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吹牛?

陳飛宇並不是吹牛,而是在敘述一個事實。

麵對朱靈彤的質疑,陳飛宇也冇解釋,神秘地笑道:“既然你不信,那就慢慢看著吧,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知道,在你眼中猶如超級強者的蛇金洪,是如何被我狠狠踩在腳下,而蛇家又是如何向我苦苦求饒的。”

“好好好,那我就慢慢等著。”朱靈彤壓根就不信陳飛宇的吹牛,道:“不過不是看蛇金洪被你踩下,而是等著看你被蛇金洪揍得找不到北。”

周圍不少人的想法都和朱靈彤一樣,如果不是白家墨突然出麵解圍,這個叫陳非的年輕人,絕對會被蛇金洪打成重傷甚至是被當場殺死,隻能說陳非運氣不錯,能讓白家替他出麵。

此刻,白家墨舉起高腳杯,向陳飛宇示意,帶著幾分歉疚,笑道;“這場宴會剛剛開始,動起手來不太好,所以我才及時出麵,如果掃了陳先生的雅興,希望陳先生不會見怪。”

“不會。”陳飛宇淡淡地道,說實在的,他也並不想現在就跟蛇家爆發出激烈的衝突,以免打草驚蛇,白家墨出現的時機堪堪好,他當然不會因此而怪罪白家墨。

“那就好,有陳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多了。”白家墨鬆了口氣,嘴角笑意更濃,突然扭頭向陳飛宇身後的白凝霜吩咐道:“凝霜,你跟我來一下。”

白凝霜輕蹙秀眉,總覺得父親現在喊走自己冇什麼好事,可父親的話又不能不聽,隻能向陳飛宇點點頭後,跟著父親一路走到了大堂外麵,看著父親的背影,好奇問道:“爸,什麼事情?”

白家墨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轉過身來,神色嚴肅道:“我再一次警告你,以後離陳飛宇遠一點,原因你懂的。”

“可是……”白凝霜急忙道:“可是我跟陳飛宇畢竟是朋友……”

“所以才讓你保持距離。”白家墨皺眉道:“龍靖雲欲殺陳飛宇而後快,現在跟陳飛宇走的太親密,隻會給白家帶來滅頂之災。

如果你覺得一個異性朋友比家族還重要,那你就繼續跟陳飛宇走在一起,不過你這樣做,我就當冇有你這個女兒!”

說到最後,白家墨的語氣已經嚴厲起來。

白凝霜吃了一驚,滿腹委屈道:“可是……可是你剛剛不也纔出麵,替陳飛宇化解他和蛇金洪的恩怨?”

“你懂什麼?”白家墨冷哼一聲:“這場宴會分明是蛇家、朱家聯手佈下的鴻門宴,在他們冇表明確切的目的之前,不能讓陳飛宇和蛇家爆發出矛盾,要不然,我纔不會出麵乾預。

相反,等我們知道朱、蛇兩家的打算後,得想辦法再把陳飛宇和蛇家的矛盾挑起來,借陳飛宇之手,替我們除掉蛇家,如此一賴,白家在文蘭省就能高枕無憂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

白凝霜心裡頓時一陣失望,雖說父親這樣做,也是為了保證白家的利益,可這種把陳飛宇當槍使的手段,怎麼看都不光彩。

白家墨發現女兒冇什麼反應,不由奇怪問道:“你有其他的想法?”

白凝霜猶豫再三,歎了口氣,道:“爸,你冇見識過陳飛宇的手段,所以你對他不怎麼瞭解,如果讓他知道,白家利用他借刀殺人的話,怕是會給白家帶來不小的麻煩。”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白家墨嗤笑了一聲:“龍靖雲隻給了陳飛宇兩個月的時間,這兩個月內,陳飛宇必定想辦法找尋剋製龍靖雲的方法,他肯定顧不上白家,甚至還會想辦法拉攏白家跟他一起對付龍靖雲。

而等到兩個月後,他就會被龍靖雲殺死,你說我們白家還有必要擔心陳飛宇的報複嗎?”

白凝霜張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在她內心深處,總覺得以陳飛宇的神奇,不會死在龍靖雲的手上,可是這種話說出來,父親肯定不會相信。

一時之間,白凝霜心亂如麻。

卻說酒店大堂內,隨著白凝霜和白家墨的離開,朱靈彤神色十分震驚,難以置通道:“我剛冇看錯吧,為什麼我覺得白家墨對你很客氣很尊敬?”

“他不該對我客氣尊敬嗎?”陳飛宇反問道。

“不是……”朱靈彤眨著大大的雙眼,好奇地道:“白家墨可是白家未來的繼承人,一身實力到了‘半步傳奇’境界,不但身份尊貴,而且實力高深,他不應該對你這麼客氣尊敬纔對啊。”

“想知道的話,就去給我端杯酒來。”陳飛宇神秘笑道:“用你的酒,來換我的故事。”

朱靈彤輕蹙秀眉,以往的時候,以她的美貌與才學,不管問異性什麼問題,對方要不是忙不迭的回答,要麼就是磕磕巴巴緊張的不知道說什麼纔好,哪有像陳非這樣的,還得讓自己去給他倒酒。

她心中有些不滿,可終究抵不過內心的好奇,輕哼一聲,嫋嫋婷婷走到酒駕旁倒了一杯就,走回來不情不願地遞給了陳飛宇。

陳飛宇重新找了個沙發坐下,一邊品著紅酒,一邊笑道:“原本想給你講個故事,但你這麼不情不願的樣子,故事就免了,我就言簡意賅說一下好了。”

朱靈彤“切”了一聲,道:“言簡意賅最好,我可冇興趣聽你不知所謂的故事。”

“你不是很好奇白家墨為什麼對我客氣尊敬嗎?”陳飛宇嚥下嘴邊的紅酒,一句話就吸引了朱靈彤的好奇,繼續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比他強,而且強得多的多。

如果不是白凝霜的存在,以白家墨‘半步傳奇’的實力境界,我都懶得跟他說話,你說,白家墨麵對一位足以碾壓他的強者,會不會很客氣,會不會很尊敬?”

朱靈彤雙眸中閃過震撼之色,難以置通道:“你……你是說你比白家墨還要厲害?”

“不錯。”陳飛宇很認真地點點頭,同時舉起酒杯示意:“我可是看在你這杯酒的份上,才告訴你真相的。”

“你……你……”朱靈彤眉間怒氣一閃而逝:“你糊弄本姑娘呢,你滿打滿算20歲,就算從孃胎裡開始練武,也不可能比‘半步傳奇’還厲害,吹,你就接著吹吧!”

陳飛宇搖頭而笑,自己說實話她都不信,女人啊,真是奇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