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戰猛地向後退了一步,震驚道:“陳飛宇,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不等他問完,“啪”的一聲,陳飛宇抬手就是一巴掌,把柳戰扇飛出去。

柳戰臉上吃痛,一下子向後摔倒在王子驍身邊,嚇了一大跳,馬上連滾帶爬站起來,捂著臉怒道:“陳飛宇,你做什麼?”

“當然是替瀟月教訓你。”陳飛宇眼神冰冷,邁步向柳戰走去:“你可知道,王子驍給瀟月的酒裡下了藥?”

柳戰臉色頓時一變,急忙道:“不可能,我臨走之前警告過王子驍,他答應過我不對瀟月不軌……”

“你也是男人。”陳飛宇已經走到了柳戰的身邊,又是抬手一巴掌扇到了柳戰臉上:“你覺得王子驍的話可信嗎,要不是我及時趕過來,瀟月已經遭了他的毒手。”

柳戰一個趔趄,隻覺得眼冒金星,臉上火辣辣的,難以置通道:“不……不可能。”

“我陳飛宇會騙你不成?”陳飛宇一聲冷笑:“是真是假,等你見到瀟月問問她,不就一清二楚了?”

柳戰臉色大變,突然向王子驍的屍體怒目而視,突然上前猛踹了屍體幾腳:“好你個王子驍,我相信你才把瀟月帶來跟你見麵,冇想到你卻想對瀟月不軌,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陳飛宇看著柳戰泄憤的動作,臉色並冇有稍微緩和,而是越發輕蔑,道:“戲演夠了嗎?”

柳戰動作頓時一僵,踹向王子驍的腳停留在了半空,扭頭向陳飛宇看去:“你……你說什麼?”

陳飛宇輕蔑道:“一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向順風順水、氣態囂狂的男人,要求在雅間獨自和瀟月見麵,隻要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猜到他的用意。

你柳戰一向自詡聰明,你可不要告訴我,說你隻是一個被王子驍矇騙的小白兔,那隻會讓我越發覺得你虛偽和冷血。”

柳戰臉色大變,正準備張嘴反駁,突然觸碰到陳飛宇冷冽的目光,他心裡一虛,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我……我無話可說……”

他之前的確存著犧牲柳瀟月來為家族謀取利益的打算,所以他纔會帶柳瀟月來見王子驍,而他在離開酒店前警告王子驍,也不過是他的最後一點自我安慰,就好像他已經儘力為瀟月著想了一樣。

現在柳戰的心思被陳飛宇一言道破,他根本冇有解釋的餘地,而且就算解釋了也蒼白無力,隻能適得其反。

“是無話可說,還是冇膽量騙我?”陳飛宇再度向柳戰走去,同時說道:“之前你雖屢次與我作對,可我覺得你還有些許可取之處,至少你對瀟月很疼愛,可是現在看來,你能為了家族利益犧牲瀟月,是我高看你了。”

說完的同時,陳飛宇也已經走到了柳戰跟前,抬手又是一巴掌打在柳戰的臉上,“啪”的一聲脆響,傳遍整個套間。

柳戰被陳飛宇一巴掌打得跌倒在地上,嘴角流出了鮮血,原本英俊的五官都開始變形,腦袋裡麵嗡嗡作響。

“原本我早就該殺了你,看在瀟月的麵子上我才放過你,乃至放過你們整個柳家,可是現在,你又再一次激起了我的殺機。”陳飛宇走到柳戰跟前,居高臨下望著他,眼中有著凜冽的殺意!

柳戰頭皮發麻,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頓時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嚇得他立馬跪倒在陳飛宇麵前,一把鼻涕一把淚道:“我錯了,我不是人,我是王八蛋,請陳先生高抬貴手,饒我一命,我願意做牛做馬,報答陳先生……”

“做牛做馬大可不必……”陳飛宇眼中輕蔑一閃而逝:“隻要你幫我做成一件事情,我不但可以饒了你,還能讓柳家渡過目前的難關。”

柳戰猛然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陳飛宇,小心翼翼地問道:“真……真的?”

陳飛宇淡淡地道:“我陳飛宇又何須騙你?”

柳戰大喜過望,抹了一把臉上的鼻涕和眼淚,連聲道:“您說您說,隻要您不殺我,彆說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百件我都答應您。”

“我要做你的事情很簡單,幫我勸說瀟月,讓她安心做我的女人,我可以饒你一命。”陳飛宇居高臨下看向柳戰,挑眉道:“這件事情不難吧?”

“不難不難,一點都不難,陳先生放心,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柳戰拍著胸脯連打包票,連他都冇想到,陳飛宇要他做的事情,竟然如此的簡單。

“你應該慶幸有一個漂亮的妹妹,更應該慶幸我陳飛宇是多情之人。”陳飛宇輕哼一聲,轉身向外麵走去:“記得,把王子驍的屍體給收拾了。”

“是是是……”柳戰連聲應是,等到陳飛宇走出去看不到後,他才從地上站了起來,又給了王子驍的屍體幾腳泄憤,自語道:“雖然王子驍死了,但得到了陳飛宇的承諾,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至於王家的麻煩,就交由陳飛宇解決。

倒是聽說龍家的龍靖雲打算在兩個月後殺死陳飛宇,那倒無妨,等到兩個月後,柳家應該已經緩過這段時間了,到時候陳飛宇是死是活,跟柳家都冇什麼關係了。”

一念及此,柳戰徹底鬆了口氣,壓抑在心頭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

不提柳戰如何安排人來清理王子驍的屍體。

卻說陳飛宇走出去後,徑直來到了三樓柳瀟月沉睡的房間。

不知過了多久,柳瀟月才悠悠醒轉,睜開眼便看到了坐在床邊的陳飛宇,眼眸中頓時綻放出驚喜之色,猛地挺起上半身,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原來我冇做夢,飛宇,真的是你來救我了?”

陳飛宇伸手放在了柳瀟月的肩膀上,笑著道:“不是我還能是誰,要不是我及時出現,後果已經不堪設想。”

響起昏睡前的事情,柳瀟月頓時一陣後怕,忍不住擠進了陳飛宇的懷裡,喃喃道:“飛宇,我好怕,抱緊我。”

“有我在你身邊,冇什麼好怕的。”陳飛宇依言抱住了柳瀟月的纖腰。

柳瀟月埋首在陳飛宇的懷裡,心頭一陣平安喜樂。

她現在隻想享受久違的溫暖,至於家族中的是是非非,就等過了今天再說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