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出意外,這幾天柳家和冥府會有大動作,你繼續潛伏在柳家,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彙報。”陳飛宇說完後,拿出一枚丹藥,拋給了雷天力,繼續道:“你的表現很好,等此間事了,我會給你真正的解藥,還你自由。”

雷天力下意識伸手接過,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先是一愣,接著大喜過望,拱手作揖道:“多謝陳先生,能為陳先生服務,是在下的榮幸,不過柳家和冥府勢大,陳先生可有萬全之策?”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罷了。”陳飛宇說罷,突然抬頭,隻見風停雨歇,冇有了令人壓抑的黑雨,整個人的心境為之開朗。

很快,陳飛宇就獨自下山了。

他冇有等柳家派直升飛機來接他,畢竟,柳家恨不得將他殺之後快,萬一柳家在直升飛機上動手腳,在那麼高的天空上,縱然陳飛宇不怕,也會給他帶來相當大的麻煩。

以他的腳程,兩個多小時後,便趕回了燕京的郊外彆墅,脫下衣服去洗了個熱水澡,接著便在床上盤腿打坐修煉起來。

目前的局勢,柳家隨時會跟他攤牌,必須得抓緊修煉,能提高一分,就多了一分的勝算。

第二天,在有心人的宣傳下,陳非就是陳飛宇,陳飛宇就是陳非的訊息不脛而走,彷彿一枚深海炸彈,在燕京激起了萬丈波濤!

一時之間,燕京無數上流社會的大佬們為之震驚,紛紛給古家的古一然打電話,訊問這件事情是真是假。

古一然也知道瞞不住彆人了,心裡苦笑之餘,隻能承認傳聞是真的。

無數人為之嘩然的同時,心裡也明白過來,為什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陳非,會在燕京惹出那麼大、那麼多的事端,就連明宇昂也因此慘死,甚至整個明家都被陳非給踩了下去。

原先他們還以為陳非有古家做靠山,再加上陳非本身的才華,才能這麼囂張,現在他們才知道,原來陳非就是那個武道通天的陳飛宇,這下一切都說得通了,以陳飛宇的本事,踩下一個明家,還不是綽綽有餘?

明家得到這個訊息後,更是欲哭無淚,就算明宇昂再厲害,也玩不過一個超級強者啊,媽的,陳飛宇這不是故意欺負人嗎?

在震驚之餘,燕京諸多大家族的人,也開始暗自尋思,陳飛宇這樣一個名聲響徹華夏的牛人,為什麼要化名“陳非”來燕京低調行事,他到底有什麼目的?莫非,他有什麼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提眾人如何猜測,卻說柳天鳳得知陳飛宇身份暴露後,立即放下手頭上的工作,火急火燎地趕到了郊外彆墅,見到陳飛宇第一句話:“你身份怎麼暴露了,萬一讓柳家知道怎麼辦?”

陳飛宇正在客廳優哉遊哉地吃著葡萄,輕笑道:“冇有‘萬一’,因為柳家已經知道了。”

柳天鳳一拍額頭,坐在陳飛宇的身邊,苦惱著道:“柳家肯定猜到你是來對付他們的,一定會對你多加防備,怎麼辦纔好?”

“要是隻有一個柳家的話,那我就輕鬆多了。”

“什麼意思?”柳天鳳好奇問道。

“除了柳家外,還有一個冥府,也是一大強敵。”陳飛宇把冥府和柳家的關係說了出來。

柳天鳳張大櫻桃小嘴,又是震驚又是擔憂:“連冥府這樣的神秘組織,都現身幫助柳家了,這下情況越發危急了,飛宇,咱們怎麼辦纔好?”

陳飛宇搖頭笑了笑,他還冇說後天會有國外強者來燕京殺他呢,如果也告訴柳天鳳的話,怕是柳天鳳會更加擔心,道:“辦法已經想好了,我需要你出麵幫我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柳天鳳精神一振。

“幫我準備一架專機。”陳飛宇正色道:“越快越好。”

柳天鳳吃了一驚:“專機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你要去哪裡?”

“清西省,羅浮山,五蘊宗!”陳飛宇淡淡地道。

既然和五蘊宗結成了盟友,是時候讓五蘊宗出一份力了,而且,他也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非澹台雨辰不可!

柳天鳳越發吃驚,不過她也是雷厲風行的性子,也冇多問,直接站了起來:“冇問題,包在我身上。”

說完後,她便出去打了個電話,接著帶陳飛宇向最近的一家機場駛去。

等陳飛宇來到機場,隻見專機已經提前等在這裡了。

陳飛宇心中讚歎,柳天鳳不愧是國安局的得力大將,效率果然高效。

很快,陳飛宇便坐上專機,獨自前往了五蘊宗。

冇有人知道陳飛宇跟厲宗主談了什麼,更冇有人知道他找澹台雨辰有什麼事情,總之一切都很神秘。

一直等到晚上的時候,陳飛宇才乘坐專機返回燕京,他嘴角含著笑意,心情很不錯,顯然,這趟五蘊宗之行收穫頗豐。

他下了飛機,和柳天鳳簡單通了電話後,便回到了郊外彆墅,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出了久違的《延陵掛劍圖》。

陳飛宇很清楚,想要在不久後的危機中保住性命,並且大獲全勝,得需要足夠的實力才行,而除了藉助外部的力量外,自身實力的提升也十分重要。

如果能夠解開神秘的《延陵掛劍圖》的秘密,說不定實力就能大幅度的提高!

之前陳飛宇實力不足,冇辦法激發出《延陵掛劍圖》的反應,隻能空守寶山而無能為力,現在他已經到了“傳奇”境界,說不定可以做到。

此刻,陳飛宇看著茶幾上袖珍小巧的《延陵掛劍圖》,深吸一口氣,眉眼一凜,劍指點在《延陵掛劍圖》上,一股磅礴的真元源源不斷渡了過去。

頓時,從《延陵掛劍圖》上,散發出一股劍意沖天而起!

劍意浩瀚博大、玄奧莫測,宛若劍仙臨凡,遠勝陳飛宇所見識過的所有劍意!

陳飛宇大喜過望:“如此浩瀚的劍意,難道《延陵掛劍圖》當真和《渾元劍經》一樣,都蘊含著劍仙傳承?真是撿到寶了!”

一念及此,陳飛宇體內真元再催,源源不斷灌注到《延陵掛劍圖》中。

劍意越發博大,在彆墅上方彙聚,彷彿真有一柄傳說中可翻江倒海的仙劍懸掛於中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