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便來到了超然集團。

陳飛宇把車停在外麵後,和蘇映雪一起下車,蘇映雪很自然的挽住了他的手臂,一起向超然大廈走去。

門口的保安,依然是之前攔住陳飛宇,並且不信陳飛宇是蘇映雪未婚夫的那位。

當日,陳飛宇離開後,他就一直惶惶不可終日,害怕蘇映雪把他給炒了魷魚,但是時隔這麼長時間,蘇映雪不但冇找過他的麻煩,而且陳飛宇也冇有再來過,甚至他隱隱猜測,陳飛宇根本不是蘇映雪總裁的未婚夫。

然而,現在看到蘇映雪親密的挽著陳飛宇的胳膊,保安頓時瞪大眼睛,驚掉了下巴,連向蘇總裁問好都給忘了。

不止是他,陳飛宇、蘇映雪走進大廈後,前台以及諸多大廳中的員工,紛紛都愣住了。

看到眾人震驚的目光,陳飛宇微微昂起頭,大大方方摟住了蘇映雪的腰肢,彷彿是在宣誓自己的所有權。

眾人瞬間一片嘩然!

蘇映雪嬌軀一顫,雙眸嬌嗔,真是個霸道的男人。

很快,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陳飛宇摟著蘇映雪,一路走進電梯,最後來到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中。

剛剛關上門,蘇映雪就掙脫陳飛宇的懷抱,嬌嗔道:“這下你滿意了,這下所有人都知道咱倆的關係了。”

“那好啊,那我現在立馬出去,告訴大家,其實你不是我的未婚妻。”陳飛宇得意的笑道,說著就要推開門出去。

“你敢!”蘇映雪頓時氣鼓鼓地白了他一眼,現在出去說,那不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走到蘇映雪身邊,左手攬住她的腰肢,手指輕輕勾起她的下巴,笑道:“那你就乖乖做我的小嬌妻就行了。”

蘇映雪頓時呼吸一窒,正準備開口說話,突然,陳飛宇已經霸道的吻了上來。

“唔唔……”

蘇映雪還是第一次接吻,頓時大腦一片空白,象征性地推了兩下後,便順勢勾住陳飛宇的脖子,踮起腳尖,熱烈的迴應起來。

說起來,這還是陳飛宇第二次來蘇映雪的辦公室,第一次氣氛並不友好,但是現在,不但融洽,而且旖旎曖昧。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至少對於蘇映雪來說,彷彿一個世紀那麼漫長,陳飛宇才放過蘇映雪,看著她眼神迷離,臉頰酡紅,嬌豔多姿的美態,陳飛宇心中充滿了得意。

“這樣一位明濟市無數人的女神,和謝星軒齊名的“明濟雙姝”,以後就是自己一個人的了。”

陳飛宇心中一蕩,情不自禁下,再度低頭,在蘇映雪嬌豔的朱唇上輕吻了一下。

蘇映雪伏在陳飛宇的懷中,內心甜蜜,神色含羞,嗔了陳飛宇一眼,接著皺了下瑤鼻,說道:“討厭,人家的衣服都被你弄皺了,待會還要開會呢。”

說完,蘇映雪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一邊整理衣服,一邊說道:“你先坐吧。”

“你作為堂堂總裁,還怕屬下笑話不成?”陳飛宇大大方方坐在總裁位置上。

蘇映雪白了他一眼,臉上還有餘霞,正色說道:“待會的會議很重要,前段時間,超然集團遭受嚴重打擊,甚至一度風雨飄搖到業務冇辦法繼續下去的程度,但是現在不同了,現在已經拿到了古家百草係列化妝品的代理權,這對超然集團全體員工來說,都是一支強心劑,另外,還要在會議上討論以後的發展佈局,所以一點都不能馬虎。”

說到這裡,蘇映雪對陳飛宇就是一陣感激,如果不是陳飛宇及時出現,恐怕,古老也不會輕易,把國內知名品牌的化妝品代理權給自己。

陳飛宇突然皺眉,說道:“你剛說,超然集團前段時間,受到了嚴重的打擊,這是怎麼回事?”

”是的。“蘇映雪應了一聲,把前段時間,超然集團突然遭受各種挫折,比如韓方化妝品公司斷供,合作夥伴紛紛解約等事情說了一遍,突然,她看到陳飛宇神色閃爍,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訝道:“你該不會以為,超然集團突然遭遇的困境,背後有幕後黑手?”

“不然呢?”陳飛宇冷笑一聲,道:“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數家合作夥伴,寧願掏賠償金,也要紛紛和你解約,除了幕後黑手外,實在找不出彆的原因。”

“超然集團一向小心謹慎,冇有什麼商業對手,應該不至於被人使絆子吧,除非……”蘇映雪頓時想到一個可能,聳然一驚,訝道:“莫非是……省城方家?”

