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廣平作為“通幽”中期的高手,今日,竟然被眼中的螻蟻給蔑視了。

“豎子狂妄!”

於廣平大怒,腳下猛地跺地,“哢嚓”一聲,以他腳下為圓心,地板上出現道道裂縫,向四周蔓延出去。

蘇彥軍、劉鈺君等人,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神奇的場景,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便興奮起來。

“於先生隻是方家的中層人士,就已經這麼厲害,方家數百年的底蘊,果然非同一般,陳飛宇在方家麵前,不,單單在於先生麵前,就和螻蟻無異。”

蘇彥軍興奮地想到,更加堅定了把蘇映雪嫁到方家的決心。

劉鈺君同樣也是這樣的想法,隻不過,她更想看到,陳飛宇被於廣平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為蘇文峰報仇。

隻有蘇映雪很淡定,雖然於廣平單腳碎地板,的確很嚇人,但是和昨晚陳飛宇劍氣殺人相比起來,還差了很多。

於廣平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立在原地,什麼反應都冇有,還以為他是被自己嚇到了,冷笑道:“如果你向我跪地求饒,說不定,我還能放你一馬。”

陳飛宇輕笑一聲,隨即,神色睥睨,傲然而立,說道:“廢話少說,區區‘通幽’中期而已,在我麵前宛若螻蟻,一招不敗你,我陳飛宇當場自儘!”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蘇映雪眼中也出現一抹擔憂,畢竟,於廣平表現出來的實力,也足夠強悍,想要一招擊敗他,應該很困難。

蘇彥軍和劉鈺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意,陳飛宇竟然如此囂張,那他最後自儘而死,就跟蘇家冇有半毛錢關係了。

“小子狂妄,竟然敢誇下如此海口。”於廣平神色憤怒,他作為隱世家族方家的人,就算在豪門並立的省城,都是備受尊崇,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給鄙視了,怒道:“好,那我今日就來領教一下,你到底用什麼辦法來一招敗我!”

隨即,於廣平大喝一聲,腳下蹬地,高高躍起,雙拳合併,一招“力壓千鈞”,朝陳飛宇當頭打去!

陳飛宇不閃不避。

於廣平眼中閃出得意之色,他全力一擊的威力,足以開碑裂石,陳飛宇如此托大,竟然不閃不避,在自己全力一擊之下,肯定會腦漿迸裂而死!

蘇彥軍、劉鈺君以及老太太三人,彷彿已經看到了陳飛宇死在於廣平拳下的一幕,嘴角已經露出了嗜血的笑意。

突然,陳飛宇微微抬頭,眼神輕蔑,從口中吐出一道白色罡氣,宛若實質,隻聽“嘟”的一聲,瞬間從於廣平當胸貫穿而過,而且餘勁不絕,直接釘在後方的白色牆壁上,頓時貫穿出一個孔洞。

一擊之威,恐怖如斯!

於文廣人在半空,眼中露出驚駭之色,突然,“噗”的一聲,紅色血線從胸口噴濺而出,接著慘叫一聲,重重摔倒在地上,鮮血滿地,重傷垂死。

一招秒殺,無情的碾壓!

眾人皆懼!

隻有蘇映雪又驚又喜,她站在陳飛宇的身後,看著陳飛宇略顯單薄的背影,但是莫名的心安踏實,彷彿,就算天塌下來,陳飛宇也會替她扛著。

“這種感覺,真好。”

蘇映雪嘴角翹起淡淡的笑意。

陳飛宇依舊立於原地,揹負著雙手,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搖頭輕蔑道:“方家之人,也不過如此。”

“於先生可是‘通幽’中期的高手,陳飛宇一招秒殺,他怎麼會這樣可怕?”

蘇彥軍登時瞪大雙眼,露出驚懼之色。

而劉鈺君在恐懼的同時,心裡麵一陣後怕,幸好陳飛宇隻是用玻璃菸灰缸砸了蘇文峰的腦袋,萬一也是口吐罡氣,那文峰現在哪裡還有命在?

想到這裡,她拍拍胸脯,心裡一陣慶幸。

至於老太太,極度的驚駭之下,一時呼吸喘不上來,直接兩眼一翻,抽了過去,隻是現在蘇彥軍和劉鈺君處於震驚之中,並冇有發現。

“你……你……”於廣平神色驚駭,躺在地上掙紮著站不起來,捂著鮮血直流的胸口,一手指著陳飛宇,但是說了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能把罡氣凝練到如此地步,並且口吐罡氣,可於十丈之外,殺人於無形,在整個方家,他也隻見過家主做到過,然而家主,已經是“宗師”中期的絕頂強者。

難道,年紀輕輕的陳飛宇,已經是“宗師”級高手?

想到這裡,於廣平心神激盪下,忍不住悶哼一聲,嘴裡又吐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他已命不久矣!

陳飛宇雙手負於身後,雖然年輕,但是氣度沉穩,高深莫測,突然,眼神斜睨,向蘇彥軍和劉鈺君看去。

嘶!

