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身人海的大堂之中,鴉雀無聲。

眾人看著穩坐原位的陳飛宇,心中充滿了震驚與費解,難以相信,麵對名震華夏的紅頂商人古一然,以及軍區大佬王虎軍,陳飛宇怎麼還敢坐在原位一動不動,而古一然和王虎軍卻又認為理所當然?

難道,陳飛宇的背景,已經深厚到這樣的地步?

眾人已經不敢繼續往下想。

至於剛剛方玉達到來時產生的震撼之意,眾人已經完全拋出腦海了。

蘇山鳴又是震驚又是欣慰,喃喃自語道:“雖然早就知道飛宇不是池中之物,但是怎麼都想不到,連古老和王虎軍都對飛宇這麼看重,看來我之前還是低估了飛宇,以後他的成就,絕對不可限量啊。”

反觀蔣天虎、成仲等人,各個揚眉吐氣,喜笑顏開,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豈一個爽字了得?

“古老,許老,連你們也來了?”

蘇映雪乖巧地站起來,含笑問好。

“今天是你爺爺的大壽,憑著你和陳神醫的關係,我們自然要來捧場。”古一然嗬嗬笑道。

此言一出,算是坐實了他是完全衝著陳飛宇的麵子纔來的,原本還有些存疑的眾人,再度震撼了一把。

蘇映雪羞喜之下,俏臉頓時變得紅潤起來,乍喜榨嗔地白了陳飛宇一眼。

方玉達看到這一幕,心中嫉妒非常,雙眼中彷彿都能噴出火來,嫉恨之下,返回自己的座位上,狠狠飲了杯酒,把酒杯重重拍在桌子上,顯然心中憤怒異常。

劉鈺君和蘇文峰坐在一旁,嚇得噤若寒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嗬嗬,陳神醫和映雪姑娘稍待,我倆先去給蘇老賀壽。”古一然嗬嗬笑道,和許青山對望一眼,一同向蘇山鳴走去。

“我也去。”

王虎軍應了一聲,同樣帶著秦淩菲走了過去。

蘇山鳴不敢怠慢,甚至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連忙整理下衣襟,快步迎上去,和古一然、王虎軍等人見禮,蘇彥軍侍立在一旁,隻是神色中,充滿了悔恨。

“早知道陳飛宇的人脈這麼強大,我乾嘛還得執著讓映雪嫁給方家?媽的,現在吃力不討好,再把映雪嫁到方家,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但是現在又得罪了陳飛宇,映雪心裡估計也在記恨我,真是裡外不是人。”

蘇彥軍的心裡,湧現出濃濃的悔恨,突然恨恨的瞪了劉鈺君一眼,要不是這個敗家老孃們,哪裡會生出有這麼多的事端?

劉鈺君似乎也知道自己錯了,臉上火辣辣的,羞愧地低下了頭。

角落座位上,謝勇國又是驚訝又是興奮地道:“飛宇,你竟然和古一然老爺子的關係這麼好,又讓我吃驚了一把。”

古一然是華夏國內鼎鼎有名的紅頂商人,如果能憑藉著陳飛宇的關係,和古一然攀上生意,那對謝家來說,絕對有百利而無一害。

秦元偉點點頭,同樣很興奮。

陳飛宇看他倆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在打什麼主意,呡了一口酒,笑道:“待會古一然肯定會過來,到時候你們能不能和古家合作,又合作到何等地步,就端看兩位的能耐了。”

謝勇國和秦元偉對視一眼,互相點點頭,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勢在必得。

不止是他倆,現場大堂中,有不少人都是總經理、董事長或者某個企業大股東這樣的身份,同樣也想和古一然攀上交情,達成合作。

但是他們也知道,冇有謝家或者是秦家這樣的資本,根本就冇資格和古家做生意。

很快,古一然、王虎軍等人和蘇山鳴祝壽完,蘇彥軍及時插話,恭敬地說道:“古老、王將軍,你們可是蘇家拜神求佛都求不來的貴客,還請上座,讓蘇家一儘地主之誼。”

古一然和王虎軍對視一眼,他們可都是人精,看到陳飛宇被安排在角落,就知道蘇彥軍和陳飛宇關係不對付。

想到這裡,他們態度反而冷淡下來,古一然客氣地笑道:“上座就免了,老夫這次是衝著陳神醫來的,陳神醫坐哪裡,老夫自然也坐哪裡,你說呢,王將軍?”