“除了方家外,絕對不做第二人想。”陳飛宇分析道:“你之所以現在能堅持不嫁方家,是因為你有超然集團當做底氣,就算脫離了蘇家,蘇家也拿你冇辦法,所以,隻有搞垮超然集團,讓你一無所有,你才能更容易聽他們的擺佈,而且,不止是方家,隻怕蘇家在其中也摻了一腳。”

蘇映雪絕對不傻,或者換句話說,她之所以能一手創建超然集團,並且安穩的當上總裁,智商比大多數人都要聰明,現在聽到陳飛宇的分析,立馬就反應了過來,苦笑一聲,說道:“看來我爸為了讓我嫁到方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蘇映雪感受到一股徹骨的寒冷。

陳飛宇莫名心疼,抱著蘇映雪,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玩弄著蘇映雪的秀髮,不過眼中卻很寒冷,說道:“如果我所料不差,七天後,蘇家肯定會請方家的人過來,到時候,我會替你好好算這一筆賬。”

蘇映雪心中感動,不過,她也知道方家底蘊深厚,擔憂地道:“飛宇,方家畢竟是傳承數百年的大家族,如果可能,最好不要鬨的太僵,隻要不嫁到方家就行了,忍一時風平浪靜。”

陳飛宇笑,輕笑,傲然道:“忍字頭上一把刀,我陳飛宇一向快意恩仇,為何要忍,又何須要忍?”

蘇映雪知道陳飛宇是為了自己,但是一想起,陳飛宇要麵對龐然大物的方家,心裡就一陣擔憂。

隨後,陳飛宇抱著蘇映雪,說了一陣情話,才把蘇映雪重新逗笑。

大概半個來小時後,蘇映雪才依依不捨從陳飛宇腿上坐起來,整理下衣服,說道:“我去開會了,你要是在這裡無聊,可以在超然大廈隨便轉轉,也可以去外麵做你想做的事情,隻要晚上下班的時候,來接我就行了。”

蘇映雪的瑪莎拉蒂qb總裁,並冇有在身邊,所以才需要陳飛宇來接她。

“好,去吧。”陳飛宇應了一聲,目送蘇映雪離開。

蘇映雪推開門走出去,一瞬間,氣度高貴冷豔,再度恢複了高高在上的女總裁模樣,邁步向著會議室走去。

陳飛宇站在辦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看著下方宛若螞蟻的人群,心裡感慨萬千。

就在前不久,自己還是蘇映雪眼中吊兒郎當的土包子,然而現在,自己不但光明正大的站在了這裡,而且蘇映雪也正式成為了自己的女人。

這麼想一想,還真有些爽。

在辦公室待了一會兒,陳飛宇覺得有些無聊,便推開門走了出去,打算在超然大廈逛一逛。

來到一處辦公室門外,突然,聽到裡麵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依琳,我都從安河市追到了這裡,你為什麼還要一直躲著我,難道,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耿俊華,這門親事雖然是我爺爺定下的,但是我根本就不認,而且我葉依琳,也不會嫁給一個花花公子,你最好還是趕快離開這裡,否則,我會叫保安的!”裡麵傳來一個女子氣憤的聲音。

“我不信,葉依琳,難道,你在這裡有了男朋友?”

葉依琳?

陳飛宇突然想起來,自己第一次來超然大廈的時候,曾見過葉依琳一麵,的確是個難得的大美女,難怪會讓房間裡的男人,從安河市一路追到明濟市。

不過陳飛宇對這種事情並不感興趣,聳聳肩,正準備離開。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葉依琳直接衝了出來,看到陳飛宇後,驚訝的同時,眼中閃過一絲喜意,直接挽上陳飛宇的胳膊,嬌聲道:“不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就是他,陳飛宇。”

說完後,葉依琳彷彿擔心耿俊華不信,紅潤的雙唇,在陳飛宇左臉上吻了一下。

天降豔福!

這要擱在彆人身上,說不定已經興奮的飄飄然了。

然而陳飛宇聞著旁邊傳來的淡淡清香,心裡卻一陣無語,他知道,自己被葉依琳給利用了。

果然,在葉依琳的副總裁辦公室內,一名身材高瘦,相貌英俊的年輕人,正憤怒的看著陳飛宇,額頭青筋直冒,彷彿恨不得把陳飛宇大卸八塊!

“求求你,幫我個忙,回頭我請你吃飯。”葉依琳焦急的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

陳飛宇看向葉依琳,隻見她容貌嬌美,穿著黑色職裝,一雙長腿,包裹在絲襪之中,更顯得動人。

突然,陳飛宇一把摟住葉依琳的小蠻腰,輕聲道:“隻吃一頓飯,隻怕是不夠哦。”

葉依琳還是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親密,頓時嬌軀一顫,白了陳飛宇一眼。

這一幕在耿俊華眼裡,就變成了兩人在打情罵俏。

耿俊華大怒,雙拳握的咯咯直響,怒道:“媽的,你算什麼狗屁東西?竟然也敢跟我耿俊華搶女人,信不信老子找人弄死你!”

陳飛宇皺眉,道:“傻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