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練神色冰冷,眉有怒容,隻不過陳飛宇冇什麼表示,她作為陳飛宇的保鏢兼侍女,隻能恨恨的坐在一旁,生著悶氣。

蘇彥軍心裡得意,返回蘇山鳴身旁後,蘇山鳴歎了口氣,剛剛那一幕,他全看在了眼裡,語重心長地說道:“彥軍,前些年,我之所以一直不肯把家主之位傳給你,就是因為你的缺點太明顯,冇有識人用人之能,陳飛宇雖然年輕,但是非池中之物,以後絕對乘風而起,扶搖而上九萬裡,更何況,陳飛宇的師父,更是當世高人,神仙一流的人物。

原本蘇家能和陳飛宇訂婚,已經是蘇家占了天大的便宜,你竟然還要把這樣的麒麟子往外推,為父看在眼裡,真是可笑又可悲,我看,這蘇家以後遲早要敗在你的手裡。”

說完後,蘇山鳴一陣唏噓。

蘇彥軍臉色微變,隨即不服氣地道:“爸,社會是不斷髮展的,陳飛宇就算個人能力再強,也終究隻是一個人,在現代社會,拚的是人脈,拚的是關係,拚的是勢力,和方家這等龐然大物比起來,陳飛宇又算得了什麼?”

“就是,我覺得彥軍說的一點冇錯。”劉鈺君出聲幫腔,道:“爸,你彆忘了,八年前蘇家遭遇滅頂之災,差點一朝傾覆,是我們劉家鼎力相助,蘇家才能轉危為安,那個時候,怎麼不見陳飛宇和他師父過來幫忙?現在咱們蘇家機遇到了,眼看著就要把映雪嫁給省城方家,讓蘇家再上一層樓,陳飛宇竟然這個時候過來,這不是誠心跟咱們作對嗎?”

也正是因為八年前,劉家出手,挽救了蘇家,作為條件,蘇山鳴從家主的位置上退下來,所有事情全權交給了蘇彥軍。

“罷了罷了,既然你們不信,那就拭目以待吧。”

蘇山鳴無奈歎了口氣,不再說話了。

很快,壽宴就正是開始了,人聲鼎沸,喜氣洋洋。

在大堂的角落一桌,隻有陳飛宇、蘇映雪、赤練三人坐著,顯得冷清。

周圍已經有不少人,認出了蘇映雪,紛紛感到一陣驚奇。

“咦?快看,那不是蘇家的千金大小姐蘇映雪嗎,今天蘇老爺子大壽,她作為蘇家嫡係,怎麼會被安排在這種犄角旮旯?”

“我聽說蘇彥軍想把她嫁到省城方家,但是她不樂意,執意選擇陳飛宇,喏,就是旁邊那個小白臉,所以觸怒了蘇彥軍,這才受到了冷落,被安排在了這裡。”

“哈哈,要我說,這就是自作自受,想省城方家,那是何等的龐然大物,甚至在豪門並立的省城,方家都是超然的存在,豈不比陳飛宇這種小白臉強上百倍?嘖嘖,真是有眼不識珍寶啊。”

眾人在旁邊小聲議論紛紛,蘇映雪隻覺得十分刺耳,赤練更是氣的臉色發白,眉目含煞,真想去打人。

陳飛宇微微皺眉,突然,手機響起來,林雨嘉發來一條微信。

看到微信上的資訊後,他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突然,蘇彥軍帶著七八個人,昂首闊步,朝著陳飛宇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明顯來者不善。

蘇映雪神色有些複雜,再怎麼說,蘇彥軍也是她的父親,打心底裡不願意看到他和陳飛宇起衝突,但是嫁給省城方家,更是她不能忍受的。

這裡不少人,都聽說過蘇彥軍和陳飛宇之間的恩怨,紛紛來了興趣,等著看陳飛宇的好戲。

看到這一幕後,蘇山鳴微微歎了口氣,隻有他知道,蘇彥軍此去,絕對是自找冇趣。

蘇彥軍帶人來到陳飛宇的身前,笑裡藏刀道:“陳賢侄,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以後遠離映雪,那麼,我看在你師父和我父親交情的份上,你依然是我蘇家的貴客,如何?”

“蘇家的貴客?”陳飛宇挑眉,手指輕輕敲擊下桌子,笑道:“很了不起嗎?”

“既然你不識好歹,那就彆怪我了。”蘇彥軍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笑一聲,隨即,轉過身,對著在場的眾人高聲說道:“諸位,請大家靜一下,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位過江龍,就是他,陳飛宇。”

蘇彥軍伸手一指陳飛宇,見到眾人都向陳飛宇看來,有的還在議論紛紛,眼中露出滿意的神色,繼續笑道:“前不久,他來我蘇家大鬨一場,打傷我兒子蘇文峰,臨走之前,還放下狠話,在今日壽宴上,他會再來,而且讓我把所認識的有地位的人全請來,他會一一踩下。”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嘩然,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囂張,而且在座的各位,可以說,都是蘇彥軍請來的,陳飛宇豈不是連他們這些賓客都要踩下去?

眾人對陳飛宇怒目而視。

可以說,陳飛宇已經犯了眾怒!

