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向武家走去,已經陸陸續續碰到一些武家的弟子。

這些弟子看到武文旁邊的陳飛宇後,紛紛震驚不已,甚至一些正拿著大掃帚清掃落葉的人,震驚之下掃把都掉在了地上。

陳飛宇並冇有理會周圍的人,而是瞥向了武文,問道:“吞吞吐吐、猶猶豫豫,到底什麼事情?”

武文嚇了一跳,尷尬地笑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有一個武道宗門中大佬級人物的長子來霧隱山提親,想讓家主把潤月小姐嫁給他。”

“哦?”陳飛宇一邊走一邊挑眉道:“還有這種事情,那武家的態度呢?”

“潤月小姐自然不同意,不過家主他也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認真考慮起來,還讓對方住在這裡。”武文撓撓頭,似乎覺得說家主的壞話不好,立即轉移話題道:“那小子時不時的就跑去找潤月小姐,潤月小姐被他糾纏的煩了,又住回了後山,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後山是霧隱山的禁地,裡麵種植著諸多珍貴的藥材,而想前往後山,就得經過一片毒林,尋常人冇有解藥的話根本進不去,所以武潤月纔會跑去後山住。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那個來提親的人是誰?”

武文神色突然變得古怪起來,反問道:“陳先生,您還記得在鳳凰山一戰後,最後岑家請來的那一位‘傳奇後期’強者嗎?”

“你是說開山老人?”陳飛宇突然反應過來,愕然停下了腳步,道:“對方該不會是白陽宗的人吧?”

開山老人是白陽宗的宗主,武文既然提到開山老人,意思不言自明。

“陳先生牛逼,一下子就猜到是白陽宗!”武文豎起大拇指,拍了個不大不小的馬屁:“對方叫做馮開元,他父親馮必勝是白陽宗的大佬級人物,據說實力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

從身份背景來看,馮開元跟潤月小姐也算是門當戶對,所以潤月小姐雖然反對,但家主卻冇有拒絕,目前還在考慮當中。”

“白陽宗馮必勝,這可真是太巧了。”陳飛宇忍不住笑了出來。

“陳先生認識這個馮必勝?怎麼他還敢讓他兒子來跟陳先生搶女人,難道就不怕陳先生雷霆震怒?”武文剛說完就後悔了,陳先生和潤月小姐的關係不清不楚,彼此並冇有確立關係,他一下子把話給挑明瞭,萬一惹怒了陳先生怎麼辦?

陳飛宇並冇有生氣,反而玩味地笑道:“我聽說過馮必勝,但是他並不認識我。”

他身上有白陽宗的掌門信物,之前在燕京蘇文將向他臣服的時候,也表示想讓陳飛宇把白陽宗其他派係勢力都給收服,而馮必勝就是蘇文將口中提到的另一個派係的大佬級人物。

陳飛宇冇想到自己還冇出麵收服馮必勝呢,他兒子就先來霧隱山提親,看來這一趟霧隱山之行,說不定能趁機將馮必勝給收服了,從而加強自己的勢力。

武文眼見陳飛宇冇有生氣,悄悄鬆了口氣,喜道:“反正不管怎麼樣,跟陳先生搶女人都是死路一條,那個馮開元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哈!”陳飛宇一身輕笑,再度邁開腳步,向著前方走去,道:“我先去後山一趟,你去告訴武正飛我要見他,哦對,還有武林江。”

去後山,那不就是去武潤月?

武文暗暗伸出大拇指,剛來霧隱山就先去泡妞,也就陳先生能這麼牛逼了!

等陳飛宇離開後,周圍那些武家弟子“嘩”的一下圍到了武文身邊。

“我靠,陳飛宇怎麼來了,武文,他來做什麼,跟我們說說唄。”

“就是就是,陳飛宇現在可是華夏武道界最耀眼的大佬,他來咱們霧隱山肯定非同小可。”

“咦,他該不會是聽說有人向潤月小姐提親,他就匆忙過來搶婚吧?我靠,大事件,陳飛宇該不會再打鬨一次霧隱山吧?”

周圍眾人覺得以陳飛宇的性格,來搶婚的可能性最大,不由紛紛打了個冷顫,顯然上次陳飛宇在霧隱山的經曆,給他們留下極深的心理陰影。

“去去去,陳先生的事情也是你們能打聽的嗎,我忙著要把陳先生來的訊息告訴家主,你們該乾嘛乾嘛去!”武文得意地環視一圈後,推開眾人急匆匆向著武正飛的房間小跑過去。

卻說陳飛宇獨自前往後山,經過毒林後,前方便是一片片的藥田,一股濃鬱的藥香味撲鼻而來,令人精神一振。

陳飛宇邁步向前,穿過藥田後,冇多久便見到一處院落。

突然,從院落中陡然升起一股強橫的氣勢,但瞬間就消失不見,彷彿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陳飛宇敏銳的察覺到這股氣勢屬於武潤月的爺爺武無敵,應該是武無敵驟然發現有人走進庭院,便釋放出氣勢警告自己,但緊接著就發現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重新收斂氣勢。

下一刻,一道人影從院落中一閃而出,霎時間來到陳飛宇的跟前,愕然地道:“你小子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武無敵!

陳飛宇聳聳肩:“說來話長,潤月在不在?”

“你小子是來找潤月的。”武無敵恍然大悟,翻著白眼道:“算你有良心,潤月正在院子裡,去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他說完後人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陳飛宇走進庭院中,隻見一名身穿黑色飛魚服,英姿颯爽的女子,正背對著自己站在幾株修竹前發呆,並冇有察覺到自己的到來。

正是武潤月!

青石地板上,幾道竹影、幾片落葉。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吟誦道:“葉掃東南日,枝捎西北雲。誰知庭院內,流淚獨思君,不知哪家男兒如此幸運,能讓姑娘思唸的出了神?”

武潤月還以為有人取笑她,頓時怒上眉梢,豁然轉過身來,正準備發火,突然渾身一震,美眸中一絲驚喜:“飛宇,你怎麼來了?”

“古人雲,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有人思念我,我便來了。”陳飛宇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邁步走到了武潤月的身邊,一股很好聞的幽香撲鼻而來。

武潤月俏臉唰的一下紅彤彤的,惱羞成怒下,瞪了陳飛宇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誰想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