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負手而立,冷笑,不答,隻是神色輕蔑。

山子凡以為陳飛宇默認了,冷哼一聲,說道:“就算你真的是‘半步宗師’,在我山子凡麵前,也彆想討的便宜,同樣是‘半步宗師’,方家有數百年的傳承,可以學到諸多失傳的秘技,你區區陳飛宇,又有什麼資格,來跟我鬥?”

眾人紛紛點頭,山子凡說的不錯,就算實力相同,但是招式、經驗、武學等等方麵,也會有很大的差異。

而方家,無疑是這些方麵的佼佼者。

山子凡冷笑,神色陰沉,突然說道:“忘了告訴你,先前被你殺死的於廣平,他是我師弟,今天,我就要取你性命,為我師弟報仇雪恨!”

陳飛宇恍然大悟,第一次來了興趣,挑眉笑道:“你可知道,你師弟被我一招秒殺?”

山子凡怒氣一閃而過,撇嘴冷聲道:“那又如何,我師弟隻不過是‘通幽’中期境界而已,我同樣可以秒殺。”

陳飛宇笑,輕笑,突然,昂首高聲說道:“在我眼中,你和你師弟冇什麼區彆,我陳飛宇在此立誓,一招不敗你,當場自儘。”

此言石破天驚!

眾人儘皆驚撥出聲,甚至相互議論紛紛。

“山子凡已經說過了,陳飛宇也是‘半步宗師’,和山子凡頂多五五開,更何況山子凡還是方家的人,擁有諸多傳承數百年的秘技,陳飛宇怎麼可能一招秒殺?”

“陳飛宇太托大了,麵對一位‘半步宗師’的強者,竟然敢妄言秒殺,真是狂妄的可以。”

“這就叫做初生牛犢不怕虎,肯定是年紀輕輕,就做出一番事業,讓他飄飄然了,纔會這樣囂張,等下真正交手起來,看陳飛宇怎麼收場。”

古一然也擔憂地道:“陳神醫這樣托大,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許青山搖頭,雖然也疑惑,但依舊說道:“陳神醫是天縱之才,不能以常理度之,他既然這麼說,那就肯定有把握,咱們看下去就是了。”

古一然點點頭,也隻能如此。

場中,山子凡神色憤怒,突然揚天狂笑兩聲,說道:“好,我就看看,你怎麼一招秒殺我!”

“廢話少說,那就來吧。”陳飛宇笑道,眉飛色舞。

山子凡不虧是“半步宗師”的強者,雖然心裡恨陳飛宇入骨,但是麵對強敵,立馬收斂了情緒,神色平靜如淵,周身氣機圓轉內斂,周身衣服無風自動,但看氣度,就已經勝過剛剛牧子葉很多。

眾人紛紛驚歎於“半步宗師”的強大。

至於陳飛宇,負手而立,神態懶散,什麼表示都冇有。

突然,山子凡動了,輕喝一聲,周身衣服鼔蕩,身軀彷彿化成一個巨大的氣球,快速無比地朝陳飛宇激射而去,及至半途,上身衣服承受不住強大的內勁,“砰”的一聲,四散爆裂,無數衣服碎屑,彷彿化作淩厲的暗器,從四麵八方朝陳飛宇打去。

數量之多,彷彿漫天花雨,陳飛宇根本避無可避!

“這一招漫天花雨是我的絕學,曾經靠著這一招,擊退過兩位‘半步宗師’的圍殺,陳飛宇,你死在我這一招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山子凡眼中頓現得意之色。

周圍眾人更是驚撥出聲。

方玉達搖頭冷笑,得意道:“就算在‘半步宗師’的境界之中,山子凡都是能排在前麵幾位的強者,他含怒出手,威力何等強大?陳飛宇竟然敢如此托大,真是取敗之道,如此狂妄的人,根本就冇資格,成為本大少的對手。”

挾帶著山子凡強大氣勁的衣服碎片在前,山子凡本身拳頭緊隨在後。

雙重打擊下,眼看著陳飛宇就要當場斃命。

蘇映雪更是擔憂的驚呼一聲。

突然,在漫天花雨中,陳飛宇伸出食指,屈指一彈,一道磅礴劍氣,頓時噴湧而出,周圍漫天的衣服碎屑,碰到這道劍氣後,頓時紛紛化成了碎末。

“嗤!”

劍氣而來,強烈的破空之聲大作。

天上地下,彷彿隻有這一道劍氣,亙古長存!

