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目睽睽下,琉璃與陳飛宇分立柳含笑左右兩側,一者修為深厚,一者神劍逆天。

兩人僅僅是簡簡單單透露出聯手的意向,就帶給柳含笑巨大的壓力,而這種壓力,他已經近百年都冇有體會過了。

此刻,柳含笑深吸一口氣,眼神銳利而堅定,縱然現在局勢對他不利,他也依舊要戰鬥到底,因為冇有“傳國玉璽”,他也活不了多久。

對他來說,這一戰破釜沉舟,不是生便是死!

陳飛宇和琉璃對視一眼,彼此默契於心。

突然,琉璃率先發難,縱身向柳含笑攻去,手中寒霜劍散發出強烈的寒氣,隻見柳含笑周圍三米之內,儘皆凍結成厚厚的堅冰,並且不斷向他腳下蔓延。

柳含笑冷哼一聲,拳納四方之力,準備淩空轟向琉璃將她逼退,打算先集中全力殺了陳飛宇再說。

突然間,他腦中傳來一陣不適之感,手上動作驟然變慢。

赫然是陳飛宇的精神力提前攻向柳含笑,影響了柳含笑出手的速度。

雖然這點影響對於柳含笑來說微乎其微,但高手相爭,差之毫厘謬以千裡,麵對琉璃這種等級的超級強者,任何一個微小的失誤,都有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更何況是速度變慢?

琉璃抓住難得的機會,真元再催,寒氣已經突破柳含笑的護體罡氣,寒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向柳含笑雙臂上蔓延,霎時間凍結成冰,雖然瞬間就被柳含笑的拳勁所震碎,但柳含笑出拳的速度又慢了一層。

琉璃占得先機,已經仗劍衝至柳含笑跟前,以銳不可當之勢,向著柳含笑當頭斬下。

距離如此之近,以至於柳含笑的臉上都被寒霜劍的光芒映照成了藍色,甚至連他眉毛都凍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柳含笑雙眼驟然睜大,危急之刻不容多想,突然張開嘴,“咄”的一聲吐出一道白色罡氣,擊打在寒霜劍上。

琉璃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

致命危機暫除,不等柳含笑鬆口氣,突然,一股強悍無匹的劍意從背後襲來。

隻見陳飛宇趁此機會,再度施展出一道紫色劍芒,伴隨著精神力遠距離攻向柳含笑。

先前柳含笑化解琉璃的招式,就已經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正值舊力剛去,新力未生的時刻,現在麵對陳飛宇的紫色劍芒,在加上被精神力乾擾,頓升力不從心之感!

危急關頭,柳含笑隻能勉強提氣,打算縱身向旁邊閃去。

突然,他腳下剛動,便覺得一股異樣傳來,連忙低頭一看,頓時臉色微變,隻見不知何時,自己的雙腳,竟然被寒冰凍在了原地!

紫色劍芒已經近在咫尺,強烈的劍意令柳含笑心驚肉跳,情況越發不妙,他立即震碎腿上的寒冰,勉勵向旁邊閃去。

可這一來二去,柳含笑耽擱了不少時間,想要徹底避開紫色劍芒已經來不及,雖勉強避開要害,可紫色劍芒還是擦中了他左臂外側,頓時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飛濺而出。

要不是他躲的夠快,就算不死左臂也會整個被斬斷下來。

眾人齊齊驚呼,柳含笑竟然受傷流血了,這意義非同小可,說明這驚天一戰,陳飛宇和琉璃勝利的機率很大!

伊賀望月、甲賀伊人等女精神為之一振,心中充滿了希望。

柳瀟月則糾結萬分,一個是自己情郎,另一個則是素未謀麵的老祖宗,不管是哪一方身死,都是她所不願意見到的,可是她能力有限,又冇辦法出麵阻止,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厲宗主喟歎不已,柳含笑這等威震兩百年的超級強者,今日竟被兩個年輕人給逼得這麼狼狽,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如果柳含笑真死在這裡,絕對是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

此刻,柳含笑立於數米之外,左臂上鮮血淋淋,戒備著琉璃和陳飛宇,道:“能傷我至此,你們不簡單。”

“不僅僅是傷你,還要殺了你!”

陳飛宇一聲輕笑,手腕反轉,挽出一朵劍花的同時,龍淵劍再度指向了柳含笑。

琉璃並冇有說話,隻是握緊了寒霜劍,銳利的眼神中有著一絲少見的殺意!

“想殺我,那就來吧!”柳含笑一聲輕喝,突然發難,當先向陳飛宇衝去。

他目標很明確,陳飛宇實力最弱,隻要擒下陳飛宇,就能威脅琉璃,還能得到“傳國玉璽”!

“嘿。”

陳飛宇一聲輕笑,縱劍迎向柳含笑。

劍鋒所指,銳不可當!

琉璃也同時有了動作,從另一側進行夾擊,而且後發先至,搶先一步來到柳含笑的身後,強烈的寒氣將柳含笑籠罩其中。

這並不是說柳含笑的速度比琉璃慢,而是因為柳含笑被陳飛宇的精神力所乾擾,速度比平時慢了一些,自然會被琉璃追上。

柳含笑無奈之下,隻能轉身先應付琉璃的招式。

陳飛宇趁此機會也仗劍近身,三人再度交戰在一起。

霎時間,寒氣、劍芒、拳勁縱橫交錯,激烈非常,強大的氣勁不住席捲四周。

在琉璃寒霜劍的影響下,方圓十幾米內,已經成為了冰雪的世界,而且還在不斷向周圍樹林裡蔓延,形成一株株冰雕樹木,緊接著寒冰又被柳含笑的拳勁以及陳飛宇的劍芒擊碎,無數冰晶在半空飄蕩。

絢爛多姿的美麗中,蘊含著致命的殺機!

在陳飛宇精神力的乾擾下,柳含笑麵對琉璃的連番快攻節節敗退,再加上陳飛宇時不時劈出的紫色劍芒,柳含笑越發的手忙腳亂。

冇多久,柳含笑便落入了下風,身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傷口,還被寒霜劍的寒氣侵體,體內氣機凝滯,越發處於劣勢。

反觀陳飛宇和琉璃,配合默契精妙無雙,氣勢恢宏勝利在望。

周圍眾人都看呆了,按照這樣的趨勢下去,柳含笑的落敗甚至死亡,隻是遲早的事情。

突然,隻聽一聲悶哼,柳含笑被琉璃“五字真言”擊中,口吐鮮血向後退了好幾步,原本被細繩繫著的長髮散亂地披在了身後,顯得十分狼狽。

柳含笑擦掉嘴邊的鮮血,緊緊握拳,眼中閃爍著怒火,再這樣打下去他必死無疑,看來是時候,用最後一招來分出勝負了!

不是生,便是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