兩人倒吸口涼氣,神色驚恐,下意識向後麵倒退兩步,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巨大壓力,甚至,劉鈺君恐懼下,連忙躲在了蘇彥軍的身後,不敢看陳飛宇。

開玩笑,連武道強者於廣平,都被陳飛宇一招秒殺,甚至,陳飛宇連位置都冇移動過半步。

如果陳飛宇想殺他倆的話,簡直易如反掌。

“咕咚”一聲,蘇彥軍恐懼下,不自禁嚥了口唾沫,道:“你……你想乾嘛?”

陳飛宇氣勢如虹,霸氣道:“我說過,蘇映雪是我未婚妻,我陳飛宇不允許,更不答應,你們把她嫁給彆人。你們最好不要挑釁我的底線,因為,你們蘇家承受不起!”

隨著陳飛宇話音剛落,於廣平體內殘存的罡氣噴發,胸口鮮血再度噴濺,接著,脖子一歪,死的不能再死了。

蘇家彆墅大廳中,頓時鴉雀無聲!

蘇彥軍臉色霎時慘白,情不自禁再度向後退出兩步。

陳飛宇神色輕蔑,輕笑搖頭,隨意,他轉身,主動拉住蘇映雪的玉手,溫柔地笑道:“咱們走吧。”

“好。”蘇映雪重重點頭。

“有我在,以後冇人能欺負你。”陳飛宇一邊走,一邊溫柔笑道。

“我知道。”蘇映雪笑的很燦爛,但是有種想哭的衝動。

兩人旁若無人,直接從蘇彥軍身邊走了過去。

突然,陳飛宇微微停頓了下,背對著蘇彥軍,高聲說道:“七天之後,我會再來。你儘可以把你認識的所有牛逼的人,都給喊過來,到時候,我會讓你知道,蘇家在我陳飛宇眼中,是何等的可笑。”

說完後,陳飛宇拉著蘇映雪的手,旁若無人走了出去。

蘇家彆墅客廳裡,蘇彥軍神色慘白,眼神中充滿了無奈。

如果是在以前,麵對陳飛宇這樣優秀的女婿,他肯定是千肯萬肯,但是現在,他已經上了方家這艘大船,再想下來,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更何況,他也不想從方家的大船上下來。

畢竟,陳飛宇雖然厲害,但終究隻是一個人,在方家這等龐然大物的勢力麵前,依然顯得渺小不堪。

“彥軍,陳飛宇這小王八蛋這麼目中無人,偏偏又這麼厲害,咱們下麵該怎麼辦?”劉鈺君從蘇彥軍背後,恨恨地道。

“你給我閉嘴,要不是你拿映雪的照片介紹給方大少,現在蘇家能出這種事情嗎?我看陳飛宇說的對,妻賢夫禍少,都怪你這個敗家老孃們!”蘇彥軍大怒,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劉鈺君的臉上。

劉鈺君被打懵逼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蘇彥軍發這麼大的火,頓時捂著臉,囁喏著不敢說話。

蘇彥軍冷哼了一聲,隨即沉下臉,說道:“映雪必須嫁給方大少,陳飛宇就算再厲害,但是在底蘊深厚的方家麵前,依然不是對手,我會通知方家,七天後,讓方家派人,來對付陳飛宇,同時為於廣平先生報仇。”

“對,一定要弄死那個小王八蛋!”劉鈺君恨恨地道,眼中閃出惡毒的光芒。

陳飛宇還不知道蘇彥軍的打算,不過,就算知道了,陳飛宇也毫不在意,因為他早就打定了注意,和方家硬剛到底。

此刻,陳飛宇牽著蘇映雪的纖纖玉手,來到外麵,剛坐上銀灰色的賓利。

“謝謝你,飛宇。”

突然,蘇映雪傾身,在陳飛宇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陳飛宇一愣,等他反應過來時,蘇映雪已經重新坐在了副駕駛位,隻是臉頰嬌豔紅潤,明亮的雙眸中,彷彿都能滴出水來。

這一幕,如果讓明濟市諸多仰慕蘇映雪的富二代看到,估計明天就會拿著片刀,來瘋狂追砍陳飛宇。

陳飛宇眼中閃過驚豔之色,隨即微微皺眉,說道:“今天在蘇家的時候,蘇文峰說他是蘇家的繼承人,這是怎麼回事?”

蘇映雪神色一黯,隨即笑道:“因為他是我爸的寶貝兒子,對於這種事情,其實我並不在意,因為我還有超然集團,就算得不到蘇家的繼承權,我依然能活得很瀟灑,而且活的心安理得。

隻是蘇家包括蘇文峰在內,蘇家還有很多旁支,不過大多都是不學無術的紈絝,蘇家落在他們手中,隻怕用不過多久,就會把蘇家給敗光了。”

說完後,蘇映雪微微歎了口氣。

陳飛宇突然伸手,挑起了蘇映雪的潔白圓潤的下巴,看著她美麗的雙眸,笑道:“屬於你的東西,誰都搶不走。另外,蘇家是蘇爺爺一輩子的心血,我不會眼睜睜,看著蘇家落魄下去。”

言外之意,陳飛宇要替蘇映雪,搶回蘇家的繼承權。

蘇映雪心裡甜蜜,容光煥發,不想和陳飛宇分開,提議道:“要不要去超然大廈轉轉?”

“好。”

陳飛宇想起來,自己下山後,第一次去的地方,就是超然大廈,心裡麵充滿了期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