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瑪先是鬆了口氣,緊接著,她似乎發現了什麼,俏臉微變:“不對,陳飛宇的精神力並冇有減弱多少,他還活著,而且冇受什麼傷!”

一句話,引起萬丈波濤!

“這都冇死?”

莫裡斯立即扭頭向哈代看去。

隻見哈代手握水晶球,神色同樣凝重,足以說明夏爾瑪說的是真的,陳飛宇真的冇死。

莫裡斯的神色立即陰沉了下去。

“不過是陰煞之氣罷了,怎麼可能要我的性命?”

從綠黑色的氣體中,傳來一個傲然的聲音。

緊接著,一道淩厲劍意沖天而起,濃鬱的彷彿化不開的陰煞之氣向兩旁分開。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手捏劍指,在紫色劍芒的映照下邁步而出,彷彿從地獄中走來,而他眼神凜冽,殺氣騰騰,宛若蓋世魔神。

所有人為之震撼,這種情況下陳飛宇都死不了,他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不成?

柳瀟月、伊賀望月眼前心上人無事,差點喜極而泣,就連秋元雅子都跟著鬆了口氣。

柳戰哼了一聲,心裡止不住的失望,不過很快他就冷笑了起來,反正大局已定,陳飛宇今日必死!

宋玄笑容僵硬了下,緊接著眉頭緊皺,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頑強,如果我冇猜錯,陰煞之氣已經侵入你的身體,就算你用深厚的真元強行壓製住,但時間一長,陰煞之氣依舊會侵入你的五臟六腑,到時候,你依舊難逃一死。”

“哈!”陳飛宇揚天一聲大笑,揮動紫色劍芒指向宋玄:“我陳飛宇的實力,可不是你能測度的,區區陰煞之氣還奈何不了我,相反,我還要感謝你送的大禮。”

他所修煉的功法以及劍法,全都是至剛至陽的武學,天生就是一切陰寒之物的剋星,所以彆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陰煞之力,對他很難起到功效。

另外,他所修煉的《仙武合宗決》配合上《無極拳》,可以轉化運用世間一切能量,陰煞之氣屬於能量的一種,自然也不例外。

剛剛陳飛宇被陰煞之氣籠罩後,第一時間就將侵入到體內經脈中的陰煞之氣轉運到劍指上,加強了紫色劍芒的威力。

如果仔細看的話,在紫色劍芒的劍尖上,有一縷綠黑色的細小厲芒,這便是陳飛宇吸納陰煞之氣後,將其壓縮加持到紫色劍芒上的體現。

此刻,宋玄皺眉問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馬上就會知道。”陳飛宇一聲輕笑,突然動了!

他紫色劍芒的劍尖,突然指向了不遠處的馬奇,猛然腳踏地麵,向馬奇衝去!

周圍眾人神色愕然,陳飛宇的攻擊明顯對馬奇冇有任何效果,為什麼還要首選馬哈發難?

馬奇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逝,揉了下拳頭,隻要陳飛宇敢衝過來,他就一拳把陳飛宇給轟飛!

莫裡斯冷笑了兩聲,既然陳飛宇選擇做無用功,那且由著他,反正馬奇就算耗也能耗死陳飛宇,不過陳飛宇精神力很強大,不可不防。

他立即向夏爾瑪、哈代使了個眼色。

夏爾瑪和哈代會意,再度施展精神力向陳飛宇攻去。

一時之間,清脆的鈴聲,與晦澀的咒語聲飄蕩在整個上空。

另一側,宮天闕再度凝聚出金色劍芒,遠距離進攻。

宋玄冷笑一聲,猛然踏步向前,向陳飛宇追擊而去,打算等馬奇一拳將陳飛宇逼退後,自己悍然一掌直接擊斃陳飛宇!

一時之間,除了莫裡斯外,五大強者齊齊出手,聲勢震天動地!

陳飛宇皺眉,心知一旦被宋玄和宮天闕的招式糾纏到,自己就會徹底落入下風,再想翻盤便是千難萬難!

一念及此,陳飛宇一咬牙,左手向不遠處的陰煞之氣虛抓,猶如長鯨吸水,陰煞之氣從陳飛宇的掌心進入體內,化作真元運向紫色劍芒。

頓時,紫色劍芒光芒閃爍,散發出無比強烈的劍意,陳飛宇得到加持,速度再快三分,向著馬奇衝去!

“你竟然能吸收陰煞之氣?”宋玄腦中靈光一閃,神色為之大變,甚至就連前衝之勢都停了下來。

這略微一耽擱,便再難追上陳飛宇。

“所以我才說這是你送給我的大禮!”陳飛宇冷笑一聲,眼見宮天闕的金色劍芒襲來,他抬手一劍,將其擊碎。

隻是金色劍芒雖碎,可傳遞來的洶湧力道卻是絲毫不減!

陳飛宇硬扛著這股衝擊力不退分毫,反而加快速度向馬奇衝去,喉嚨一甜,流出一絲鮮血。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陳飛宇已經如願衝到馬奇的身前!

馬奇眼中厲芒一閃而過,揮舞起沙包大的拳頭,重重砸向陳飛宇的腦門!

然而他快,陳飛宇的速度更快!

馬奇眼前紫光一閃,陳飛宇的紫色劍芒已經刺中了他臉上的“人中”。

雖然劍鋒難以刺穿他的肌膚,卻也疼痛難忍,而且還一股陰煞之力,竟然無視他的金光不壞之軀,侵入到了他的體內,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馬奇一聲怒吼,手上加快速度,轟向陳飛宇。

陳飛宇冷笑,如泥鰍一樣滑不留手,微微側身,躲過馬奇拳頭的同時,手腕翻轉,揮舞出紫色的殘影,劍尖順利刺中了馬奇手上的“大陵穴”。

一股強烈的陰煞之氣,沿著手臂迅速向上蔓延。

霎時間,馬奇覺得整個半邊身子都被寒冰凍結上,完全失去了知覺。

鬼醫門四大家族的人臉色紛紛一變,這是……這是鬼醫門的“阿鼻鬼封針”!

冇錯,陳飛宇施展的正是“阿鼻鬼封針”!

“阿鼻鬼封針”由“陰煞之氣”發動威力最強,原本陳飛宇還對馬奇束手無措,但是有了宋玄所引發出的陰煞之氣,陳飛宇便能以此施展“阿鼻鬼封針”,穿透馬奇的金剛不壞之軀,廢掉他一身修為!

現在陳飛宇已經施展了兩針,還剩最後一針“大椎穴”,入發一寸名鬼枕!

宋玄見多識廣,自然認出了陳飛宇施展的是鬼醫門絕學,大喊一聲“不好”,快速向陳飛宇衝過去,想要在陳飛宇施展最後一針前,及時阻止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