒,繼續道:“所以我昨天纔打電話找你,想讓你假扮我的男朋友,冇想到……冇想到……”

“冇想到還冇開始假戲呢,就已經真作了,我真成了你的男朋友,而且還是天生一對,可對?”陳飛宇玩味地笑道。

江心宜俏臉一紅,瞪了陳飛宇一眼,撒嬌道:“我不管,現在我是你的人了,你得給我解決這個問題。”

“好說,正巧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去江家一趟。”陳飛宇自然一口應承下來,而且江心宜拜托他的事情,跟他準備去江家的做的事情不謀而合。

“咦?你想去江家做什麼?”江心宜剛問完,突然恍然大悟,撇撇嘴道:“傳言你為了柳瀟月打算保住柳家,不用說,你去我們江家,肯定是勸說我爸放下對柳家的仇恨了?”

“放下仇恨很難。”陳飛宇也不否認,道:“所以我隻能儘量作交換,確保江家不會吃虧。”

“你對柳瀟月還真好。”江心宜心裡一陣吃味:“我不管,你以後對我也必須這麼好。”

陳飛宇一聲輕笑,不置可否,惹得佳人嬌嗔連連。

吃完之後,陳飛宇又和江心宜去逛街購物後,便開著車向江家駛去。

原先陳飛宇還發愁應該用什麼辦法讓江家停止報複柳家,現在有了和江心宜之間的關係,他對江家來說已經不是外人,事情已經好辦多了。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江家。

剛進門,江心宜就小跑到父親江淮天跟前,喜滋滋地道:“爸,你看我帶誰過來了?”

江淮天定睛向門口看去,頓時大喜過望,快步迎了過去:“原來是陳先生大駕光臨,在下有失遠迎,贖罪贖罪,快請進,心宜,去給陳先生泡壺好茶。”

江心宜向陳飛宇吐吐舌頭扮個鬼臉,便蹦蹦跳跳的去了。

“冇大冇小。”江淮天訓斥了一聲,把陳飛宇請到沙發坐下,笑道:“在下管教不嚴,還請陳先生不要見怪。”

“不會,心宜活潑熱情,我很喜歡。”陳飛宇笑容玩味。

江淮天心裡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不過並冇有多想,笑著道:“陳先生這次大駕光臨,所為何事?”

陳飛宇直接開門見山:“相信江叔叔已經有所耳聞,我想保下柳家,希望江家能夠放下對柳家的敵視,和柳家和平相處。”

江淮天的臉色一下子冷淡了下來:“柳家和江家有深仇大仇,陳先生對江家雖有大恩,可終究是外人,直白一點來說,我們江家是否向柳家尋仇,好像不是陳先生該管的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