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黑風高。

淒清的月色映照下,陳飛宇持劍傲立,殺意騰騰,宛若魔神!

他目光所及之處,蛇家眾人噤若寒蟬,無人敢與之對視。

畏懼如虎!

“哼。”

一聲輕蔑冷哼,陳飛宇手中龍淵劍已經再度回到畫中世界,身上的殺意減弱泰半。

蛇飛天悄然抹了下額頭的冷汗,鬆了一口氣,看來蛇家眾人應該冇事了。

接著,他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意,恭敬地道:“陳先生,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儘快……儘快跟著我前往蛇家秘藏之地,今早把事情辦完。”

“來到蛇家後,也就你這句話最中聽,看來你能當上蛇家的家主,不是冇有原因的。”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身上殺氣又弱了幾分。

“陳先生謬讚了,請跟我來。”蛇飛天哪裡還敢讓陳飛宇繼續留在庭院裡?

他快步走上去,帶著陳飛宇向前走去了。

庭院內,蛇家眾人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兀自心有餘悸,鴉雀無聲。

蛇家很大,占地很廣,陳飛宇跟著蛇飛天,一路來到蛇家後院。

陳飛宇隻見蛇飛天走到一處雄壯俊美的假山後麵,伸手在假山上麵有規律地按了五下。

突然,隻聽一聲機關沉悶的聲音響起,假山上緩緩打開一道石門,露出了一條常常的通道。

“陳先生,從這裡麵進去,就是蛇家秘藏之地,請吧。”蛇飛天站在門口,向陳飛宇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你們蛇家所做的機關,還真是巧奪天工,外人絕對想不到,這處假山竟然藏有機關。”陳飛宇心中激動,但表麵神色卻很平淡,邁步走進了通道中。

“陳先生謬讚了。”蛇飛天剛剛得意起來,突然想到蛇家秘藏馬上會是陳飛宇的,頓時一陣泄氣。

沿著通道一路向前,很快,陳飛宇便來到一間麵積很大的房間內,少說也有三四百平,擺放著一排排的架子,滿目皆是難得一見的珍寶。

陳飛宇眼神火熱,隨意掃過一眼,就看到蛇飛天先前所說的“喪魂草”、“無垢泉”、“天香聖玉”等寶貝。

他很清楚,“喪魂草”是讓人心神顛倒如同發瘋的毒草,不過善加利用的話,卻能夠治療精神疾病。

而“無垢泉”則充滿了玄奧,據說能夠洗滌人的業障,擺脫原先糾纏自身的因果,達到心靈澄澈,消除諸多厄運的效果。

當然,至於是不是真的能夠洗滌業障,陳飛宇覺得不靠譜,也冇有太在意。

他現在最在意的,就是那一株能夠和“不死芝”媲美的“雲瑤芝”。

幾乎是瞬間,陳飛宇就釋放出了精神力搜查,突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了房間東北角的架子旁。

上麵擺放著一個黃色綢緞錦盒,打開之後,裡麵擺放著一株已經風乾了的芝草,通體青色,正是《太上靈寶芝草品》中所記載的“雲瑤芝”。

陳飛宇伸手拿起“雲瑤芝”,頓時聞到一股很濃鬱的藥香,精神為之一振。

他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心情難掩激動,萬萬冇想到,本來隻是想找蛇家報仇,卻在蛇家意外得到“雲瑤芝”,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現在到手‘雲瑤芝’,加上龍家的‘不死芝’,以及五蘊宗的‘天陸芝’,隻要再前往海外拿到‘天使的眼淚’,就能著手煉丹,前往華夏聖地找尋琉璃!”

另外,等陳飛宇煉製成功服下丹藥後,他應該能一舉突破至“傳奇後期”境界,到時候就算依然冇辦法施展“天劍”,他也足以仗著“裂地劍”之威,輕鬆斬殺龍靖雲!

一念及此,陳飛宇隻覺得勝利在望,整個人心情大好,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不同於陳飛宇的喜悅,蛇飛天隻覺得心情鬱悶,看著周圍琳琅滿目的秘寶,心裡要說不心疼那絕對是假的。

就在陳飛宇興奮地檢視這間屋子裡還有什麼寶貝時,蛇飛天眼珠一轉,突然走了過去,輕咳了兩聲,吸引了陳飛宇的注意力。

陳飛宇扭頭向他看去,挑眉問道:“怎麼,你現在後悔了?”

“不不不……”蛇飛天忙不迭地搖手:“這些秘寶和蛇家全族人的性命比起來孰輕孰重,在下還是能夠分得清楚的,這裡的寶貝全都是陳先生的。”

“哦?”陳飛宇打量了蛇飛天兩眼,似在詢問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正如陳先生所見,這裡的寶貝數量眾多……”蛇飛天伸出完好的手臂,向著周圍環指一圈,道:“陳先生單獨而來,想將這麼多的寶貝全都拿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如蛇家來幫忙搬運,放到陳先生指定的地址,如何?”

他可冇這麼好心,真的幫陳飛宇搬運寶貝,他想法很簡單,這裡寶貝眾多,陳飛宇不可能全都顧及到。

等蛇家的人幫忙搬運的時候,他就有機會趁著陳飛宇不注意,留下幾件重要的寶貝,多多少少也算留點安慰和念想。

而且蛇飛天相信,陳飛宇有很大的概率答應,畢竟這裡真的寶貝眾多,陳飛宇一個人絕對拿不走。

“不必了,這些我能自己帶走。”陳飛宇搖搖頭,就在蛇飛天又準備開口“勸說”的時候,他右手伸到了旁邊一尊青玉香爐上,心念一動,青玉香爐瞬間消失不見。

蛇飛瞳孔瞬間收縮了下,不過他見識過龍淵劍憑空在陳飛宇手上出現和消失,也不是特彆的驚奇,繼續道:“陳先生神通蓋世,在下著實佩服,不過這裡的寶貝很多,陳先生的神通就算再強,想要把這些全部帶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

就蛇飛天依舊勸說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右手放在架子上,整個架子連帶著上麵諸多寶貝瞬間消失無蹤!

蛇飛天雙眼猛地睜大,震驚地道:“這……這怎麼可能?”

“事情就發生在眼前,你已經親眼所見,為什麼還認為不可能?”陳飛宇瞥了蛇飛天一眼,走到了另一個架子前,伸手按在上麵,隻見木架連帶著上麵的寶貝再度憑空消失!

蛇飛天神色震撼,後麵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