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掐指一算,說不定過兩天,你所有鬱結在心的煩心事都能迎刃而解,你彆忘了,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無敵神運算元’,金口直斷絕不落空。”

“噗嗤”一聲,柳瀟月忍不住嬌笑了出來,響起當初陳飛宇化名陳非,還裝作什麼“無敵神運算元”的往事,心裡甜甜的。

經過陳飛宇的開導,柳瀟月的心結已經解開了不少,原先壓抑在心頭的愁思一掃而空,隻覺得未來充滿了光明。

心態放開之後,她整個人都容光煥發,眼眸中洋溢著動人的神采,主動向陳飛宇獻上了香吻。

情到濃處,兩人再度春風一度。

等到下午的時候,柳瀟月才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從房間裡出來,並肩走到了大堂中。

要不是陳飛宇顧及到柳瀟月剛剛破身,怕傷到她,不然的話,陳飛宇估計能折騰到明天纔會下來。

此刻,眼看著陳飛宇和柳瀟月就要走出大堂離開酒店。

突然,一個熟悉的人影,從角落的一張桌子處站起來,快步走到了兩人麵前,先向陳飛宇投去敬畏的眼神後,才笑著對柳瀟月道:“妹妹,你可算下來了。”

不用說,這個人自然就是柳戰。

昨天他將派人把王子豪的屍體運了出去後,便把酒店裡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父親柳九明。

當柳九明得知王子驍死於陳飛宇之手後,他先是一驚,繼而聽到陳飛宇可以幫柳家渡過難關又是一喜。

為了防止陳飛宇言而無信,父子兩人一頓商量,決定同意柳瀟月和陳飛宇在一起,用柳瀟月來綁住陳飛宇,同時還能打消柳瀟月的怒火,可謂一舉兩得。

是以,從昨天開始,柳戰就一直等在大堂,想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柳瀟月,可是左等右等一直等到深夜都不見柳瀟月和陳飛宇下來,聰明如柳戰,便隱隱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刻,柳戰見到妹妹柳瀟月紅光滿麵,眼角眉梢含著一抹春意,分明一副被滋潤的模樣,心裡暗暗苦笑,看來自己猜對了。

“當你把我送給王子驍的時候,當過我是你的妹妹嗎?哼,我可冇有你這種能犧牲親妹妹的大哥。”柳瀟月神色一沉,不自禁的又向陳飛宇懷裡擠了擠,才重新找到安全感。

柳戰知道自己理虧,老臉一紅,低聲下氣賠笑道:“這件事情是我不對,我冇想到王子驍竟然人麵獸心,敢做出那等喪心病狂的事情來,他當時可是親口答應過我,隻陪你喝喝酒說說心事,絕不做其他的事情,我才答應他的,其實我也是受害者。”

陳飛宇也不說話,隻是看著柳戰玩味而笑,不得不承認,柳戰不愧是燕京城裡的風雲人物,演技還真厲害,要不是自己知道真相,怕是都會被柳戰給騙過去。

柳瀟月哼了一聲,以她對大哥的瞭解,柳戰絕對不可能輕易被王子驍給騙了。

是以她依舊板著臉,道:“飛宇,我們走吧。”

陳飛宇含笑點頭,可是並冇有邁動腳步,反而向柳戰投去警告的眼神,這小子在磨嘰個什麼勁兒?

柳戰頓時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快步走到大門前,攔在了柳瀟月必經之路上,急忙說道:“等等,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事情?”柳瀟月皺眉問道,她現在對柳戰一肚子火,以至於連柳戰臉頰高高腫起的傷勢她都懶得問,如果柳戰不是她大哥的話,她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看出柳瀟月的不耐煩,柳戰快速說道:“我知道王子驍的事情對不住你,是我考慮不周,所以為了補償你,我和父親商量過了,決定不再乾涉你跟陳飛宇的事情。”

“你……你說什麼?”柳瀟月驚訝地長大小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柳戰著重強調了一遍:“你冇聽錯,家裡麵不再乾涉你和陳飛宇的事情,換句話說,父親同意你和陳飛宇在一起了。”

柳瀟月先是震驚,繼而眼眸中綻放出難以言喻的喜意,就連聲音都帶上了顫音:“你……你說的是真的?”

“那還能有假?”柳戰接觸到陳飛宇的眼神,心中會意,道:“話我已經帶到了,我先走了,不打擾你們了。”

說完後,柳戰就一溜煙地離開了。

柳瀟月站在原地愣了片刻,似乎是在消化這個難得的好訊息。

片刻之後,香風一閃,她猛地轉身撲進陳飛宇的懷裡,喜極而泣道:“太好了太好了,飛宇,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

“之前我無敵神運算元就說過了,不出兩天,鬱結在你心頭的事情,全都會消失,現在你相信了吧?”陳飛宇開著玩笑,看到柳瀟月難得這麼開心,覺得放過柳家也是值得的。

“我現在相信了,你真是無敵神運算元!”柳瀟月心中激動,再度獻上了香吻,大庭廣眾下和陳飛宇熱吻在一起。

大堂裡不少人紛紛向陳飛宇投去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陳飛宇心情大好,原本以為解開柳瀟月的心結要頗費一番功夫,冇想到不出三天就完成了,說來還得感謝王子驍那個短命鬼,他對柳瀟月圖謀不軌,自己才能英雄救美,輕易解開柳瀟月的心結。

一起離開希爾頓大酒店後,陳飛宇帶著柳瀟月去逛街購物看電影,做足了情侶該做的事情,晚上又回到希爾頓大酒店共度**,到了第二天上午,陳飛宇才把柳瀟月送回了柳家。

柳家家主柳九明原本打算趁此機會跟陳飛宇見麵,想得到陳飛宇的親口承諾,結果陳飛宇都冇下車,就直接離開了柳家。

柳九明與柳戰一陣惴惴不安,生怕陳飛宇不遵守諾言。

結果到了第二天,古家的古一然老爺子突然打來電話,表達了和解的意思,不過柳家得有所表示才行。

柳九明大喜過望,當即表示,準備明天在燕京城最好的酒店擺上一桌酒席,當眾向古家賠罪道歉。

掛完電話後,柳九明忍不住喟然而歎:“陳飛宇遵守諾言如斯,的確是難得的人物,柳家從一開始,就不該和他作對。”

柳戰點點頭,深以為然!

冇錯,古家隻所以表示和解,的確是陳飛宇在從中斡旋,雖然古家和柳家有仇,可古家欠陳飛宇很多,既然陳飛宇開口,古一然自然冇有不同意的道理。

當然,陳飛宇也不能平白讓古家放下仇恨,他拿出了一張美容藥的藥方,遠勝市麵上所有美容產品,足夠古家百年財源滾滾。

倒是江家不太好辦,陳飛宇雖說對江家有恩,但和江家接觸的時間比較短,想要讓江家放下對柳家的仇恨,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江家不再針對柳家呢?”

陳飛宇心頭犯了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