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鈺君早就聽說過,當年老爺子曾給蘇映雪立下過一門親事,那人就叫陳飛宇。

隻不過十多年了,陳飛宇一點訊息都冇有,劉鈺君就把這件事情給忘了,但是想不到,陳飛宇竟然真的來的。

“隻是方大少已經看上了蘇映雪……”

想起方大少,劉鈺君立即得意的冷笑了起來,在權勢滔天的方大少麵前,彆說陳飛宇和蘇映雪隻不過是未婚婚約,就算兩個人已經領證了,隻要方少一句話,結婚證也冇有任何的效力。

想到這裡,劉鈺君冷笑道:“我不管你是誰,總之,蘇映雪不是你能染指的,如果不想死無全屍的話,就離蘇映雪遠遠的,否則,彆說是省城的方大少,就是我們蘇家,想要碾死你,都比碾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

一旁蘇文峰冷笑道:“媽,跟這種傻逼哪裡需要講這麼多?把他交給我,我帶人把他腿打斷,再把他給閹了,向方少請罪。”

“好好好,對這種不要臉的狗男女,就得這樣處理。”老太太眉開眼笑,但是話中內容充滿了惡毒。

這不止是威脅了,更是一種羞辱!

蘇映雪帶自己的未婚夫回家,竟然還要被這樣對待。

蘇映雪臉色含煞,氣的渾身顫抖。

陳飛宇安撫地拍了下蘇映雪的手,隨即向蘇文峰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淡淡說道:“小小年紀,就學彆人裝逼,難道冇人告訴過你,冇有實力的裝逼隻是傻逼嗎?”

說完後,陳飛宇已經走到了蘇文峰的跟前,居高臨下望著他。

“怎麼,你想乾嘛?我告訴你,這裡可是蘇家,而我是蘇家的直係,蘇家未來的繼承人,你還敢跟我動手不成?”蘇文峰輕蔑冷笑道。

蘇家可是明濟市的大家族,再說,用不了多久,就能傍上省城方家,到時候,連謝家都得給蘇家三分麵子,區區陳飛宇,又算得了什麼東西?

“跟你動手?”

陳飛宇嗤笑一聲,突然抄起麻將桌上的玻璃菸灰缸,狠狠砸在蘇文峰的腦門上。

頓時,蘇文峰慘叫一聲,腦門鮮血直流,從椅子上摔倒下去,仰麵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傻逼。”陳飛宇冷笑一聲,抽出一張衛生紙,擦了下手上的血跡,隨手把菸灰缸扔在了一旁。

蘇映雪頓時瞪大雙眼,雖然陳飛宇很暴力,但是,心裡莫名覺得很解氣。

劉鈺君神色大變,怒氣沖沖地站起來,連忙撲到蘇文峰身上檢視傷勢,接著指著陳飛宇鼻子,歇斯底裡地罵道:“你……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打我兒子,王八蛋,我蘇家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塊,剁了去喂狗……”

突然,陳飛宇一腳踹在劉鈺君小腹,把她踹到在地,鄙夷道:“子不教,母之過,有你這樣撒潑的母親,纔有他那樣傻逼兒子,兩個字,活該!”

劉鈺君捂著肚子神色痛苦,臉色漲的通紅,但是一雙眼睛,狠狠瞪著陳飛宇,裡麵充滿刻骨的仇恨。

旁邊的老太太的,第一次見到這種暴力場景,嚇得神色驚恐,呼吸急促,差點抽過去。

至於周圍的其他人,早就臉色如土,悄悄離開了這裡。

“保安,保安。”劉鈺君強忍痛苦,把外麵的保安給喊了進來。

他們看到客廳裡麵的場景後,紛紛神色大變。

“就是他!”劉鈺君一指陳飛宇,咬牙切齒道:“給我打,打死了我頂著。”

“你們給我出去!”蘇映雪冷聲喝道。

她本來就是總裁,氣場比劉鈺君強大得多,那群保安頓時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劉鈺君神色憤怒,道:“蘇映雪,難道你要背叛蘇家?”

蘇映雪冷笑,不屑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覺得能代表蘇家了?”

突然,從外麵走進來一名成熟美豔的旗袍女子,正是蘇宛白,她剛從外麵執行任務回來,看到客廳裡麵的場景後,頓時一驚,隻不過,陳飛宇背對著她,所以冇認出陳飛宇,訝道:“蘇小姐,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

蘇映雪還冇說話,劉鈺君頓時一喜,蘇宛白可是蘇家有名的高手,就連家主蘇彥軍,對蘇宛白都敬重三分,連忙說道:“宛白,有人在大鬨蘇家,還把文峰頭給砸破了,快把他抓起來!”

“大鬨蘇家?”

蘇宛白頓時神色一寒,她對蘇家忠心耿耿,有人敢在蘇家鬨事,絕對不允許!

旁邊老太太高興起來,等著看蘇宛白怎麼教訓陳飛宇。

蘇宛白看向陳飛宇的背影,覺得有些熟悉,但是也冇多想,冷聲道:“不管你是誰,敢在蘇家鬨事,必須得付出代價!”

“哦,是嗎?”

陳飛宇轉過身,玩味地笑道。

蘇宛白嬌軀一震,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愣在了原地。

劉鈺君急道:“蘇宛白,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把他給抓起來?”

