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含笑的掌勁如此宏大,以至於裂縫都被震得坍塌,無數碎石轟隆而下,將陳飛宇給掩埋其中,就像是把陳飛宇給活埋了一樣。

眾人為之色變,身受柳含笑一掌,再加上被亂石活埋,陳飛宇他……他還有生還的希望嗎?

柳瀟月、伊賀望月等女嚇得俏臉煞白,緊緊地盯著被掩埋起來的地方,要不是陳飛宇很神奇,一向能創造出奇蹟的話,她們肯定會認為陳飛宇已經死了。

宋玄、宮天闕等人又是驚歎又是佩服,讓他們束手無措的陳飛宇,竟然在柳含笑手中被壓著打,這還是陳飛宇使出了龍淵劍的前提下,柳前輩不愧是名震華夏兩百年的超級強者,果然厲害!

厲宗主神色凝重,她能敏銳察覺到陳飛宇的氣息還在,說明陳飛宇冇死,可是柳含笑實力超絕,就算陳飛宇不死,也依然不是柳含笑的對手。

“要是早知道陳飛宇有龍淵劍的話,就應該帶上雨辰一起過來,以雨辰的實力,和陳飛宇聯手,一定能擊敗甚至是斬殺柳含笑,到時候雨辰的名聲會響徹整個世界,陳飛宇也會欠下五蘊宗巨大的人情。

可惜了,可惜陳飛宇今天要死在這裡,五蘊宗對陳飛宇的投資,到頭來也全打了水票。”

厲宗主搖搖頭,一陣失望,心中已經有了退意,萬一柳含笑解決掉陳飛宇後,再來向她動手,那就得不償失了。

她不著痕跡的向後退了兩步,正待迅速離去。

突然,一股強烈的劍意,從掩埋陳飛宇的亂石中沖天而起!

劍意淩厲博大,生機勃勃!

正準備離去的厲宗主神色愕然,咦?如此強烈的氣機,陳飛宇還有一戰之力?

微微猶豫後,她腳步一頓,站立在了原地,打算先看看情況再說。

柳含笑立於裂縫的邊緣,察覺到陳飛宇強悍的劍意,他輕哼一聲,抬起右掌,準備再發一掌,將陳飛宇給壓製住。

突然,他覺得地麵下傳來一陣異動,彷彿要地震了一樣。

下一刻,一道淩厲至極的紫色劍芒破土而出,目標正是柳含笑,而且瞧紫色劍芒的角度,分明是瞄準了柳含笑的要害。

“哼,困獸猶鬥。”

柳含笑眉間怒氣一閃而逝,可是麵對紫色劍芒,他不願意硬抗,立即縱身輕飄飄向後方躍了三米左右。

不等他站穩腳跟,突然心生警覺,再度向後躍去。

隻見從他原先站立的地方,一道紫色劍芒再度從他腳下破土而出,如果柳含笑冇有及時離開的話,怕是會被紫色劍芒擊中。

突然,又是一道紫色劍芒,從柳含笑落地的地方沖天而起。

柳含笑動作迅捷,加上心有準備,再度輕易地躲了過去。

三處地麵,三道劍芒,眾人心中驚駭,陳飛宇明明與柳含笑差距巨大,可他不但能硬抗柳含笑攻擊而不死,還能絕地反擊,如此表現實在令人驚豔,如果再讓陳飛宇成長幾年,那陳飛宇又會強到什麼程度,可惜了,他過早的遇到了柳含笑……

眾人紛紛搖頭,都認為陳飛宇會死在這裡。

場中,柳含笑重新飄落在地麵上後,對著掩埋陳飛宇的亂石撫掌而讚:“好手段,你的精神力竟然能夠透過厚厚的地麵探知到我的一舉一動,這種能力真讓我羨慕。”

“轟隆”一聲炸響,掩埋的巨石被一股強悍的內勁炸開,亂石為之崩碎。

陳飛宇一躍而起,穩穩地落在地麵上,距離柳含笑約有五米左右,道:“這是天賦,你羨慕也冇有用。”

柳含笑打量著陳飛宇,道:“在完全占據下風的情況下,你還能這麼嘴硬,真是有讓我另眼相看,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傳國玉璽’,我放你一條生路。”

“白日做夢。”陳飛宇大笑,眼見柳含笑眉宇間殺過一絲殺意,及時道:“另外我警告你,這個世上,隻有我才知道‘傳國玉璽’在哪裡,如果你殺了我,你就算到死,也找不到‘傳國玉璽’。”

原因很簡單,“傳國玉璽”已經被陳飛宇放進了畫中世界,而《延陵掛劍圖》已經認陳飛宇為主,所以陳飛宇有十足的自信,柳含笑絕對找不到!

“冇有任何人能威脅我柳含笑。”柳含笑眉間殺意越來越濃:“既然不能殺你,那我就把你抓起來,對你嚴刑拷打,一刀一刀將你淩遲,到那時候,我就不信你還能咬著牙不交出來。”

眾人紛紛打了個寒戰,好可怕的手段!

“那就繼續來戰吧!”陳飛宇豪邁大笑。

緊接著,他周身劍意沖天而起,搶先出手揮出三道紫色劍芒,再度攻向柳含笑。

“不知死活。”柳含笑眉眼含煞,顯然動了真火。

隻見他踏步向前迎著陳飛宇衝去,右手捏著劍訣,凝聚出一道白色的淩厲劍芒,將襲來的三道紫色劍芒儘數斬碎。

下一秒,他已經衝到陳飛宇跟前,手腕微動,白色劍芒朝著陳飛宇斬去,喝道:“我不願與你淵劍硬拚,可不代表我正麵打不過龍淵劍!”

強大的劍意衝擊下,陳飛宇體表頓時出現數道傷口,鮮血為之飛濺。

可他凜然不懼,大喝一聲,運轉“無極拳”的法門,配合上龍淵劍之威,和柳含笑的劍氣相撞在一起。

霎時間,沙飛石走。

一股澎湃的力道,從柳含笑的劍芒上傳來,被龍淵劍抵消一部分,又被“無極拳”的法門化解掉一部分,剩下的力道硬生生衝擊在陳飛宇身上。

“哇”的一聲,陳飛宇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柳含笑也被震得向後倒退了好幾米,站穩身形後,一邊向陳飛宇走去,一邊道:“如果冇有龍淵劍,你早死在我手上了。”

他開口閉口就是“龍淵劍”,很顯然,在柳含笑眼中,陳飛宇如果冇有“龍淵劍”的話,不是他一招之敵。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站了起來,擦掉嘴邊鮮血,劍鋒直指柳含笑。

他依然有一戰之力!

眾人驚呼,陳飛宇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

柳含笑輕蔑地笑了一聲,突然踏步向前,再度向陳飛宇衝去,這一招過後,他要讓陳飛宇再也站不起來!

厲宗主暗暗搖頭,陳飛宇隻有“傳奇初期”境界,就算有了龍淵劍在手,想要跨越一個大等級戰勝柳含笑,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罷了,再看下去也毫無意義,我也該走了,我得好好想一想,怎麼把這個噩耗告訴雨辰。”

厲宗主正準備轉身離去。

突然,異變陡生!

一股強悍淩厲的劍意從天邊而來,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