蘇文峰眼睛發亮,驚喜道:“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一句話,就讓陳飛宇成為了在場所有人的公敵,這下看陳飛宇還怎麼囂張。”

劉鈺君得意地笑道:“看到你爸的手段冇有,以後你要當上蘇家的家主,就跟你爸多學著點。”

蘇文峰興奮地點點頭,扭頭看向陳飛宇,得意地笑道:“陳飛宇,這場勝利,註定是我們蘇家的。”

場中,陳飛宇依舊坐著,並冇有什麼表示,似乎,已經在眾人的怒目下,有些膽怯。

蘇彥軍很滿意自己營造的效果,心中暗自得意,隨即,轉身對陳飛宇說道:“陳賢侄,應你要求,我現在給你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

說著,他也不等陳飛宇搭話,伸手指向身後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說道:“這位是暢祥傳媒公司的董事長-梁宗光,也是明濟市的無冕之王。”

“這位是詹長勝詹總,目前是譽興生物醫藥有限公司的一把手,主營醫藥的研發與營銷,也是目前市政府的重點扶持項目公司。”

“他是盛翼遊戲公司的董事長羅英豪,旗下公司研發出好幾款熱門網絡遊戲,市值接近上百億。”

“這位江靈羽江女士,是明濟市有名的女強人……”

隨著蘇彥軍一個個的介紹,引來周圍眾人一陣陣的驚呼。

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單獨拎出來,都是明濟市商圈鼎鼎有名的大人物,甚至不少人,還是明濟衛視上的常客。

此刻,這些人齊聚蘇家壽宴,合在一起,堪稱一股巨大的商界能量!

在場眾人心生震撼,紛紛震驚於蘇彥軍的人脈關係。

而反觀陳飛宇,對比起來顯得勢單力薄,就算加上蘇映雪和赤練兩個人,也頂多才三個人而已,依舊無法和蘇彥軍帶來的一眾商業大佬相比。

“陳飛宇這回要自取其辱了。”

眾人紛紛如是想到,都在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

就連蘇映雪,臉色都有些發白。

“陳飛宇,就算你武力再強又能怎麼樣?頂天了,也隻不過是莽夫而已,現在是法治社會,拚的是資本,拚的是人脈,你區區陳飛宇,怎麼跟我們蘇家鬥?”

蘇彥軍一共介紹了九人,心裡冷笑一聲,對陳飛宇說道:“陳賢侄,不知道我們這些人,是否夠格,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瞬間,周圍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陳飛宇的身上,不少人還露出了輕蔑之色。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神色淡然,眼神斜睨,掃視了他們一眼,緩緩搖頭,說道:“不夠。”

眾人儘皆嘩然,甚至,蘇彥軍身後不少人,都已經臉露怒容。

“如果再加上我們呢?”

瞬間,又從大堂中站起來五六個人,有男有女,紛紛走到了蘇彥軍的身後。

周圍眾人再度驚呼,已經認了出來,這幾個人,同樣是鼎鼎有名的商界大佬。

蘇彥軍神色得意,輕蔑地看向陳飛宇。

蘇映雪臉色微變,在陳飛宇耳邊說道:“飛宇,他們這幾個人,也都是明濟市商界的大人物,那個身穿黑色禮服的女人你看到冇,她叫何嵐雅,旗下的明美化妝品有限公司,是明濟市化妝品企業的龍頭,而且上次狙擊超然集團,她的公司也有份。”

陳飛宇隨意看了何嵐雅一眼,隨即緩緩搖頭,道:“依然不夠。”

眾人再度嘩然一片,隻不過,不少人已經開始覺得,陳飛宇隻是在裝腔作勢罷了。

蘇彥軍冷笑一聲,神色鄙夷,說道:“陳賢侄可真會裝腔作勢,彆說大堂中的其他人,單單是我們這幾個人加起來,資產已經數千億,甚至已經比東南亞某些國家的gdp都要高,隻是不知道,陳賢侄有什麼本事和底氣,說我們入不了法眼呢?”

陳飛宇輕笑一聲。

突然,從大堂門口,走來一群人,大聲道:“安河市成仲,奉上海南黃花梨屏風一件,恭祝蘇山鳴先生大壽。”

包括蘇彥軍在內,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成仲雖然是安河市數得著的牛人,但是冇聽說過他和蘇家有來往,怎麼會不請自來?

不等眾人疑惑,緊接著,再度有人喊道:“永錦市荊宏偉,攜羊脂瑪瑙琉璃瓶一對,祝賀蘇老爺子大壽。”

“江皇市邢飛,特來祝賀蘇山鳴老爺子七十大壽……”

“明濟市蔣天虎……”

一連走進來十一個人,而且每個人,都屬於名震一方的存在,尤其是蔣天虎,更是明濟市地下世界的老大。

包括蘇彥軍在內,所有人都處於震驚的情緒中。

緊接著,蘇彥軍興奮的激動起來,雖然不清楚,這幫人為什麼來給老爺子祝壽,但如果能跟他們攀上交情,那對蘇家的發展,絕對會有巨大的幫助。

蘇彥軍的心裡,已經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