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雅間內,隨著淋漓鮮血噴濺而出,蛇飛天“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疼的五官上佈滿了冷汗,但是身體上的疼痛,卻遠遠比不上他內心的震撼!

他好歹也是“傳奇後期”強者,自忖以他的實力,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他也能與陳飛宇對戰百招之外,然而一個照麵,他就被陳飛宇斬斷了左臂。

如此慘烈結果,蛇飛天如何不震撼,如何不膽裂?

他立即伸手在肩頭點了幾下,封住了穴道止血,看著陳飛宇手中樣貌古樸但鋒銳無比的長劍,震驚道:“這就是龍淵劍?”

“不錯,正是劍仙佩劍—龍淵劍。”陳飛宇手上挽了一個劍花,順勢橫劍於胸前,左手屈指彈在劍身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

頓時,一圈白色漣漪憑空出現,向周圍激盪而出。

在場眾人被白色漣漪掃過,紛紛感受到一股強悍無匹的劍意,不由驚駭失色。

朱家父子兩人又是震驚又是慶幸,幸好剛剛聽了陳飛宇的規勸,及時抽身表明態度,不然的話,陳飛宇有龍淵劍在手,他們哪裡能擋得住龍淵劍之威,肯定會步了蛇飛天的後塵?

朱靈彤看著持劍在手的陳飛宇,人分明還是那個人,可是在她眼中看來,陳飛宇好像完全變了一樣,變得高大威猛、霸氣絕倫,以至於朱靈彤內心產生了一絲異樣的情緒。

另一邊,蛇金洪神色震撼,內心湧上不祥的預感,這一戰,蛇家怕是會全軍覆冇!

“古語有雲,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蛇家在華夏傳承的也夠久了,也到了該除名的時候了。”陳飛宇眼中厲芒閃爍,再度仗劍向蛇飛天衝去。

蛇飛天心知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在陳飛宇仗劍而來的瞬間,就已經縱身來到蛇金洪的身邊,出其不意之下,完好無損的右手突然抓住了蛇金洪的後衣領,猛地向陳飛宇拋去!

緊接著,蛇飛天立即縱深向視窗逃去,赫然是他想以蛇金洪為盾牌阻擋陳飛宇,為他逃命爭取時間!

周圍眾人紛紛色變,不愧是蛇家家主,果然心狠手辣!

蛇金洪本就不是蛇飛天的對手,而且也冇想到家主會犧牲自己,等他再反應過來時,人已經飛到了陳飛宇的眼前,頓時嚇得麵如土色,瘋狂運轉體內真元,張嘴向陳飛宇吐出一道白色罡氣,希望能夠藉此機會逃過一劫!

“想跑,冇那麼容易!”陳飛宇一聲冷笑,冇有絲毫遲疑,釋放出精神力攻擊蛇飛天的同時,手上運勁前揮,龍淵劍擊潰白色罡氣後,在半空劃出一道絢爛的軌跡,乾淨利落的從蛇金洪脖子抹了過去。

“嗞”的一聲,從蛇金洪脖子飆出一股血箭,身體還冇落在地上,人就已經冇有了聲息。

與此同時,剛剛逃到窗邊的蛇飛天,正準備破窗而出,突然,腦中“嗡”的一聲,身體不由自主的停頓了下來。

要知道,陳飛宇利用“寒霜奇岩”進行鍛鍊,精神力比之以前已經增強了幾分,縱然是蛇飛天這等“傳奇後期”強者,在陳飛宇精神力全力進攻下,腦海中也不由得有一瞬間的恍惚。

所謂高手相爭,差之毫厘謬以千裡,就算隻有一瞬間的時間,對陳飛宇來說也足夠了!

隻見陳飛宇眼中精光閃爍,速度快的宛若流星,眨眼間便來到蛇飛天身前,手中銳利的龍淵劍刺向了蛇飛天的咽喉。

冷冽的寒意撲麵而來,強大的劍意更是洶湧衝擊蛇飛天的心神。

蛇飛天立即驚醒,隻見龍淵劍的劍芒已經臨身,臉色為之大變。

如果換成其他人,麵對如此絕望的境地,隻怕已經絕望的引頸就戮了。

可蛇飛天畢竟是“傳奇後期”強者,除了龍靖雲那等“先天”強者之外,幾乎是站在武道巔峰的存在。

他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體內強悍的真元猛然運向右腳。

隻聽“哢嚓”一聲,蛇飛天腳下地板頓時碎裂出一個大坑,整個人順勢從大坑向下麵一層落去,從而躲過了脖子被龍淵劍刺穿的後果。

這一下變故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包括陳飛宇在內,都冇想到蛇飛天竟然會選擇這樣的方式逃命。

“逃得了嗎?”陳飛宇一聲冷笑,精神力已經再度釋放出去,乾擾了蛇飛天的意識,同時一腳飛踹,在蛇飛天快要從坑中落下的時候,踹在了蛇飛天的胸部,同時腳尖上挑猛然用力。

頓時,蛇飛天下墜趨勢驟然停下,被陳飛宇一腳踹了上來,重重跌落在地板上,牽動了斷臂處的傷勢,再度崩裂流出了鮮血。

“不管你是飛天還是遁地,今天皆難逃一死。”陳飛宇仗劍邁步向蛇飛天走去,話語中有著森森的殺意!

“可惡!”蛇飛天猛地從地麵上彈起來,也不知道是傷口太過疼痛,還是因為麵臨絕境壓力太大,他五官為之扭曲,喘著粗氣道:“陳飛宇,你不能殺我!”

“笑話!”陳飛宇一聲冷笑,腳步不停:“從長臨省明濟市開始,你們蛇家的人就與我作對,綁架我的女人威脅我,到了中月省的時候,你們蛇家更是直接派人,與岑家聯手對對我。

此種事情一番番、一件件,我與你們蛇家已經是血海深仇,現在你說我不能殺你,你不覺得可笑嗎?”

說完之後,陳飛宇已經走到蛇飛天身邊,舉起龍淵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隻要陳飛宇心念一動,就能輕易劃破蛇飛天的咽喉。

蛇飛天知道負隅頑抗隻會多吃苦頭,並冇有躲閃,隻覺得脖子處有森森寒意,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急忙道:“白凝霜中了我們蛇家獨有的‘龍毒天蕊’和‘赤月蠱香’之毒,如果冇有蛇家的獨門解藥,她必死無疑!

不想她死的話就做一筆交易,我給你解藥,你放過我走,怎麼樣?”

白家墨與白敬豪頓時心裡一驚,眼睛巴巴地看著陳飛宇,希望陳飛宇答應蛇飛天的要求。

白凝霜並冇有說話,不同於父兄的緊張,她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她相信陳飛宇一定會有辦法救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