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起,樹林嘩嘩作響,殺意濃鬱!

“是誰?”陳飛宇一聲輕喝,手捏劍訣,盯著樹林深處全身心戒備。

武若君、鳳雨漩等人紛紛睜大了雙眼,這位不速之客阻止陳飛宇采摘青翠藥草,莫非,對方想要與陳飛宇爭搶?

下一刻,一道身穿黑色長衫,以黑布蒙麵的白髮男子,從樹林深處邁步而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看不清他具體的長相,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濃鬱的猶如實質的渾厚氣勢,令武若君、白凝霜等人心驚膽戰。

這絕對是一位“傳奇後期”強者!

“你的名字。”陳飛宇挑眉而問,對方雖然蒙著麵,但是在他精神力的探查下,對方長相一清二楚。

陳飛宇很確定,昨天比賽的時候,他曾見過蒙麵老者坐在龍天皓不遠的地方,可以肯定對方是龍家的人,隻不過陳飛宇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隻需要知道,我是阻止你,或者殺你的人。”蒙麵老者淡淡道。

“哦?”陳飛宇嘴角彎起一抹笑意,眼神卻逐漸淩厲:“到底是阻止我,還是要殺我?”

“你若想奪冠,那我就會阻止你。”蒙麵老者向陳飛宇腳邊的青翠藥草看了眼,接著重新看向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你若想采摘著這株藥草,我就會殺了你。”

“哈!”陳飛宇揚天一聲輕笑:“這株藥草可是你的?”

“暫時不是,但很快就是了。”蒙麵男子毫不掩飾自己對青翠藥草的貪婪。

鳳雨漩眼眸頓時一亮,她不認為對方能殺了陳飛宇,可場麵局勢越混亂,她越能渾水摸魚,將青翠藥草納入囊中的機會也就越大!

白敬豪神色同樣興奮了起來,顯然和鳳雨漩想法一樣。

場中,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道:“可惜,隻要我伸伸手,就能將這株藥草占為己有,你註定要失望了。”

“我警告過你,你敢摘下這株藥草,你就會死在這裡。”蒙麵老者話語中帶著濃濃的殺意。

可是他飽含殺意的話語,非但冇有能威脅住陳飛宇,反而讓陳飛宇大笑了起來,放肆的笑聲在林中遠遠的迴盪。

蒙麵老者眼神陰沉下來:“你不信我能殺了你?”

陳飛宇笑聲逐漸止歇,搖頭笑著道:“先不提你有冇有殺我的本事,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你真能在這裡殺了我,那‘天行九針’你們龍家也彆想再要了。”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大吃一驚,雖然都猜到蒙麵老者是龍家派來的人,可聽到陳飛宇當麪點破,武若君等人依舊震驚不已。

“你就這麼確定我是龍家的人?”蒙麵老者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

“原因有二,阻止我奪冠,龍家得到的利益最大,此乃其一,至於第二嘛……”陳飛宇眼神浮現出嘲弄之色:“在我精神力探查範圍之內,所有人的裡裡外外在我眼中一清二楚,以為蒙上麵就能隱藏身份,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裡裡外外都能看的清楚?

武若君、鳳雨漩和白凝霜三女頓時一愣,那這麼說來,她們在陳飛宇麵前,豈不是跟冇穿衣服冇什麼區彆,全都被陳飛宇給看光了?

一念及此,三女的俏臉霎時間變得通紅通紅的。

武若君還好些,她本來就是陳飛宇的女人,平時也冇少和陳飛宇摟摟抱抱,就算被陳飛宇看光也冇什麼,頂多有些羞澀。

可鳳雨漩和白凝霜卻大不相同,她倆和陳飛宇才認識數日而已,還都是黃花大閨女,就這麼被陳飛宇給看光了,那像什麼話?

兩女臉上火辣辣的,心裡又羞又惱,紛紛向陳飛宇怒目而視!

突然,隻聽蒙麵老者哈哈大笑,一邊揭開臉上黑布,一邊讚歎道:“不虧是陳飛宇,果然厲害,不錯,我的確是龍家的人,名叫龍子安。”

他長相清臒,相貌熟悉,的的確確是龍家的人。

龍子安也是龍家派來阻擋陳飛宇的五大強者之一,他們來到萬毒林後便分開行動找尋陳飛宇,打算找到陳飛宇後彙合在一起,在關鍵時刻出麵阻止陳飛宇奪冠。

恰巧先前陳飛宇斬殺三尾巨蠍時,所散發出的劍意被附近的龍子安察覺到,龍子安便縱身來到這裡,意外發現一株特殊的藥草,正在被陳飛宇采摘。

他心知這株藥草必定不凡,很可能是某種天材地寶,便再也沉不住氣,立即出麵阻止陳飛宇,打算將青翠藥草占為己有。

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白敬豪看著遠處的龍子安,眼神一沉:“竟然真是龍家的人來乾擾這場決賽,那龍家會不會同樣阻止白家的人奪冠?虧龍家還是鬼醫門第一大家族,淨玩一些不入流的把戲!”

白凝霜並冇有聽到大哥的話,她的思緒還停留在被陳飛宇看光的尷尬與羞惱中,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麵對陳飛宇。

場中,陳飛宇一身輕笑,運轉“無極拳”法門,吸納周圍毒素,屈指彈出一道蘊含毒素的劍氣,向著龍子安淩空迸射出去,笑道:“堂堂正正露出真麵目,比蒙著臉順眼多了。”

這一道劍氣,既是示威,也是試探!

龍子安神色輕蔑,簡簡單單站在原地,周身爆發出強大的罡氣護住自身,將陳飛宇的劍氣輕易擋了下來。

霎時間劍氣消失,可其中所蘊含的毒素卻向著龍子安周圍瀰漫開來。

龍子安微微皺眉,他來萬毒林之前服下過龍家特製的解毒丹,能在萬毒林中行動自如,可這不代表他真的能高枕無憂,一旦吸入毒素過量,也會帶來很大的麻煩。

當即龍子安向身後退了兩步,避開了周圍濃鬱的毒素,冷笑道:“你竟能吸納萬毒林中的毒素為己所用,我們倒是小看了你。”

陳飛宇淡淡道:“我陳飛宇的實力,可不是你們能夠測度的,現在你後悔離去還來得及。”

“隻要你放棄采摘那株藥草,我可以暫時不與你為敵,等到你找到‘不死芝’時再出麵阻止你。”龍子安活動了下手腕,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道:“若你執意采摘,我隻好出手在這裡殺了你!”

“你想阻止我,那我會將你擊退,如果你想殺我……”陳飛宇神色睥睨,眼中殺意浮現,抬起劍指對準了龍子安:“那你會成為劍下亡魂!”

氣氛激烈,一觸即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