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劇烈的火光中,一道強烈的紫色光芒大作,陳飛宇手持龍淵劍,摟著武潤月的纖腰從火焰中躍身而出,來到了高空中向下方墜去。

仔細看去,無論是陳飛宇還是武潤月,都毫髮無傷!

原來在爆炸的一瞬間,陳飛宇就拿出了《延陵掛劍圖》裡的龍淵劍護在身前,擋下了爆炸的衝擊,並且藉著這股衝擊力,摟著武潤月躍到了外麵,脫離了爆炸的範圍。

當然,這也是因為有龍淵劍的加持,否則的話,陳飛宇縱然能全身而退,也不一定會如現在這般輕鬆。

至於駕駛員就冇有這麼強的實力,在剛剛的爆炸中粉身碎骨。

此刻,武潤月嚇得小臉慘白,眼中滿是後怕之色,等她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伏在陳飛宇的懷中,正向著下方急速墜去。

周圍白雲瀰漫,耳中呼嘯生風!

後怕之下,武潤月緊緊摟住陳飛宇的脖子,聲音帶了絲嗚咽:“剛剛嚇死我了,我……我還以為……”

後麵的話,她已經哽咽得說不出來了。

陳飛宇還是第一次見到武潤月柔弱的樣子,摟緊了她的纖腰,笑著道:“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嗯!”武潤月重重點頭,接著向下方看去,隻見下方一片蒼茫,勁風撲麵秀髮飛舞,雙眼難以睜開,隻能隱約看出下方是一片山脈,不由臉色蒼白道:“從這麼高的地方摔

下去,我們會不會……會不會摔死?”“當然不會!”陳飛宇豪邁而笑,揚天揮劍,一道劍芒沖天而起,卸掉了一部分下墜之力,意氣風發道:“劍光照空天自碧,我命由我不由天,區區五千米高空又能奈我何?”

武潤月眼眸異彩漣漣,雖然還冇脫離險境,但被陳飛宇的自信感染,已經徹底放鬆下來,僵硬的身軀也重新變得柔軟,心中充滿了對陳飛宇的信任與崇拜。

隻是陳飛宇意氣風發地宣揚完後,並冇有對應的動作,摟著武潤月繼續向下方墜落而去。武潤月伏在陳飛宇的懷裡,心裡一陣平安喜樂,她相信有陳飛宇在身邊,一定能化險為夷,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冇辦法化解危機,能和陳飛宇死在一起,她也心滿意足了。

就在持續下落了兩千米左右時,陳飛宇突然道:“摟緊我的脖子。”

“啊?啊……”武潤月這才反應過來,本來就摟著陳飛宇脖子的她,雙臂又緊了緊。

陳飛宇騰出手來,手指放在嘴邊,突然吹了一記口哨,清脆的哨聲迴盪於天地之間!

武潤月一愣,飛宇這是做什麼,難道是在跟誰打暗號?突然,隻聽一聲嘹亮清脆的鳴叫響徹雲霄,一道黑點由遠及近而來,速度極快,距離陳飛宇這邊越來越近,體型由一個小黑點逐漸變大,隱隱約約能看出是一隻黑色大鳥。

武潤月驚訝問道:“那是什麼?”

“海東青。”陳飛宇重新摟住了武潤月的纖腰:“我養的海東青,我把它也帶來了中月省,隻是很少露麵。”“海東青?什麼樣的海東青能這麼大?”武潤月嚇了一跳,雖然距離尚遠,看不清廬山真麵目,但根據距離推算,飛來的海東青絕對是個龐然大物,而且速度快的超乎想象。

“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陳飛宇神秘而笑:“而我這隻海東青,覺得稱得上是萬鷹之神。”

武潤月咋舌不已。

隻見海東青揮動巨大的翅膀在雲海中穿梭飛行,速度比直升機還要快,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隻見它黑羽玉爪,翅長五米,神駿非凡,絕對配得上“萬鷹之神”的稱號。

武潤月越發驚訝,腦中靈光一閃,震驚道:“我們……要騎上海東青?”

“冇錯。”陳飛宇給了武潤月一個讚賞的眼神。

就在說話的功夫,陳飛宇和武潤月又向下方墜了數百米,海東青也快飛到兩人身前,向著陳飛宇和武潤月下方飛去,打算把兩人接住。

要知道,陳飛宇和武潤月從數千米的高空墜下,這種下墜之力恐怖龐大到了極點,強行落在海東青身上的話,海東青絕對承受不了。

當即,陳飛宇眼神一凜,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將下墜之力源源不斷運向龍淵劍,霎時間,劍身上閃耀出璀璨的紫色光芒。

隻是這股下墜之力太過龐大,陳飛宇強行運轉之下,體內經脈一陣刺痛,喉嚨一甜,嘴角流下猩紅的鮮血。

“呀……”武潤月一聲驚呼,擔憂之色溢於言表。

陳飛宇意氣風發,輕喝一聲,揚天揮出數劍,數道璀璨劍芒向著天上衝去,將大半下墜之力給卸了出去。

正巧海東青已經來到兩人的下方。

下一刻,陳飛宇腳尖點在了海東青的背上,攬著武潤月穩穩地落在了上麵。

海東青發出一聲嘹亮的鳴叫,向著下方山脈俯衝而去。

穿梭雲海,縱橫萬裡!武潤月死裡逃生,心裡又驚又喜,站在神駿非凡的海東青背上俯瞰天下,隻覺得雲海廣闊,宛若幻夢,像個小姑娘一樣,摟著陳飛宇的胳膊又蹦又跳:“哇,好神奇,太好

玩了。”

陳飛宇將龍淵劍重新收回了畫中世界,嘴角含笑:“以後等時間充裕了,我再帶你在天上玩。”

“好啊,一言為定!”武潤月欣喜不已。

在海東青的快速俯衝下,已經能夠看清楚下方的山脈,距離地麵已經不足百米。

下方,山脈起伏,鬱鬱蔥蔥。

突然之間,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也不知道發現了什麼,挽著武潤月的纖腰從海東青的背上一躍而下。

百米高度,對於陳飛宇來說,已經不足為慮。

海東青完成任務,振翅向著高處飛去了。

武潤月嘴角掛著甜甜的笑意,正準備說話,突然發現陳飛宇手捏劍訣,指端劍氣縱橫,不由訝道;“怎麼了?”

下一刻,她已經知道了答案。

從下方鬱鬱蔥蔥的樹林裡,突然響起密集的槍聲,驚散無數林鳥撲棱棱飛起。赫然是幕後黑手擔心陳飛宇死不透,提前算好直升飛機爆炸的地點,在下方周圍埋伏了殺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