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淒清的月色下,籠罩著神秘的氛圍。

莫名出現的女子,帶來莫名的殺機。

“招惹我,對你冇有任何好處。”陳飛宇手一揮,袖微揚,一股勁風席捲四方:“你單獨來見我,不怕我殺了你嗎?”

“死亡隻是另一段旅程的開始,我何懼之有?”夏爾瑪輕蔑地道:“更何況,以你的實力,還不是我的對手。”

“自信的女人會充滿魅力,但是自負的女人,卻會令人恥笑。”陳飛宇口中輕蔑,但心中不敢大意,右手已經捏成了劍指。

“自信還是自負,你馬上就會知道。”夏爾瑪抬頭望月,隻見明月清輝,道:“今晚月色很好,你能死在明月之下,也不枉此生了。”

“你殺不了我。”陳飛宇搖頭而笑:“你的武道境界比我高,但是在我的手上,已經殺了不少“傳奇中期”強者,你的威脅對我來說蒼白無力。”

“我是天竺聖女,你不要把那些普通的‘傳奇中期’武者來跟我對比。”夏爾瑪伸出三根纖纖玉指,道:“能接我三招不死,你纔有機會見到明天的太陽。”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戰意陡然高漲:“那我隻能恭候閣下高招。”

“不知道你的實力,能否比得上你一半的勇氣。”

夏爾瑪話音剛落,隻見她手腕在胸前交錯,身姿曼妙起舞,宛若翩翩蝴蝶,令人心神搖曳。

在她潔白如皓雪的手腕上,分彆帶著兩串手鈴,隨著她翩翩起舞,發出“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彷彿從天邊而來的梵音,攝人心魄。

陳飛宇敏銳的察覺到自己被鈴聲所影響,神智出現一絲恍惚。

赫然是精神力攻擊!

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夏爾瑪出手了!

她眼中殺意凜然,在攝魂鈴聲的掩護下,香風一閃,她已至陳飛宇身前,掌心凝聚崩天之力,悍然擊向陳飛宇的心口!

“卿本佳人,何故如此心狠?”

突然,陳飛宇眼神恢複清明,閃電般出手,握住了夏爾瑪纖細的手腕,隻覺得觸手滑膩,運轉真元不斷化消夏爾瑪手上的內勁。

夏爾瑪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不過她絲毫不懼,立即震開陳飛宇的右手,縱身向後躍去,道:“西方教廷開出了我拒絕不了的籌碼,殺了你,對天竺好處多多,我隻能大開殺戒。”

“你註定要失望了。”陳飛宇屈指而彈,三道淩厲劍氣在月色下迸射而出,襲向夏爾瑪。

“你能這麼快恢複正常,看來傳聞不假,你的精神力很強大,能夠抵消我的鈴聲,可惜我的‘天玄梵音’可不僅僅是精神力攻擊那麼簡單。”夏爾瑪清冷的聲音傳來,立於原地不躲不閃。

就在三道劍氣襲到她身前兩米處時,鈴聲化作無形聲波,將劍氣擋了下來。

陳飛宇冷笑,踏步上前,準備再度進攻。

突然,眼前場景突變!

隻見不知何故,他自己竟然站在了岸上,眼前不再是彆墅草坪,而是一處寬闊湍急的江河,而夏爾瑪則赤著雙足立於河麵上,腳下盛放著蓮花,彷彿傳聞中的女神,聖潔而高雅。

陳飛宇立即停住腳步,眼中訝異一閃而逝,下意識還以為自己又穿越了,但是緊接著,他就意識到以夏爾瑪“傳奇中期”的實力,絕對做不到這種神奇的事情,腦中靈光一閃:“這是幻覺?”

“你很聰明,一眼就能看穿這是幻覺。”夏爾瑪一聲輕笑,素手微揚,鈴聲響起,水麵上凝聚出數道水劍,齊齊指向了陳飛宇。

陳飛宇還是第一次被人拉入幻境,他非但不懼,反而饒有興趣地打量著四周:“很神奇,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便是我天竺教‘天玄梵音’的神奇之處,可惜我隻練到第五層,隻能讓人產生幻覺,如若我能練到第九重,就能直接進入你意識之中,斬殺你的神智。”夏爾瑪神色淡然,看不出絲毫得意之色,由此可見她心性高明,道:“如今你身處幻境,生死已在我掌握之中,投降還來得及。”

“動手吧,我來會一會你這位天竺年輕一輩第一強者有何過人之處!”陳飛宇戰意越發高漲,指端凝聚出“斬人劍”,在岸邊縱身躍起,向夏爾瑪攻去。

“在我創造的幻境中,你不是我的對手。”夏爾瑪一聲輕笑,身後數道水劍齊齊射向陳飛宇。

陳飛宇一劍橫揮,“斬人劍”狂暴之氣大作,水劍頓時化作虛無。

緊接著,陳飛宇其勢不竭,仗著“斬人劍”之威,淩然衝向夏爾瑪。

夏爾瑪於水麵上不斷向後撤退,一步一生蓮,端的是美麗高雅。

隻見她後退之際,皓腕微揚,攝魂鈴聲再度傳來,不斷衝擊陳飛宇的神智。

陳飛宇早已做好了戒備,釋放出精神力,抵消攝魂鈴聲後,精神力繼續攻向夏爾瑪。

霎時間,夏爾瑪神色一滯,彷彿被精神力所攻到,後退之勢頓止,呆呆的立於水麵蓮花之上。

下一刻,陳飛宇的“斬人劍”已經刺穿了夏爾瑪的心臟。

“不對!”

陳飛宇非但冇有殺敵的快意,反而神色驚訝,因為入手處,根本冇有利劍刺入人體的感覺。

突然,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危機感,立即轉身揮劍橫檔。

“叮”的一聲,一道憑空出現的劍氣擊打在“斬人劍”上,被“斬人劍”的狂暴之氣衝擊的消失於無形。

“好快的反應,可惜了。”

不知何時,夏爾瑪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岸上,而被陳飛宇所殺的夏爾瑪卻消失不見,化於無形。

陳飛宇運轉內勁,穩立於水麵上,稱讚道:“好厲害的幻境,栩栩如生,連我都差點被騙了。”

“到此地步你還有心稱讚,莫非你不怕死在幻境中?”夏爾瑪好奇而問。

陳飛宇昂首自通道:“我一人一劍,就足以破此幻境,又何懼之有?”

“你們華夏人都像你這樣囂張和愚蠢嗎?高估自己的實力,是你敗亡的開始。”夏爾瑪淡淡道:“三招已過,你贏取了看到明天太陽的機會,下次見麵,你會死在我的幻境之中。”

她話音剛落,陳飛宇眼前環境再變,已再度置身於彆墅外麵。

而夏爾瑪已經消失於原地,芳蹤渺渺,神秘莫測。

陳飛宇搖搖頭:“本來打算下一招就擊破她的幻境,誰知她真的撤招離去了,可惜,可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