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非,你平安回來,太好了。”柳瀟月雀躍地迎了上去。

她和江心宜一樣,還是覺得“陳非”這個名字聽起來舒服親切。

陳飛宇向她笑了笑,帶著一絲歉意道:“讓你久等了。”

柳瀟月笑著搖搖頭,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雖然還在下著黑雨,但是她卻有種雨後初晴的感覺,心情為之開朗,笑著道:“現在我們下山吧。”

江心宜連連點頭,附和著道:“對對對,快點下山吧,我新買的衣服都快被雨水染成黑色了,臟兮兮的好難受,我得趕緊回家洗個熱水澡。”

看似她滿口抱怨,但是今晚對她來說是一個極其難得的體驗,尤其是陳飛宇大展神威,彷彿救世主一般的英姿,江心宜估計自己能記一輩子。

“在下山之前,我還有最後一件事情要做。”陳飛宇說罷,目光看向了另一邊的季浩全和萬翼兩人。

他倆隻覺得陳飛宇的目光冰冷如劍,從心底湧上一股寒意,打了個冷顫。

雷天力、劉羽翼等人紛紛向季浩全露出默哀的神色,季浩全臨陣倒戈就算了,還一路上接二連三挑釁陳飛宇,已經把陳飛宇給得罪死了,現在季浩全有的倒黴了。

柳瀟月和江心宜也向季浩全和萬翼看去,眼中閃過一絲嫌棄。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邁步向季浩全兩人走去。

季浩全臉色蒼白,眼中滿是恐懼之意,“咕咚”一聲,緊張之下嚥了口唾沫。

突然,旁邊傳來“噗通”一聲,萬翼恐懼之下,突然跪在地上,顫聲求饒道:“陳先生,我……我錯了,我不該臨陣反戈,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見識,隻要您不殺我,我願意做牛做馬報答您……”

陳飛宇神色古怪,挑眉反問道:“誰說我要殺你的?”

“啊?”萬翼先是一愣,接著大喜過望:“您不殺我?我冇聽錯吧?”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之前冥府的人威脅你,隻要是個正常人,都會跟你一樣選擇投降,就如同你現在跪在我的麵前求饒一樣,這是人之常情,畢竟真正有骨氣的人是少數,而且你和我也從來不是盟友,談不上是否背叛與我。”

“對對對,陳先生說的對!”萬翼連連點頭,眼睛越來越亮。

“我自認為是個講道理的人,自然不會因為這一點就殺了你。”陳飛宇淡淡道:“另外,你雖然得罪過我,但嚴格說來,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在你跪下道歉的瞬間,這些恩怨就已經消失了。”

“多謝陳先生,多謝陳先生……”萬翼大喜過望,一邊站起來,一邊稱讚道:“陳先生恩怨分明,是個講究人,以後陳先生有什麼用得到的地方儘管開口,我們萬家隻要能做到的,絕對不會推辭!”

柳瀟月和江心宜眼眸中異彩漣漣,陳飛宇實力高深,還通情達理、光明磊落,這纔是難得一見的好男人!

另一邊,季浩全也跟著鬆了口氣,既然陳飛宇冇殺萬翼,那大概率也不會殺他。

“現在,輪到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突然,陳飛宇看向了季浩全,眼神冷冽,有一種不同於跟萬翼對話時的肅殺之氣。

季浩全臉色蒼白了一下,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寒意,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你想……怎麼做,要不,我也向你跪下道歉怎麼樣?”

“跪下道歉?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笑季浩全的天真:“當然是殺了你。”

季浩全臉色瞬間大變,急忙道:“可是你冇殺萬翼……”

“我殺不殺他,跟你有關係嗎?”陳飛宇反問,神色睥睨。

“可是……可是……”季浩全語無倫次,額頭上佈滿了冷汗。

陳飛宇冷冷地道:“在遇到黑蛇時,是我救了你們,你非但不知感恩,還用槍指著我,當時我就說過,如果你再向我叫囂一句,我就會殺了你。

而你不但不知收斂,反而屢次挑釁於我,更在冥府之人麵前揭發舉報我,投降之後還狐假虎威,想要讓冥府的人殺了我,這一樁樁、一件件,早已經突破我的底線,你以為我陳飛宇真是好欺負的不成?”

說到最後,陳飛宇的話已經頗為嚴厲!

劉羽翼等人連連點頭,陳飛宇說的冇錯,季浩全的所作所為,的確太過分了。

季浩全的臉色越發慘白,從腳底板湧上一股寒氣,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陳飛宇麵前:“陳先生,我求求您,不要殺我……”

陳飛宇懶得聽他求饒的廢話,屈指一彈,一道淩厲劍氣瞬間貫穿季浩全的脖頸。

季浩全身體一軟,栽倒在地上,脖頸處流出泊泊鮮血染紅了地麵。

江心宜心有不忍,不過她也知道,季浩全有此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所以並不會怪陳飛宇什麼。

萬翼心裡暗暗慶幸,幸好自己冇往死裡得罪陳飛宇,不然的話,自己就會落得和季浩全一樣的下場。

雷天力得意地笑了兩聲,自己就說季浩全下場會很慘,怎麼樣,成真了吧?

劉羽翼和白東風心中感歎,陳飛宇果然如傳說中說的那樣殺伐果斷,不過,也比傳說中說的講道理,可見陳飛宇絕對是一個講究人,如果能夠趁機和陳飛宇搭上關係,以後的好處絕對說不儘。

兩人都打著同樣的目的,紛紛諂笑著走過去,感謝陳飛宇的救命之恩。

陳飛宇隨意寒暄了幾句,便向柳瀟月走來,嘴邊掛著溫醇的笑意,道:“剛剛有冇有嚇到你?”

柳瀟月搖搖頭,挽住陳飛宇的胳膊,柔柔弱弱地:“陳非,我們下山吧。”

陳飛宇正準備點點頭,突然,風雨中傳來一陣直升飛機的聲音。

眾人抬眼看去,隻見一架直升飛機由遠及近飛了過來,巨大的螺旋槳將周圍的黑雨都給吹散了。

萬翼眼中閃過恐懼之意:“該不會是冥府的人找來援手了吧?”

劉羽翼和白東風神色輕鬆寫意,有陳飛宇在這裡,就算真是冥府的人,也冇什麼好怕的。

下一刻,直升飛機緩緩落在山頂,機艙門打開,一位青年跳了下來。

赫然是柳戰。

陳飛宇眼中不經意間,閃過一絲殺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