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宇,後天你就要去白家了嗎?”

武潤月推開門走了進來,手裡端著一碗參茶,那是給陳飛宇調理身體用的。

“不錯。”陳飛宇從床上跳下來,伸手接過參茶,喝了兩口,道:“白家很有可能藏有珍稀藥材,去了就有希望,這是你親手熬製的參茶嗎,很不錯。”

武潤月心裡甜滋滋的,坐在了桌子旁邊,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有些欲言又止。

陳飛宇敏銳地發現了她的異狀,挑眉問道:“怎麼,你擔心我去白家遇到危險?”

武潤月點點頭,接著又搖搖頭,道:“白家見識過你的實力,就算不想讓你在藏寶閣裡挑選寶貝,也不會正麵阻止你。”

陳飛宇認同了武潤月的話,但這樣一來,他就更加奇怪了:“那你擔心什麼,擔心白凝霜被我拐回來,再給你增加一個姐妹?”

武潤月切了一聲,翻著白眼道:“你要是真把白凝霜拐回來,我還能攔著不成?”

“那你擔心什麼?”

武潤月想了想,道:“你所有不知,白家身處文蘭省。”

“文蘭省有什麼問題嗎?”陳飛宇好奇問道,文蘭省是華夏相當靠南的省份,氣候宜人、水產豐茂,是華夏的魚米之鄉,當然,能夠孕育出白凝霜那等絕世美女的地方,自然人傑地靈。

“文蘭省冇什麼問題,可是在文蘭省南邊,就是毗鄰的明豐省。”武潤月憂心忡忡。

明豐省是華夏最靠南的邊境省份,俗稱有著南疆十萬大山,不但民風剽悍,還流傳著種種神秘莫測的蠱術,而雄霸明豐省最強大的家族,就是跟陳飛宇有著血海深仇的南疆蛇家!

所以一聽到武潤月說起明豐省,陳飛宇就立馬反應過來:“你擔心我會遇到蛇家的人?”

武潤月點點頭承認:“不同於龍家在安清省的一家獨大,在文蘭省內,還有一個家族能夠和白家相抗衡,而偏偏那個家族和明豐省蛇家關係密切,以至於蛇家的勢力已經擴展到了文蘭省。

你到時候去了文蘭省,萬一遇到蛇家的人,雖然不怕,但終究是個麻煩,而且以目前的情勢來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陳飛宇正巧喝完了參茶,把茶盞放在桌上,自信地笑道:“如果真遇到蛇家的人,就不是我擔心麻煩了,而是輪到蛇家擔心會不會被我給滅了。”

當初在長臨省的時候,柳雲飛連同蛇家的人一起綁架過韓木青威脅他,另外,在中月省陳飛宇和岑家的決戰中,蛇家也派出不少強者協助岑家。

對於陳飛宇來說,他和蛇家早已經不死不休,要不是蛇家地處南疆邊陲,距離非常遠,再加上陳飛宇手上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他早就前往南疆蛇家報仇了。

如果能在文蘭省遇到蛇家的人,對他來說剛剛好,畢竟要前往海外搶奪“天使的眼淚”,還有一個月時間呢,這段時間除了修煉打通“玄通竅”之外,也總得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做。

看著陳飛宇自信的樣子,武潤月忍不住站了起來,一下子抱住陳飛宇,俏臉緊貼著陳飛宇的臉頰,閉著眼道:“你啊,還是這麼自信,總之,平安回來。”

感受到懷中佳人對自己的依戀,陳飛宇拍了下她的後背,笑著點點頭。

後天,陳飛宇便獨自乘坐飛機,前往了文蘭省,打算去白家藏寶閣一尋珍貴藥草。

與此同時,白家內部正處於一種緊張焦急的氣氛之中!

白家金碧輝煌的大廳內,白明琨坐在族長的位置上,看著站在前麵的白敬豪,陰沉著臉道:“陳飛宇今天就會來白家,你想到什麼辦法,能阻止陳飛宇去藏寶閣挑揀寶物嗎?”

藏寶閣是白家千年底蘊所在,不但有種種奇珍異寶、珍惜藥草、文玩古物,甚至還有不少武學秘籍,是白家最最最重要的地方。

可是現在,陳飛宇卻要來白家藏寶閣任意挑選三件寶物,這對白家來說,絕對是一件非常大的損失!

白明琨作為白家族長如何不怒?恨不得狠狠打白敬豪幾個巴掌出氣。

白敬豪神色尷尬,道:“在萬毒林的時候,陳飛宇曾一個人獨戰兩位‘傳奇後期’強者並將其斬殺,足見陳飛宇實力強大,想要強行阻止陳飛宇去藏寶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我們當初和陳飛宇在萬毒林的時候,我和凝霜都要經常性的服下‘解毒丹’,來抵禦萬毒林中無處不在的毒素,可陳飛宇在萬毒林中卻遊刃有餘,還能藉助萬毒林的毒素來對敵,可見對陳飛宇下毒也冇什麼用。”

白凝霜連連點頭,陳飛宇的強大有目共睹,在她心裡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

“所以,你的意思是,冇辦法阻止陳飛宇去藏寶閣?”白明琨眼中怒意暴漲,一聲廢物就要喊出來,又硬生生給忍住了,隻是怒哼了一聲,表達自己的不滿:“下次再跟人打賭的時候,記得認清楚敵我雙方實力的差距,不然的話白家再大的家底,也總有一天要被你給敗光!”

“是是,爺爺教訓的是。”白敬豪神色越發的尷尬,生平第一次覺得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小心翼翼地道:“我覺得,我們可以提前把白家藏寶閣裡最珍貴的寶物藏起來,讓陳飛宇找不到。

這樣一來,就算被陳飛宇挑走三件物品,對白家來說,雖然依舊是損失,但也不是不能承受的事情。”

白凝霜一驚,提前轉移白家的寶物,這不是耍賴嗎?

白明琨冷笑一聲:“你當我冇想到嗎,我昨天就讓人把‘萬翠珠’、‘天嘯訣’、‘寒霜奇岩’等都轉移到了密室了。”

白敬豪立即鬆了口氣,豎起大拇指道:“爺爺英明!”

“那是當然。”白明琨吹鬍子道:“要是像你這樣腦子反應這麼慢,怕是等陳飛宇來了,還在糾結該把什麼寶貝藏起來呢。”

白敬豪撓撓後腦勺,隻能尷尬地賠笑。

白凝霜秀眉微皺,總覺得爺爺這樣做有點不厚道。

“另外,朱家和蛇家最近蠢蠢欲動,怕是暗中有什麼針對白家的計劃。”白明琨吩咐道:“等把陳飛宇這尊瘟神送走後,你立即派人去盯著朱家。”

他口中的朱家,就是能夠在文蘭省與白家分庭抗禮的家族。

一提起正事,白敬豪神色一正,立即道:“是,我明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