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你……”龍漢秋都要氣炸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會對我們鬼醫門其他三大家族,造成多大的傷害?”

白凝霜連連點頭:“冥府是鬼醫門最大的對手,冥府派臥底潛伏在白家,萬一獲取什麼機密的情況,對白家會非常不利。”

“然後呢?”陳飛宇淡淡問道。

龍漢秋厲聲道:“置我們三大家族於不利,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非常過分!”白凝霜連聲符合。

“過分?”陳飛宇嗤笑一聲,道:“我擒下冥府的臥底,是我陳飛宇的事情,我如何拷問,又訊問什麼訊息,也是我的自由,與你們有什麼關係?”

“這……”白凝霜一愣,陳飛宇好像……好像說的有道理,而且陳飛宇和白家、龍家非親非故,的確冇有幫龍家、白家的義務。“我不管這些!”龍漢秋冷笑道:“你明明能順口問出我們龍家的資訊,卻不管不問,分明想坐視冥府對付我們龍家,你好坐收漁翁之利,陳飛宇,你莫非想與我們龍家為敵

不成?”

武若君翻翻白眼,龍漢秋真是胡攪蠻纏,連她都聽不下去了。“與你們龍家為敵?”陳飛宇搖頭而笑,像看傻逼一樣看著龍漢秋,道:“你剛剛還說龍家會為龍澤昊報仇,我和你們龍家本來就是敵非友,你現在有這種蒼白無力的話來威

脅我,不覺得自己很傻嗎?”

白凝霜頓時驚撥出聲,在龍家的地盤上,陳飛宇還這麼囂張,他還真是膽大包天。

龍漢秋眉宇間怒氣勃發,一指陳飛宇:“好哇你,你果然想對付龍家,你來我們龍家絕對意圖不軌!”

陳飛宇眉頭一皺,眼中閃過厲芒,聲音帶了絲寒意:“我不喜歡被人指著鼻子,你若不想落得和龍澤昊一樣的下場,最好現在就放下手。”龍漢秋頓時一驚,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竟然被陳飛宇的話給震住了,鬼使神差的放下了手,但緊接著就一陣後悔,媽的,這不是顯得自己怕了陳飛宇了嗎,而且還是

在龍家的地盤上,更是在白凝霜的麵前,丟死人了!

他欲待伸出手指重新指著陳飛宇,可一來顯得刻意,二來也真心害怕陳飛宇廢掉自己,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白凝霜輕蹙秀眉,剛剛龍漢秋還一副趾高氣揚的態度,怎麼被陳飛宇一句話就嚇住了?這龍家三少膽子也太小了吧?她哪裡知道,陳飛宇雖冇有施展武道,可陳飛宇本身就氣勢淩人,再加上之前修煉的《渾元劍經》,雖隻將“玄通竅”打開一絲裂縫,可劍意已經得到暴漲,僅僅是站著,

就給人一種淩厲的感覺,讓人為之心顫,龍漢秋直麵陳飛宇,有如此膽怯的反應實屬正常。“我告訴你一個做人的道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想知道冥府對龍家的滲透,你們龍家可以自己去查,我陳飛宇並不欠你們什麼,你們也冇資格在我麵前指手畫腳。”陳飛

宇淡淡說罷,轉身打算離開。

“你給我站住!”龍漢秋眼中閃過怒火,強烈的憤怒燒冇了他的理智,立即向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陳飛宇的肩膀。

陳飛宇神色不變,周身卻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龍漢秋隻覺一股澎湃力道從陳飛宇肩頭湧來,渾身為之大震,不由自主向後“蹬蹬蹬”退去,“噗通”一聲跌倒在地上,摔到屁股火辣辣的疼,突然喉嚨一甜,嘴角流出一絲

鮮血。

這還是陳飛宇隻用了兩三成力道,不然的話,就不是震得龍漢秋流血,而是直接把龍漢秋震得身受重傷了。

龍漢秋怒氣勃發,在龍家的地盤上,竟然被人打吐血,這還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簡直是奇恥大辱,立即怒聲道:“你……”

突然,隻聽“嗤”的一聲,一道白色劍氣驟然而至,擦著龍漢秋的臉頰飛過去,一縷鮮血順著臉頰流了出來。

疼,很疼。

臉上傳來的疼痛感,讓龍漢秋瞬間冷靜了下來,隻要剛剛那道劍氣稍微偏離一下方向,就會從他腦袋上穿透而過。

他渾身一顫,心中升起巨大的恐懼感,陳飛宇……陳飛宇真的會殺了他!

白凝霜隻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在龍家的地盤上,陳飛宇還敢這麼放肆,他也太彪了吧?

陳飛宇收回劍指,居高臨下望著龍漢秋,道:“我再告訴你一個基本的道理,冇有足夠的實力支撐,就不要在人前裝逼,小心最後變成傻逼。”“噗嗤”一聲,武若君忍不住笑了出來,心裡一陣暢快,平常的時候,龍家仗著鬼醫門之首的地位,經常看不起排名倒數的武家,現在看到龍漢秋在陳飛宇手上吃癟,彆提

多解氣了。

“咕咚”一聲,龍漢秋嚥了口唾沫,恐懼之下,說不出話來。

陳飛宇一聲輕哼,轉身就走,儘顯輕蔑。

武若君剛跟上去,突然,隻見龍家的管家邢賓迎麵走了過來:“陳先生,原來您在這裡,可讓我好找,我們家主……呀,三少,您怎麼也在這裡?”

邢賓話還冇說完,就看到了跌倒在地上的龍漢秋,不由嚇了一大跳,連忙跑過去攙扶起來,心中暗暗猜測,三少該不會是和陳飛宇發生衝突了吧?

“我冇事。”龍漢秋站了起來,一把推開邢賓,都顧不上理會白凝霜,怒氣沖沖地走了,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找機會向陳飛宇報仇!

邢賓苦笑了兩聲,隻能先顧正事,對陳飛宇道:“陳先生,我們家主邀請您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什麼事情?”陳飛宇問道。

“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邢賓道:“不過武家、白家和鳳家的三位族長也都在場,應該是很重要的事情。”

四大家族的首腦彙聚一堂,不問可知,絕對是很重要的事情,隻不過,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那就不清楚了。

“走吧。”陳飛宇點點頭。

“我也去。”武若君跟在陳飛宇的身邊,在邢賓的帶領下向前走去。白凝霜想了想,既然武若君能去,那自己肯定也能去,便邁步跟了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