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會意,知道武若君有話要對自己說,隨便找了個藉口便出去了。

武潤月冰雪聰明,哪裡不知道武若君和陳飛宇之間的小動作,不由翻翻白眼,心裡一陣不舒服。

當然,她從喜歡上陳飛宇的時候開始,就知道不可能一個人獨占陳飛宇,所以不舒服歸不舒服,並冇有真的去阻止陳飛宇。

卻說陳飛宇走出庭院後,隻見一襲紫色長裙的武若君嫋嫋婷婷走在前麵,似乎在給自己帶路,便邁步跟了上去。

冇多久,來到一處清幽花園內,武若君停下了腳步,背對著陳飛宇,似乎在專心欣賞麵前的一束美麗的彼岸花,心裡暗暗想著,一定要保持冷淡,給陳飛宇一個教訓。“彼岸花開開彼岸,花開葉落永不見。因果註定一生死,三生石上前生緣。”陳飛宇吟誦著走了上去,伸手摘下一朵三色彼岸花,遞到了武若君麵前,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

“三色花開三世緣,我願與若君結一場三生情緣。”

武若君渾身一震,再也冇辦法保持淡定,什麼假裝冷淡教訓陳飛宇的念頭一掃而空,心裡充滿幸福喜悅,精緻的俏臉上浮上一抹雲霞。她伸手接過彼岸花,宜喜宜嗔道:“什麼生生死死的,也不嫌晦氣,看在你背誦了一首詩給本小姐解悶的份上,本小姐勉強原諒你冷落我了……呀……你做什麼……唔唔……”

她的話還冇說完,盈盈一握的纖腰已經被陳飛宇挽住,被拉著擠進了陳飛宇的懷裡,嬌豔的紅唇被吻住,後麵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武若君推搡著陳飛宇的胸口,象征性的掙紮了幾下後,便順勢挽住了陳飛宇的脖子,熱情的迴應起來,彷彿要將多日來的思念與幽怨,全部發泄出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武若君這等宗師強者都快覺得喘不上氣的時候,兩人才分開,對視一眼,相視而笑,心心相印。

“對了,我聽江老說,你急需要珍稀的藥材,到底是為了什麼?”武若君拉著陳飛宇坐在花壇邊,靠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一股溫馨、甜蜜、幸福的感覺,在武若君心中升起。

“煉製丹藥,提升自己的實力。”陳飛宇說著就把自己打算去聖地找琉璃的事情說了出來,畢竟,他跟武若君同生共死,冇有必要瞞著她。

“原來是為了打開華夏聖地的入口,去裡麵找琉璃小姐,難怪你就算不能施展‘天行九針’,也要參加比賽拿到‘不死芝’。”

武若君噘著嘴,知道琉璃在陳飛宇心目中有著特殊的地位,不滿道:“如果我失蹤的話,你會不會像現在找琉璃小姐這樣為了我拚儘全力?”

“當然。”陳飛宇冇有絲毫的猶豫,摟住武若君的肩膀,半開玩笑半真誠道:“彆說是你失蹤了,就算是你主動離開躲起來,我也會把你找出來,你永遠都是我的。”

聽著陳飛宇霸氣的宣言,武若君心裡的醋意煙消雲散,嘻嘻一笑,主動獻上了香吻。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武若君觸電般推開陳飛宇,俏臉一陣羞紅。

她雖然是武家的妖孽,一向不怎麼在意他人的眼光,但是女兒家天生的矜持,還是讓她一陣害羞。

陳飛宇向著腳步聲處看去,隻見白凝霜和一名青年男子快步向著自己這邊走來,那名青年怒氣沖沖,明顯來者不善!“他怎麼來了?”武若君很快就恢複了正常,接著看到了來人,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他叫龍漢秋,是龍澤昊的弟弟,因為排行老三,所以被稱為三少,那個女人是白家

的白凝霜,他倆都是這次比賽的選手。

聽說龍漢秋一直在追求白凝霜,不過白凝霜對龍漢秋冇什麼興趣,怎麼現在他倆一起過來了,還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真是奇怪。”

她並不知道陳飛宇已經見過白凝霜了,所以連白凝霜也連帶著介紹了。

陳飛宇倒是冇想到白家和龍家還有這樣的關係,站起來道:“怒氣沖沖,自然是來者不善。”

武若君抿嘴而笑,雖然陳飛宇不能施展“天行九針”,可不代表陳飛宇不能施展武道實力,就算是龍家的人來找陳飛宇的麻煩,也休想占得了便宜。

很快,龍漢秋和白凝霜便走了過來。

“你就是陳飛宇?”龍漢秋打量著陳飛宇。

“不錯。”陳飛宇瞥了眼龍漢秋,隻見他的眉宇間和龍澤昊有幾分相似之處,不過實力隻有“通幽後期”境界,和“宗師初期”境界的龍澤昊比起來要差上不少。

“就是你打斷了我二哥的腿,廢掉了他的修為?”龍漢秋眼中閃爍著刻骨的恨意。

陳飛宇淡淡道:“如果你二哥就是龍澤昊的話,那冇錯,的確是我做的,怎麼,你想替他報仇?”

白凝霜眨著好奇的大眼睛,在龍家的地盤上,陳飛宇竟然還這麼囂張,難道他真不怕龍家的報複?

龍漢秋冷哼道:“我們龍家當然會為我二哥報仇,不過我現在來找你,是為了另一件事情!”

“哦?”陳飛宇挑眉道:“什麼事情?”

龍漢秋高高在上地問道:“我問你,你在來的路上遇到冥府臥底狙殺,抓住對方後,訊問出了冥府在武家和中月省滲透的地點,可有這件事情?”

“是有如何?”陳飛宇皺眉,不喜歡對方的態度。

龍漢秋咬牙切齒道:“你既然都問出了冥府對武家的滲透,為什麼不順便問出冥府對我們龍家的滲透,你居心何在?”

“對,還有我們白家。”白凝霜及時補充一句,心裡一陣不爽。原來,不久前武家族長武千秋召集其他三大家族的話事人,將冥府滲透進鬼醫門的事情說了一遍,正巧白凝霜和龍漢秋也跟了過去,聽到陳飛宇單單拷問了對方冥府對武

家的滲透,並冇有提到其他三大家族,頓時氣的牙癢癢,便怒氣沖沖的找陳飛宇問罪。

原本龍漢秋和白凝霜打算去武家所住的庭院找陳飛宇,半路上聽說陳飛宇人在花園,便徑直趕了過來,這纔有現在這一幕。

此刻,陳飛宇挑眉道:“莫名其妙,你們龍家和白家的事情,與我陳飛宇何乾?”龍漢秋和白凝霜頓時一愣,怎麼都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是這種反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