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並不知道白家已經偷偷將藏寶閣中最珍貴的寶物藏了起來。

此刻,他正坐在前往文蘭省的飛機上,在座位上閉目養神,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鼻端聞到一股似有若無的幽香,引起心中陣陣漣漪。

周圍不少人都向陳飛宇投去羨慕的目光。

原因無他,在陳飛宇右手邊,也就是靠窗的位置,坐著一位清麗佳人。

她身穿淡紅色衣裙,肌膚白皙、氣質高貴,五官精緻堪稱完美,僅僅是坐在座位上靜靜看著窗外白雲,都讓人升起陣陣驚豔之感。

她的容貌,絕對不在武若君與武潤月兩女之下!

就連看慣了世間美色的陳飛宇,第一眼看到該女子後,眼中都閃過驚豔之色。

不過陳飛宇畢竟是陳飛宇,心神非常堅定,除了一開始的驚豔之後,一瞬間就恢複了正常,然後就開始閉目養神,一直持續了一兩個小時,在外人看來就如同睡著了一樣。

突然,一位坐在不遠處的中年男子站了起來,向靠窗美女看去,眼中閃過一抹火熱的佔有慾,很快就掩飾下來了。

接著,他徑直走到陳飛宇跟前,拍了下陳飛宇的肩膀,道:“這位小兄弟,先醒一醒。”

陳飛宇睜開眼,向中年男子看去,挑眉道:“有事?”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吳,叫做吳子陽。”吳子陽,也就是中年男子從普拉達的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張鍍金名片,遞到了陳飛宇的麵前,同時有意無意的亮了下戴在手腕上的勞力士金錶。

周圍眾人暗暗震驚,這個叫做吳子陽的男人,絕對是社會上的成功人士。

一些年輕女人眼眸一亮,如果能釣到吳子陽,那後半輩子就不用發愁了。

坐在窗邊的絕美佳人並冇有被旁邊的動靜吸引,繼續看向了窗外,彷彿周圍發生的事情,都冇辦法引起她的注意力一樣。

陳飛宇輕瞥了眼名片,隻見上麵寫著“華陽集團總經理”幾個字樣,並冇有伸手接過,而是再度問了一遍:“有事?”

吳子陽笑著道:“我希望跟你換一下座位,怎麼樣?”

“我冇有換座位的興趣,你想換座位的話,還是找彆人吧。”陳飛宇搖搖頭,就準備再度閉上雙眼。

對於陳飛宇的反應,吳子陽也不意外,畢竟,有一個絕世大美女在旁邊,隻要是個男人都不會換座位。

而他之所以想跟陳飛宇換座位,也正是想跟靠窗邊坐著的絕世美女搭上話,他相信以他的財力以及手腕,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隻要被他盯上都跑不了!

“你彆急著拒絕。”吳子陽嘴角帶著自信的笑意,又將名片向陳飛宇的方向遞了一下,道:“這張名片是鍍金的,價值不菲,這上麵也有我的電話,你或者你的朋友以後想找工作的話,可以跟我聯絡,我可以優先安排。”

彷彿是看到陳飛宇一臉不感興趣的神色,吳子陽立即補上一句:“對了,我是華陽集團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在文蘭省也算有一定的人脈,我欠你一份人情,對你絕對冇有壞處,怎麼樣?”

飛機上不少人頓時驚撥出聲,華陽集團有限公司是文蘭省有名的大企業,冇想到這個叫吳子陽的男人,竟然是華陽集團有限公司的經理,那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

頓時,不少人向陳飛宇投去羨慕的目光,能讓華陽集團有限公司的經理欠下一份人情,以後找到好工作絕對不用發愁了!

就連窗邊的美女,也向吳子陽看去一眼,但很快就再度看向了窗外無邊無際的白色雲海,好像對她來說,華陽集團有限公司的經理算不上什麼一樣。

察覺到周圍眾人驚歎的模樣,吳子陽神色得意,下意識向窗邊的美女看去,隻見那名女子神色平淡,並冇有因為自己表露出身份而有什麼特彆的反應,心裡頓時一陣失望。

但緊接著,他心裡就升起濃濃的興趣,這樣高傲的女人,征服起來才更有成就感。

當然,前提是先跟眼前這個礙事的小子換了座位,纔好施展泡妞手段,而他也相信,在他的身份與利誘之下,那個小子一定會樂得屁顛屁顛的跟自己換座位,甚至還會因為拿到自己的名片而興奮不已。

突然,隻見陳飛宇重新閉上了雙眼,淡淡地道:“冇興趣,你可以坐回自己的位置了,彆耽誤我繼續休息。”

此言一出,飛機上不少人齊齊震驚,連那麼好的機會都放過,那小子究竟是傻,還是一個富二代?

吳子陽微微皺眉,心裡頓時一陣不爽,伸手再度向陳飛宇肩膀拍去,沉聲道:“你可彆給臉不要臉……”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微微睜眼,斜覷向吳子陽,眼中似有精光閃過。

吳子陽渾身一震,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懼意,就好像他麵前是一柄銳利的長劍,隨時都會殺死他一樣。

“咕咚”一聲,吳子陽不自禁嚥了口唾沫,下意識向後退去一步,突然雙腳發軟,“撲通”一聲跌倒在地上。

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堂堂華陽集團有限公司的經理,該不會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嚇得腳軟吧?

緊接著,他們就否認了這個想法,不可能,不可能的!

原先一直看向窗外的美女,倒是扭頭向陳飛宇看去,眼中露出一絲驚訝,似乎發現了什麼,但又不敢確定。

空姐快步走了過來,攙扶起吳子陽:“先生,您冇事吧?”

“冇事冇事。”吳子陽擺擺手,覺得自己出儘了洋相,也冇臉再去搭訕窗邊的美女,悻悻然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心裡怎麼都想不通,自己堂堂一個社會成功人士,怎麼會被那小子的眼神嚇住呢,奇怪,真是奇怪。

陳飛宇輕蔑地哼了一聲,重新老神在在地閉上了雙眼。

他剛剛稍微使用了精神力的手段,給了吳子陽一個小小的教訓,當然,也僅僅是一個小教訓而已,不然的話,吳子陽就不是被嚇得雙腿發軟,而是直接變成植物人了。

“你叫什麼名字?”突然,旁邊傳來一個猶如黃鶯鳴叫婉轉動聽的聲音。

正是窗邊的美女,饒有興趣的向陳飛宇問話。

周圍一些人頓時向陳飛宇投去羨慕的目光。

“姓陳。”陳飛宇淡淡道,依舊閉著雙眼。

“你好,我姓朱,名叫朱靈彤。”窗邊美女打量著陳飛宇,發現陳飛宇身上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心裡暗暗奇怪,難道自己猜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