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姐……喂,小姐您還在聽嗎?”

手機裡傳來黑衣男子疑惑的聲音。

朱靈彤咳嗽兩聲,一邊拿著紙巾擦紅唇的奶茶,一邊吩咐道:“你給我盯好了,看他什麼時候從白家出來,出來後又會去哪裡,必須得一五一十給我查清楚。”

“小姐放心,一定圓滿完成任務。”黑衣男子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朱靈彤放下手機,又是疑惑又是驚訝地自語道:“那小子竟然真的去了白家,難道他在飛機上說的都是真的,白敬豪真的欠了他的錢不還?”

“不對不對。”朱靈彤連連搖頭,回想著陳飛宇在飛機上的每一句話,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他特地強調欠的是債,不是錢,這麼說,白家欠了他某樣東西?

嘿,有意思,能讓白家欠著不還的東西,一定非同小可,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讓白家如此寶貴,那個陳姓的小子最後又能不能拿到手,不過,以白家的地位與強大的實力,陳姓小子拿不到的概率很大。”

“什麼概率很大?

突然“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一名英姿勃發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呼吸綿長,眼中似有神光,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武道強者!

朱靈彤先是嚇了一跳,接著站起來埋怨道:“爸,你怎麼不敲門就走來,嚇我一跳。”

“我是你老子,來你房間還要敲門?”中年男子翻翻白眼,道:“閒話休提,你現在跟我去客廳見幾個人。”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朱靈彤的父親—朱紹軍,同時也是朱家的繼承人,彆看才四十多歲,一身實力已經到了“半步傳奇”境界,放眼整個文蘭省,都是數得上的強者!

“見什麼人?”朱靈彤下意識問了句,突然俏臉一板,又重新坐了下去:“難道又是蛇家的人?不見不見,冇什麼好見的。”

她之所以不願意見蛇家的人,是因為三年前蛇家三少蛇正濤見她一麵後,便開始了瘋狂的追求,搞得朱靈彤煩不勝煩,甚至無奈之下,直接跑到了海外留學。

今天她從海外留學回來的第一天,聽說又要見蛇家的人,從心底裡就升起一陣牴觸。

朱紹軍皺皺眉,道:“為了扳倒白家,現在我們急需要蛇家的協助,而且蛇家的蛇正濤長相端正、一表人才,年紀輕輕就到了‘宗師境界’,和你也門當戶對,有什麼不好的?”

“總之我就是不見。”朱靈彤噘著小嘴一陣委屈:“一想到蛇家的人經常與蛇為舞,我就起一身雞皮疙瘩,更彆提是見他們了!”

“胡鬨,見還是不見由不得你。”朱紹軍立即訓斥了一聲,接著又覺得自己語氣太重,態度一下子軟化下來,苦口婆心地勸道:“你放心,這次主要談論的,是關於對付白家的計劃,不是談你和蛇家聯姻的事情。”

“當真?”朱靈彤抬頭問道。

“那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朱紹軍冷笑一聲:“不出三天時間,我要白家一蹶不振!”

朱靈彤嚇了一跳,將白家扳倒,這在整個文蘭市來說,都是一件特彆大的事情,她想不關心都不行,到時候白家一蹶不振,那個陳姓小子應該就能如願討回自己的東西了。

一念及此,朱靈彤老老實實跟著父親去了客廳。

隻見客廳裡有著三個人,除了爺爺,也就是朱家的家主朱文覺坐在主位之外,還有一個老者一個青年人坐在沙發上。

朱靈彤恰巧都認識,那名老者叫做蛇金洪,是蛇家的“傳奇中期”強者,而那名青年,就是瘋狂追求她的蛇家三少蛇正濤。

蛇正濤見到朱靈彤,眼睛頓時一亮,快步迎了上去:“靈彤妹妹,我聽叔叔說你今天從國外回來,我就連忙放下手頭上的事情趕了過來,現在見到你風采更勝往昔,真是太好了。”

“第一,彆喊我那麼親熱,第二,我是否回來跟你也冇什麼關係。”朱靈彤翻翻白眼,徑直從他身邊走過去,來到爺爺跟前問好後,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拿起手機有一搭冇一搭地刷著頁麵。

明顯懶得搭理蛇正濤。

蛇正濤頓時一陣尷尬。

朱紹軍清咳兩聲,打圓場道:“既然大家都到了,那我就來說一下,現在正是我們扳倒白家絕無僅有的良機,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為什麼?”朱靈彤忍不住抬起頭,好奇問道:“白家是鬼醫門四大家族之一,如果我們扳倒白家,鬼醫門其他三大家族,尤其是龍家來替白家撐腰怎麼辦?”

她所說的,也正是朱家這幾十年來避免與白家正麵衝突的重要原因,就算真的打倒了白家,鬼醫門其他三大家族也絕不會置之不理,尤其是鬼醫門之首的龍家,據說族中強者如雲,絕對不是朱家所能夠抗衡的。

“靈彤這三年來一直在海外留學,不太清楚這段時間華夏武道界所發生的大事。”朱家家主朱文覺撫了撫頜下白鬚,道:“今年華夏武道界出了一個妖孽般的天才,名叫陳飛宇,他崛起的速度猶如流星一樣勢不可擋。”

“陳飛宇?”朱靈彤三年海外求學,基本上遮蔽了關於華夏武道界的訊息,搖搖頭道:“冇聽過這個名字,陳飛宇跟我們扳倒白家有什麼關係?”

“你有所不知,陳飛宇年紀輕輕,據說還不到20歲,實力就到了‘傳奇’境界。”朱文覺解釋道。

朱靈彤頓時驚撥出聲,不到20歲的“傳奇”強者,如果是真的,那簡直太恐怖了。

隻聽朱文覺繼續道:“非但如此,陳飛宇經常越級挑戰,就連‘傳奇後期’強者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朱靈彤這一下更是震驚的非同小可,張大小嘴道:“那個叫陳飛宇的人這麼厲害?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彷彿是覺得朱靈彤震驚的還不夠,朱文覺繼續道:“據說前些天,鬼醫門四大家族之間召開比試,陳飛宇以武家女婿的身份參加,你猜結果怎麼樣?”

“怎麼樣?”朱靈彤剛問出來,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道:“肯定是陳飛宇贏得冠軍是不是?”

“豈止是贏得冠軍?”朱文覺冷笑一聲,道:“陳飛宇還順道把龍家的‘傳奇後期’強者全給屠殺殆儘了。

另外,龍家出現一個‘先天’強者,跟陳飛宇一戰受了不輕的傷勢臨時逃走,以後肯定會報複陳飛宇和武家。

武家如今如臨大敵,和龍家一樣顧不上白家,而鳳家的實力,我們和蛇家加起來也不用擔心,所以現在正是扳倒白家最好的機會!”

朱靈彤震驚地長大了小嘴,龍家的“傳奇後期”強者全被屠殺殆儘?陳飛宇還能打傷“先天強者”,那個叫陳飛宇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厲害,這到底是天方夜譚,還是自己正在做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