山子凡神色大變,他的直覺告訴他,這道劍氣非常危險,足以對他的生命構成威脅。

危急關頭,山子凡大喝一聲,運起全身內勁彙聚拳身,猛然砸在了劍氣之上。

頓時,爆發出“砰”的一聲,宛若炸雷。

眾人心驚膽戰,連忙朝山子凡看去。

劍氣消散,山子凡也悶哼一聲,向後倒退了數步,臉色有些蒼白。

雖然有些狼狽,但也僅僅隻是倒數數步而已。

山子凡感覺體內氣血翻湧,深吸一口氣,壓下翻湧的氣血,看向陳飛宇的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

他自問,他已經是“半步宗師”的頂級強者,但是全力一擊,竟然會被陳飛宇一道劍氣,迫的如此狼狽,這讓他自信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突然,方玉達哈哈大笑走了出來,站在山子凡的身旁,冷笑兩聲,說道:“諸位,剛剛你們也都聽到了,比試之前,陳飛宇曾言到,如果不能一招擊敗山子凡,他就當場自儘,現在,山子凡雖然處於下風,但還遠遠冇到落敗的境地,陳飛宇,你是否該履行自己的誓言了?”

說完後,方玉達挑釁地看了陳飛宇一眼,得意洋洋。

眾人這才紛紛恍然大悟,緊接著,一片嘩然,不約而同看向了陳飛宇,各個幸災樂禍。

“冇錯冇錯,陳飛宇的確說過這句話,大家可都聽到了。現在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把牛皮吹出去了,看他怎麼收場。”

“嘿嘿,這就叫做裝逼遭雷劈,活生生的例子啊。”

麵對眾人的嘲笑,陳飛宇立於原地,不言不語。

旁邊,謝勇國一拍大腿,懊惱地道:“飛宇怎麼如此托大,現在落下了把柄,這可如何是好?”

王虎軍神色間充滿了疑竇,搖搖頭,歎氣說道:“我也搞不清楚,陳飛宇到底是怎麼想的,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他這是主動把自己推入絕境了,年輕,還是太年輕了。”

另一邊,柳雲飛嗤笑,鄙夷道:“自作虐,不可活。陳飛宇還真是愚蠢透頂。”

當然,他可不認為陳飛宇真的會當場自儘,不過,看到陳飛宇吃癟,他打心裡幸災樂禍。

方玉達嗤笑一聲,繼續發難,笑道:“當然,當著大傢夥的麵,你大可以違揹你的誓言,隻不過,以後在明濟市,你陳飛宇的名聲,怕是要臭了。”

“你說完了嗎?真是聒噪。”陳飛宇突然鄙夷道。

方玉達皺眉,怒氣一閃而過,冷笑道:“陳飛宇,現在你已經成了眾矢之的,竟然還敢囂張,難道你敢否認,說一招秒殺山子凡,否則就當場自儘的人不是你嗎?”

“的確是我。”陳飛宇坦然承認。

“那你是打算違背誓言了?”方玉達哈哈笑道。

陳飛宇神色輕蔑,眼神斜覷,突然看向了山子凡,眼神冰冷,彷彿在看一個死人。

下意識的,山子凡向後不由自主退了一步,隨即反應過來,怒道:“陳飛宇,難道你還想繼續動手不成?”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說要秒殺你,又何須第二招?”陳飛宇揹負雙手,眼神之中,意氣風發。

“什麼?”

山子凡下意識問道。

“哈哈,陳飛宇,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你竟然還要裝腔作勢,真是貽笑大方……”方玉達哈哈大笑。

突然,他話還冇說完,隻聽“噗”的一聲,從山子凡的小腹,頓時爆出一團血霧,山子凡慘叫一聲,摔倒在地上掙紮著爬不起來。

異變陡生!

方玉達笑容戛然而止,神色僵硬。

眾人都愣愣的,冇有反應過來。

陳飛宇傲然立於原地,揹負雙手,居高臨下道:“一道劍氣,毀你丹田,碎你氣海,廢你修為,這不是秒殺,又是什麼?”

原來陳飛宇那一道劍氣,看似消散,實則趁機進入了山子凡的體內,等到時機合適,便會由內而外的引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頓時驚撥出聲,看向陳飛宇的眼神中,充滿了驚懼。

謝勇國鬆了口氣,接著哈哈大笑,說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他絕對不做冇把握的事情,痛快,真是痛快!”

王虎軍眼神火熱,看著陳飛宇,彷彿在看一塊美玉。

至於柳雲飛,更是大跌眼鏡,震驚不已,感覺自己又被陳飛宇給打臉了。

方玉達神色憤怒,胸中怒火燃燒,額頭青筋直冒,怒聲道:“不,這不可能,你和山子凡一樣,都是‘半步宗師’,怎麼可能秒殺他?”

“看來你對我的調查不夠,我是真正的宗師。”陳飛宇說道,眼神悲憫,彷彿在看傻逼一樣。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除了少數原先就知情的人外,剩下的眾人,紛紛陷入震驚之中。

方玉達臉色鐵青,說不出話來了。

“你方家欠我兩樣寶貝,不久之後,我會親上省城方家去取,希望方家不會讓我失望。”陳飛宇說道。

方玉達臉色再變,最終狠狠地哼了一聲,連牧子葉和山子凡也不顧了,含恨獨自離開。

陳飛宇立於眾人目光中心,似乎是在宣言,又似乎在敘述一個事實,說道:“從今而後,明濟市當以我為尊。”

眾人驚呼,但是無人不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