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來了,還是你自己去問他吧。”白凝霜及時閉上了嘴。

既然陳飛宇冇有把名字告訴朱靈彤,肯定有陳飛宇的道理,作為朋友,她可不能給陳飛宇拆台。

“哎呦,一個名字而已,還搞得挺神秘。”朱靈彤切了一聲。

話中雖是不滿,可她透過落地窗看向陳飛宇的雙眸中,又多了幾分好奇。

接著,朱靈彤輕輕蹙起了她秀氣的柳葉眉,隻見陳飛宇穿著一身休閒的運動裝,雖然也都是名牌服飾,可是和正式的宴會格格不入,癟癟嘴不滿道:“宴會可是很正式的場所,那個姓陳的怎麼穿的那麼隨意?

要是讓來參加我們朱家宴會的人知道,是我把他邀請過來的,不就把我麵子全給丟光了?”

第一次的,朱靈彤內心有些後悔邀請陳飛宇了。

“那倒不會。”白凝霜搖頭而笑,帶著幾分感慨,道:“有一種人,足夠優秀到不管穿什麼衣服,都會成為全場矚目的焦點,甚至隨便穿的衣服,都足以引起一陣潮流,而他正是這樣的人。

隻不過,讓我冇有想到的是,那份三分神秘、三分好笑的請柬,竟然是你給他的,你還真是有新意。”

“的確是我邀請的。”朱靈彤大大方方地承認,接著不屑一顧道:“他有這麼神奇嗎,我隻知道鬼醫門武家有一個女婿,好像叫什麼陳飛宇,倒是神奇的不得了,你該不會想說,他就是陳飛宇吧?”

白凝霜攏了攏烏黑的秀髮,不置可否地道:“說不定,他真是陳飛宇呢?”

朱靈彤剛嗤笑一聲,突然又是一愣,他姓陳,還跟鬼醫門的白家關係密切,甚至白凝霜都把他安排進了自己的閨房入住,難道……難道他真的是陳飛宇?

想起父親口中陳飛宇的種種神奇事蹟,朱靈彤心裡怦怦直跳,緊緊盯著已經走到大堂裡的陳飛宇。

此刻,陳飛宇立足大堂門口,環視一圈,突然眼睛一亮,邁步想大堂角落走去。

而那裡,正是白凝霜和朱靈彤所在的地方。

因陳飛宇格格不入的著裝,周圍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陳飛宇的動作,頓時一陣輕蔑,這裡有多少官二代、富二代都冇敢去搭訕兩女,這小子一點逼數都冇有,剛進來就想去泡白、朱兩家的千金小姐,怕是他吃個閉門羹都是輕的。

眼看著陳飛宇已經快走了過去,突然,眾人隻見白凝霜站了起來,嫋嫋婷婷向酒駕走去。

眾人暗自好笑,肯定是白凝霜發現了那小子的舉動,為了避免被那小子糾纏,才及時抽身離開。

朱靈彤看著白凝霜的背影也有些奇怪,白凝霜連閨房都安排他住進去了,關係應該很好纔對,怎麼會突然離開?而且,他到底是不是陳飛宇?

突然,一個略微熟係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又見麵了,如果我冇猜錯,應該是你派人送我請柬的吧?”

朱靈彤扭頭看去,隻見陳飛宇坐在了白凝霜原先的位置上,嘴角帶著一名玩味的笑意。

她心裡一跳:“請柬的確是我送的。”

說完後,朱靈彤睜大靈動的雙眸打量著陳飛宇,心裡暗暗奇怪,他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應該不會是那個傳說中殺伐果斷的陳飛宇吧?

原先不少暗暗關注這邊動靜的人頓時一陣驚奇,朱靈彤非但跟他搭上話了,而且還冇把他趕走,暈,什麼情況?

突然,白凝霜重新走了回來,纖纖玉手端著兩杯紅酒,一杯酒遞給陳飛宇的同時,隨意地坐在了陳飛宇的身邊。

陳飛宇伸手接過呡了一小口,鼻端酒香與女兒體香混合在一起,心中一蕩,讚歎道:“美酒在手佳人在旁,不亦樂乎?”

白凝霜俏臉浮上一抹紅霞,嗔了陳飛宇一眼,美的不可方物。

朱靈彤能明顯察覺到,白凝霜和他的關係絕對不一般,他既然能入得了白凝霜的法眼,難道他真是陳飛宇?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長大了嘴,白家堂堂千金小姐,整個文蘭省最漂亮的女神之一,怎麼跟那小子那麼密切?他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從冇在文蘭省見過?

一時之間,眾人議論紛紛,都在猜測著陳飛宇的身份。

“白大少,那個陌生的少年,看起來和白小姐關係不錯,他是什麼人?”一個文蘭省有名的富二代,向著白敬豪驚訝問道。

周圍幾個人紛紛向白敬豪投去好奇的目光。

白敬豪哪裡會把陳飛宇的身份說出來,隨口道:“他是凝霜的朋友,我跟他不熟,不提他了,來,我們繼續喝酒。”

另一邊,蛇正濤遠遠地看著兩美身邊的陳飛宇,頓時不爽地哼了一聲,邁步走了過去,他倒要看看,是哪個人不長眼,敢去泡他蛇少喜歡的女人!

此刻,陳飛宇放下酒杯,對朱靈彤問道:“你請我來的目的是什麼?”

白凝霜向朱靈彤投去好奇的目光。

朱靈彤俏臉莫名一紅,心虛地道:“相遇就是有緣,我們也算是朋友,我隻是想起來,還冇問過你真正的名字,所以才請你過來參加宴會,正式認識一下。”

她一開始的真正目的,隻是對陳飛宇有些好奇,想請他過來,搞清楚他和白家的真正關係,可是現在,朱靈彤腦子裡翻來覆去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搞清楚他究竟是不是陳飛宇。

“我的名字啊?我叫陳非。”陳飛宇舉起酒杯笑了笑。

他來之前就已經想好了,朱家和蛇家關係密切,太早說出名字隻會打草驚蛇,不如說出化名,來暫時掩人耳目,說不定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白凝霜先是一愣,接著白了陳飛宇一眼。

朱靈彤愕然道:“陳飛?哪個飛?”

“是非的非,陳非。”

“陳非……”朱靈彤心裡頓時一陣失望:“看來你不是陳……算了,我覺得你這個名字不太好,是非的非,你身上是非肯定不少。”

“我不是是非之人。”陳飛宇搖晃了下高腳杯裡的紅酒,飄出濃鬱酒香,玩味笑道:“可是總有是非找上我,就比如現在,就有人想來找我的麻煩。”

朱靈彤和白凝霜一愣,突然,隻見蛇正濤大步走了過來,氣勢淩人!

他先向兩女點點頭算是問好,接著站在陳飛宇麵前,居高臨下道:“你叫陳非?”

蛇正濤作為宗師強者,耳力很強大,剛剛走來的時候,恰巧聽到了陳飛宇和朱靈彤的對話,所以知道陳飛宇的名字。

朱靈彤一陣無語,還真有是非找上門來,蛇正濤可不是易於之輩,不過有白凝霜撐腰,陳非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