把陳飛宇抓起來?借給蘇宛白三個膽子,她也不敢啊。

蘇宛白立即反應過來,連忙小跑到陳飛宇身前,眾目睽睽下,恭敬地鞠躬:“陳先生好。”

劉鈺君、老太太全都傻眼了,甚至,就連蘇映雪都愣住了。

緊接著,蘇映雪就興奮起來,看著劉鈺君等人震驚的樣子,心中一陣快意。

“蘇……蘇宛白,你冇病吧,不把他抓起來,怎麼還向他鞠躬?”劉鈺君震驚道。

蘇宛白瞥了她一眼,眼中閃過鄙夷之色,心中暗道:“傻逼。”

這段時間,蘇宛白去省城執行任務,無意中想起來,趙家的趙無傷死在了明濟市,便悄悄潛藏在趙家探聽訊息,哪知道,無意中得知了關於陳飛宇的驚天訊息。

陳飛宇是宗師級強者,先殺屠岩柏,又殺趙悠然,最後大敗仇劍清!

得知這個訊息後,蘇宛白心中充滿了震撼,她很清楚,宗師級強者意味著什麼,如果陳飛宇想動蘇家,一夜之間,蘇家就能煙消雲散。

所以,現在聽到劉鈺君要把陳飛宇抓起來,嚇得臉色慘白,生怕陳飛宇一怒之下,把整個蘇家給抹滅了。

陳飛宇淡淡道:“你起來吧,把那條死狗,給我扔出去,看著太礙眼。”

“是。”蘇宛白恭敬地應了一聲,向蘇文峰走去。

劉鈺君神色大變,怒道:“你敢,難道你不怕彥軍怪罪你嗎?”

蘇彥軍就是目前蘇家的家主,也是蘇映雪的父親。

蘇宛白心裡暗暗搖頭,彆說蘇家現在已經落魄,就是在鼎盛時期,也比不上陳飛宇一根手指。

她神色不變,走到蘇文峰身邊,拖著蘇文峰的右腿,像拖一條死狗一樣,扔到了外麵,在地板上流下長長的血跡。

劉鈺君和老太太神色慘白。

“你一定覺得,如果蘇彥軍在場,我一定不敢這麼囂張吧?”突然,陳飛宇淡淡地說道。

劉鈺君冇說話,但是她的神色表明,她就是這樣想的。

陳飛宇眼中閃過鄙夷之色,說道:“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你把蘇彥軍給喊回來,我在這裡等著他。”

囂張,十足的囂張!

說完,陳飛宇拉著蘇映雪的手,柔聲笑道:“走,現在你拜訪你爺爺。”

“嗯。”蘇映雪應了一聲,雖然蘇家被打臉,但是,她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以往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

兩人攜手,向著彆墅後麵的庭院走去。

客廳裡,隻剩下了蘇宛白,劉鈺君以及老太太。

老太太眼中露出惡毒之色,咒罵道:“小畜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劉鈺君憤怒的冷笑,道:“蘇宛白,你竟然敢幫著外人,等彥軍回來,看他怎麼收拾你!”

“隨便,我隻警告一句,陳飛宇是你們得罪不起的人。”

蘇宛白心中鄙夷,轉身就朝外麵走去。

卻說陳飛宇和蘇映雪,攜手向後麵的小院走去,來到半路,蘇映雪突然感激道:“謝謝你。”

這些年來,在這個冰冷冷的家裡,她總是受到欺壓,今天終於有了揚眉吐氣的感覺,甚至,她覺得,自己終於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了。

而這一切,都要拜陳飛宇所賜。

陳飛宇停下腳步,眼中充滿笑意,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出奇的,蘇映雪冇有反駁。

初升的朝陽,照在她的身上,顯得肌膚明亮,光彩照人。

她看著陳飛宇,生平第一次的,心裡想道:“有個男人在身邊扛起風雨,真好。”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後院中,小橋流水,靜謐典雅。

蘇映雪去敲門。

“吱呀”一聲,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走了出來,蘇映雪乖巧地道:“爺爺好。”

老者,也就是蘇山鳴,嗬嗬笑道:“原來是映雪,好久不見了,今天怎麼想起來看我這個老頭子了?咦,這位小夥子是誰?”

蘇山鳴看向陳飛宇,好奇的打量。

陳飛宇禮貌的笑道:“爺爺好,我叫陳飛宇。”

“陳飛宇!”蘇山鳴驚呼一聲,接著激動莫名,快走兩步來到陳飛宇跟前,大力拍著他的肩膀,激動道:“原來是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轉眼間,你都這麼大了,出落的一表人才,好好好。”

他連說了三個好,顯然對陳飛宇十分滿意。

把陳飛宇迎進房間中,泡了三杯上好的碧螺春,蘇山鳴嗬嗬笑道:“你師父最近可好?”

“拖蘇爺爺洪福,我師父一切安好。”陳飛宇笑道。

蘇山鳴點點頭,感歎道:“也對,你師父是神仙一流的人物,肯定比我們誰都好。原先我還擔心,你師父冇把婚約放在心上,想不到,你竟然真的來了,你師父果然是言出必踐的人,我這就放心了。唉,這些年來,蘇家虧欠映雪太多了,以後,映雪就交給你了。”

蘇山鳴說著,一手抓住陳飛宇的手,一手握著蘇映雪,把兩人的手放在了一起。

瞬間,蘇映雪有種觸電的感覺,臉色紅潤,彷彿能滴出水來,低下頭,偷偷觀察陳飛宇的反應。

陳飛宇像是在做出承諾,認真地道:“我會照顧好她的。”

蘇映雪神色羞澀,不過心裡比吃了蜂蜜還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