蘇彥軍的臉色霎時變得十分難看。

“理應如此。”王虎軍點頭,兩人相視一眼,然後和許青山、秦淩菲,四個人一同向陳飛宇所在的位置走去,完全不給蘇彥軍麵子。

當然,以他們的身份地位,也的確不用給蘇彥軍麵子。

他們走過去後,徑直在陳飛宇那一桌坐下,謝勇國和秦元偉兩人,立即熱絡地向古一然等人敬酒,打算先攀上交情再說。

隻有秦淩菲悄悄打量著蘇映雪,她本就是極為漂亮美豔的軍花,對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但是看到蘇映雪後,眼中依然閃過一絲驚豔。

“聽首長說陳飛宇和謝家的謝星軒關係曖昧,但是現在他又成了蘇映雪的未婚夫,哼,男人果然冇一個好東西。”

秦淩菲看向陳飛宇,翻白眼切了一聲。

另一邊,蘇彥軍臉色慘白,欲哭無淚。

“唉,我早就告訴過你,陳飛宇絕非池中之物,把映雪嫁給他,是最好的選擇,也能讓蘇家的利益得到最大化,之前你不聽,現在後悔了吧?”蘇山鳴搖搖頭說道。

蘇彥軍神色羞愧,心裡更加悔恨。

蘇山鳴看著這個自以為聰明的兒子,歎了口氣,說道:“古老和王將軍都是名震華夏的大人物,如果真讓他們坐在角落的位置,先不說會得罪他們,單單這件事情傳出去,以後蘇家也會成為明濟市的笑柄,我看飛宇也不像是不講理的人,你現在去給飛宇賠罪道歉,讓他原諒你,說不定還能挽回,不然,可就真的遲了。”

“爸,我知道了。”

蘇山鳴立即反應過來,快步追上,來到陳飛宇等人的身邊,滿心想插話,給陳飛宇等人換個座位,但是偏偏冇人搭理他,急的抓耳撓腮,顯得又尷尬又可笑。

還是蘇映雪看不過去了,再怎麼說,蘇彥軍也是她父親,小手輕輕推了下陳飛宇,向蘇彥軍努努嘴,使了個眼色。

陳飛宇這才放下酒杯,微微看了蘇彥軍一眼。

蘇彥軍大喜,連忙趁機說道:“陳……飛宇,之前是我錯了,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你是潛龍,得罪之處,還請你看在映雪的麵子上多多海涵,你看,古老、王將軍、秦先生以及謝家主等人,都是身份尊貴的貴客,讓他們坐在這裡,於情於理都不合適,能不能請你跟古老先生等人,一起換個座位?”

頓時,在座各位,包括古一然等人,全都看向了陳飛宇和蘇山鳴。

顯然,他們以陳飛宇的意見為主。

同時,不少人都在注視著這裡的情況,蘇山鳴作為堂堂蘇家的家主,雖然當眾向陳飛宇這個晚輩道歉,但是眾人反而覺得他做的很對,因為很明顯,陳飛宇勢大!

“能屈能伸,纔是做大事的人,陳飛宇的背後有古家、軍方以及省城秦家、謝家的支援,就算是蘇家,也不得不服軟。”

眾人如是想到。

在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突然伸了個懶腰,笑道:“不必了吧,我覺得這裡就挺好的,清靜,冇什麼人打擾。”

蘇山鳴臉色微變,陪笑道:“飛宇,再怎麼說,我父親和你師父也有交情,而且你和映雪也訂下了婚約,咱們也算是自己人,自己人嘛,互相之間難免慪氣,但是哪有一直記仇的?映雪,你說對不?”

他突然看向了蘇映雪,想讓蘇映雪幫襯兩句。

蘇映雪歎了口氣,心裡一軟,還是勸道:“飛宇,我爸說的其實也有道理,給他一次機會,好嗎?”

陳飛宇微微有些猶豫,似乎是在考慮。

蘇彥軍大喜,心裡第一次覺得蘇映雪這個女兒是那麼貼心,連忙趁熱打鐵說道:“對對對,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再說今天是你們蘇爺爺的壽誕,這麼重要的場合,要是怠慢了古老、王將軍等人,那就美中不足了。”

陳飛宇眉頭舒展,蘇彥軍還以為陳飛宇答應了,心中不由大喜。

隻聽陳飛宇站了起來,負手而立,挑眉問道:“第一,我和映雪之間的婚約,你現在可認?”

“認認認,絕對認。”蘇彥軍忙不迭地點頭,他深知,現在這種情況,再堅持讓蘇映雪嫁給方家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既然上不了方家的大船,那隻能儘力挽回陳飛宇這艘巨輪,對於方家來講,說不定還能因禍得福。

蘇映雪頓時喜不自勝,心中羞澀喜悅,再加上先前喝了幾杯清酒,朱顏酡紅,美豔無雙。

方玉達憤怒之下,重重哼了一聲。

陳飛宇神色不變,反而氣勢更加淩人,繼續說道:“第二,蘇家未來繼承人的身份,現在就傳與蘇映雪,你可同意?”

蘇映雪驚撥出聲,看向陳飛宇的眼中,充滿了感激。

蘇彥軍臉色頓時一變,不遠處,劉鈺君和蘇文峰瞬間憤怒,劉鈺君更是騰地站起來,大怒道:“老孃不同意!蘇彥軍,你要是敢答應,老孃跟你冇完!”

陳飛宇聽而不聞,眼神斜睨,看著蘇彥軍,再度問道:“你可同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