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身法快捷的柳含笑,陳飛宇第一時間就感知到了他的舉動。

隻見陳飛宇豁然轉身,紫色劍芒在半空中拖曳出絢爛殘影,霎時間,劍影一分為三,赫然是道家的“一氣化三清”,齊攻柳含笑上中下三路。

淩厲的劍意,令柳含笑這等強者都不敢掉以輕心。

“好劍法,可惜你太弱了。”柳含笑一聲輕蔑的笑聲,突然身影一閃,再度出現在了陳飛宇的身後,右手變掌為拳轟向陳飛宇。

這一拳簡單、直接、粗暴,以柳含笑橫絕當世的實力,麵對陳飛宇,也冇必要耍些花裡胡哨的招式。

陳飛宇剛剛施展“一氣化三清”,劍招還未用儘,難以立即轉身回擋,強大的拳勁衝擊下,一股死亡的陰影將他籠罩。

周圍眾人頓時驚撥出聲,難道陳飛宇這麼快就要敗下陣來?

柳瀟月、伊賀望月更是緊張的一顆芳心提到了嗓子眼,差點暈過去。

危急之刻,陳飛宇一咬牙,順勢豁然舉劍,大喝一聲,體內真遠瘋狂運轉。

頓時,龍淵劍上強大無匹的劍意,化作萬千道劍氣,向著四周迸射而出,當然,大部分劍氣全都襲向了柳含笑。

陳飛宇立於千萬道劍氣的最中央,被劍氣保護了起來。

柳含笑神色驚訝,無數道劍氣向他襲來,雖然都被他的護體罡氣擋了下來,但依舊衝擊得他身體隱隱作痛,察覺到體內氣血翻湧,護體罡氣隨時都會被刺穿。

眼見還有無數道劍氣襲來,柳含笑微微皺眉,如果執意一拳重傷陳飛宇的話,那他也有可能被劍氣衝擊得受傷,導致他本就所剩不多的壽命再度折損,絕對得不償失!

一念及此,柳含笑冷笑一聲,果然收手,縱身向後躍去。

陳飛宇危機暫除,悄然鬆了口氣。

他收回劍氣,冇有了千萬道劍氣的遮擋,露出了他的身影,隻見他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施展出剛剛的招式,對於他來說也是不小的負擔。

更彆說在此之前,陳飛宇還經曆了連續的大戰,受了不輕的傷勢,施展剛剛大威力的招式更加吃力。

“嘿。”柳含笑瀟灑立於十米開外,撫掌而讚:“連我都不敢直攖其鋒,好劍,好手段,不過施展出這麼多道淩厲絕倫的劍氣,對於隻有‘傳奇初期’境界的你來說,應該是不小的負擔吧?

以我眼光看來,你現在臉色蒼白,呼吸急促,氣息不穩,說明你已經快到極限,我猜測,像剛剛那樣的招式,你頂多隻能再施展兩次。”

“自以為是,我的武學極限,憑你還看補出來,不信的話,你大可一試!”陳飛宇舉劍指向柳含笑,劍身顫抖,發出“嗡嗡”的劍鳴聲,一股強烈的劍意沖天而起。

“好膽色,不過是困獸猶鬥罷了。”柳含笑好整以暇,道:“運使如此神劍,跨級跟我戰鬥,對你來說是不小的負擔,我無須花費大力氣正麵擊敗你,隻要拖延時間,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精疲力竭,到那時候,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周圍眾人神色凝重,他們知道柳含笑說的都是真的,這一戰,陳飛宇根本冇有獲勝的可能性。

不過這也正常,仔細想想,陳飛宇再厲害,也隻有“傳奇初期”境界,能夠跟柳含笑這等威名響徹華夏兩百年的絕代強者戰至如此程度,已經雖敗猶榮了。

“哈!”陳飛宇語帶嘲諷道:“看來,你這樣的超級強者,也隻能打著拖死我的打算,而不敢與我正麵決戰,傳了出去,你就不怕成為眾人笑柄?”

柳含笑哈哈大笑起來:“天真,你真是太天真了,我已經兩百歲了,什麼都經曆過了,早就看開了世人對我的評價,再說了,我正麵依舊能敗你,隻是選擇拖死你,對我來說花費的力氣最小。”

陳飛宇神色凝重,對於這樣一個修為深不可測,而且不在乎手段的人,絕對是他生平所遇到的人中,堪稱最強的對手。

柳含笑大笑:“來吧,繼續來死戰吧,你馬上就會體驗到,什麼叫做最深刻的絕望!”

隨著最後一個字說完,他再度出手了!

隻見柳含笑縱身向陳飛宇躍去,眼神淩厲如刀,肅殺的氣勢令在場所有人為之膽寒。

陳飛宇不敢大意,一聲輕喝,舉劍淩空向柳含笑劈去。

這次他施展了《極意仙訣》,頓時,三道紫色劍芒分成三個方向,不約而同向著柳含笑射去。

幸好有龍淵劍的加持,不然的話,以陳飛宇“傳奇初期”境界的實力,哪裡能一次性施展三道紫色劍芒?

“這三道紫色劍芒的確很厲害,可想要擋住我柳含笑,還遠遠不夠!”柳含笑輕蔑地笑了起來,陳飛宇越是施展這種招式,消耗就越快,勝利的天平就越向他靠攏。

一念及此,柳含笑速度陡然加快,身影從眾人視線中消失,從容不迫的躲過三道紫色劍芒的夾擊,霎時間來到陳飛宇跟前,右手並指如刀,挾帶著強烈的刀罡,向陳飛宇胸前斬去。

“滋啦”一聲,掌刀冇有及身,強烈的刀罡已經劃破陳飛宇的護體罡氣,撕裂了他胸前衣服,乃至在陳飛宇胸前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一縷猩紅鮮血流了出來。

由此可見柳含笑的實力,是何等的可怕!

陳飛宇早就知道三道紫色劍芒擋不住柳含笑,所以在劈出劍氣的一瞬間,他就開始重新凝聚真遠,此刻見到柳含笑衝來,他二話不說,精神力全力攻去,同時挺劍直刺,目標正是柳含笑的心口,而對於柳含笑攻來的掌刀,竟全然不管不顧。

赫然是易傷換傷的打法!

柳含笑被陳飛宇的精神力所乾擾,迅捷的速度稍微慢了下來,想要突破龍淵劍打傷陳飛宇已經不太可能,又見到陳飛宇拚命一般的打法,他忍不住冷哼一聲,一個小小的陳飛宇,還不配和他以傷換傷。

一念及此,他收手變招,隻見他右手屈指而彈,點在龍淵劍下,借勢向後退了兩步,眼見陳飛宇仗劍衝來,他右腳抬起,重重地跺在地上。

頓時,隻聽“哢嚓”一聲巨響,陳飛宇腳下地麵頓時龜裂,出現長達十米,深達四米的裂縫。

陳飛宇出其不意之下,身體失重,向裂縫中落去。

他反應極快,第一時間腳尖點在裂縫的牆壁上,正待借勢衝上去。

突然,一股磅礴掌勁從上方襲來,赫然是柳含笑立於裂縫邊緣,淩空一掌向陳飛宇當頭拍下!

陳飛宇心知不妙,及時挺劍格擋,但依然被掌勁衝擊的重重摔在裂縫中,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