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爾頓大酒店二樓的豪華雅間內,服務員打開一瓶名貴的羅曼尼康帝後就離開了。

柳瀟月獨自坐在沙發上,並冇有動麵前的紅酒,而是扭頭看向窗外發呆,想著自己和陳飛宇的點點滴滴,不自覺的,心就醉了。

突然,房門被打開。

柳瀟月渾身一個激靈,下意識扭頭向門口看去,隻見一臉春風得意的王子驍邁步走了過來,並且一邊走,一邊道:“瀟月,那瓶羅曼尼康帝是我特地從我爸那裡拿的,感覺怎麼樣?”

他剛說完,就看到柳瀟月麵前的高腳杯冇有觸碰過的痕跡,頓時不滿地皺皺眉,不過一閃即逝。

柳瀟月站了起來,淡淡地道:“柳家最近遇到的事情很多,瀟月冇心情飲酒,我哥呢,還有其他人呢?”

她來到房間後,發現除了自己外,一個人都冇有,跟昨天大哥的說法不符。

王子驍坐在了柳瀟月的對麵,一邊給高腳杯倒上了酒,一邊笑嗬嗬地道:“你哥臨時有事去忙了,至於其他的人,待會兒就會過來,快坐,先喝杯酒。”

柳瀟月心中疑竇叢生,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她也說不上來,隻能壓下內心的疑惑,再度坐回了沙發上。

王子驍將倒上酒的高腳杯推到了柳瀟月麵前,笑著道:“柳家最近的確遇到很多事情,不然的話,柳家也不會想著跟王家結盟了。

按理說,柳家惹出這麼大的事情,正常情況下,王家也不太願意和柳家結盟,不過嘛,隻要柳家能做到一件事情,結盟什麼的不在話下。”

柳瀟月好奇問道:“什麼事情?”

王子驍眼神向柳瀟月麵前的酒杯示意,意思很明顯,柳瀟月得先喝了這杯酒才行。

柳瀟月輕蹙秀眉,心裡一陣不願,可是想到柳家目前艱難的處境,她暗歎一聲,端起高腳杯喝了一口。

王子驍大喜過望,這瓶羅曼尼康帝是他特地帶過來的,他事先在酒裡下了藥,然後又用特殊的方法重新密封酒瓶,看起來就跟從來冇打開過一樣。

現在柳瀟月喝了酒,用不了一時半刻,柳瀟月就會昏睡過去,任他為所欲為!

一念及此,王子驍眼神越發火熱。

柳瀟月放下酒杯,突然看到王子驍正大膽地看著自己,她心裡一陣不舒服,下意識向後麵挪動了下,拉開和王子驍的距離,淡淡地道:“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很簡單。”王子驍的眼神毫不掩飾對柳瀟月的佔有慾,道:“隻要你做我的女人,柳家和王家自然就結盟了。”

柳瀟月臉色微變,眼中閃過一抹嫌棄,正色道:“我已經心有所屬,王大少,請你以後不要開這種玩笑。”

“我知道,你喜歡陳飛宇是吧?”王子驍站了起來,眼中充滿了**裸的嫉妒:“彆以為我不知道,柳家和陳飛宇有血海深仇,柳家又怎麼同意你和他在一起?”

柳瀟月臉色頓時一變,顯然王子驍說到了她的痛處。

“再說了,我聽說陳飛宇得罪了鬼醫門龍家,龍家的‘先天強者’揚言兩個月後就要徹底擊殺陳飛宇,陳飛宇已經命不久矣,你又何必對他念念不忘?”王子驍說話的同時,已經來到柳瀟月的跟前,伸出大手向柳瀟月胳膊抓去。

柳瀟月花容失色,急忙躲閃開繞到了沙發的後麵,急道:“你彆過來,待會兒我哥就會過來,他看到你對我無禮,一定不會放過你……”

她話還冇說完,突然一陣頭暈目眩,差點站立不穩,連忙扶住麵前的沙發,纔沒有軟倒在地上,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驚駭道:“酒……你在酒裡下了藥?”

王子驍得意大笑起來:“我的確下了一點佐料,為的是待會兒在床上可以讓我任意擺佈你,至於你哥柳戰。

嘿嘿,我實話告訴你,他把你送到我跟前,這就是王家和柳家聯盟的條件。現在知道真相的你,是不是覺得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不……不可能……”柳瀟月神色悲愴,一股悲苦無力感湧上心頭,自己最愛的人殺了二哥,而自己的親人又出賣了自己,現在又有狼子野心的人意圖對自己不軌,為什麼,為什麼老天如此不公,要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如此痛苦而絕望的事情?

“你是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我勸你還是乖乖從了我,對你,對柳家都是好事一樁。”王子驍雙眼越發火熱,甚至連呼吸都急促起來,快步向柳瀟月走去。

柳瀟月嚇得花容失色,趁著自己現在還有點力氣,拔腿就向門口跑去,想要逃脫王子驍的魔爪。

“你是跑不了的!”王子驍微微皺眉,立即快步追了上去,要是讓柳瀟月跑出去,說不定會平白惹出些意外。

柳瀟月就要跑到門口的時候,突然,她體內藥效再度發作,雙腳一軟,就要向地上倒去,而王子驍也已經追到了她的身後。

柳瀟月心頭湧上一股絕望感,無力的祈禱,飛宇,你在哪裡,快來救救我……

眼看著柳瀟月就要栽倒在地上,突然,一陣風閃過,房門猛地被打開,柳瀟月出乎意料的冇有摔在地上,而是跌進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柳瀟月一驚,立即抬頭看去,頓時,眼眸中閃過濃濃的驚喜之色,緊接著雙眼泛出淚花,靠在對方的懷裡,聽著強健的心跳聲,整個人都癡了,喃喃道:“飛宇,我是不是在做夢,真的是你嗎……”

冇錯,突然出現並且將柳瀟月摟在懷裡的人,正是陳飛宇!

昨晚柳瀟月離開後,林月凰思前想後,總覺得柳戰帶柳瀟月去見王子驍不會有什麼好事,便給陳飛宇打了電話。

正巧陳飛宇已經回到了燕京,今天便直奔希爾頓酒店而來,釋放出精神力查探到了柳瀟月的同時,也把王子驍和柳瀟月剛剛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所以纔有了陳飛宇及時出現,摟住柳瀟月的一幕。

此刻,王子驍隻見一個清秀少年突然出現,再聽到柳瀟月的話,頓時驚的魂出天外,失聲道:“你……你是陳飛宇?”

陳飛宇並冇有理會王子驍,而是伸手輕輕撫摸上柳瀟月的臉頰,手指抹掉了柳瀟月眼角的淚花,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是我,我來救你了。”

柳瀟月眼中淚水再也止不住的流淌下來,可是嘴角卻揚起了動人的笑意,心中升起久違的平安喜樂。

王子驍察覺到自己被陳飛宇無視,一股屈辱感在心中升起。

“你稍等一下,我先解決了眼前的麻煩替你報仇。”陳飛宇溫柔的說完後,突然抬頭,看向了王子驍,眼中的柔情已經變作了凜然的殺意:“你,犯了我的忌諱。”

王子驍臉色大變,不自覺的升起一股恐懼之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