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淅淅瀝瀝的黑雨中,陳飛宇手捏劍指,氣勢凜然,睥睨天下!

而在他的身後,則是佝僂老者倒下的身軀。

柳瀟月和江心宜鬆了口氣,緊接著,眼眸中異彩漣漣,陳非好厲害!

“我……我冇看錯吧?”劉羽翼睜大雙眼,震驚地道:“陳先生竟然……秒殺了一位‘傳奇’中期強者,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白東風震驚地張大嘴,眼前這一幕,完全出乎他預料之外,已經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雷天力同樣震驚,雖然早就聽說過陳飛宇的強大,可他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竟強到了這種地步,由此看來,當初選擇投靠陳飛宇,絕對是明智的選擇!

季浩全和萬翼臉上火辣辣的,陳非超乎尋常的強悍,讓他們的投降變成了一個可笑的笑話,而且陳非這麼厲害,今晚有可能會大獲全勝,到那時候,陳非又會如何對待臨陣倒戈的他倆?

不不不,這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因為還有一位“傳奇後期”強者坐鎮,這纔是真正的巔峰強者!

幾乎是下意識的,季浩全和萬翼就向巨石上的金劍紋身老者看去,這是避免他們成為笑話的最有利保障!

金劍紋身老者神色愕然、憤怒,繼而對著陳非勃然大怒道:“說,你到底是誰?”

他一怒而喝,氣勢非凡,聲音在山頂迴盪,柳瀟月等人隻覺得耳邊彷彿有一聲悶雷炸響,嚇得花容失色。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神色輕鬆寫意,挑眉玩味道:“你們來殺我,又豈會不知道我的名字,你這是明知故問了。”

金劍紋身老者眉宇間殺機陣陣,就連眉心金劍紋身的顏色都加深了一層,沉聲道:“你能一劍秒殺賁天慶,絕對不可能在武道界藉藉無名,陳非這兩個字,絕對不可能是你真正的名字!”

他口中的“賁天慶”,就是被陳飛宇一劍秒殺的佝僂老者,可憐堂堂“傳奇中期”強者,到死了陳飛宇都不稀得問佝僂老者的名字。

柳瀟月、江心宜等人紛紛向陳飛宇看去,莫非,他真正的名字真的不是“陳非”?

“想知道答案……”陳飛宇舉起劍指,指向了巨石上的金劍紋身老者:“來問我的劍吧。”

“好囂張的小子,我就讓你知道,跟我作對的下場!”金劍紋身老者眉眼一凜,率先出手!

他心念一動,原先凝聚在身後的數道金色劍氣,齊齊向陳飛宇射去,在黑雨中散發著耀眼的金芒。

然而,這並不是劃破黑暗的光明,而是比黑雨還要危險的奪命之劍!

陳飛宇心知“傳奇後期”強者的可怕,雙手蘊滿了吸力,周圍黑雨受其影響,紛紛彙聚到陳飛宇的掌心,形成一片黑色雨幕所組成的屏障,用以阻擋金色劍氣的攻擊。

霎時間,數道金色劍氣打在黑雨屏障上,激起一片雨花的同時,黑色雨水在陳飛宇操控下瞬間包裹住金色劍氣,不斷化消劍氣上的力道。

金色劍氣在黑雨的包裹下,隻能艱難的向前突破,看似陳飛宇占據了上風,可“傳奇後期”強者的實力又豈是等閒?

一股洶湧澎拜的力道透過黑雨傳到陳飛宇身上,陳飛宇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翻湧,立即分出一部分心神吸納金色劍氣的力道,用以加強黑雨屏障,這才穩住局勢,將金色劍氣徹底化消掉。

以天下之至柔,而擋天下之至堅!

眾人不由得又驚又喜,陳非連“傳奇後期”強者的招式都能抵擋住,好厲害!

突然,眾人隻聽一聲輕喝,眼前金光閃耀,隻見金劍紋身老者從巨石上躍至半空,手捏劍訣,指端閃耀出一柄金色的劍芒,以居高臨下之勢,向著陳飛宇當頭斬下!

陳飛宇立於原地,豁然舉手指天,一股淩厲的劍意,籠罩整個山巔!

金劍紋身老者眼中輕蔑一閃而逝,他這一劍雖然隻用了九成力道,但也足以將陳飛宇斬成兩半。

一念及此,他一生輕喝,指端劍芒金光閃耀,以更加迅捷的速度斬向陳飛宇!

突然,異變陡生!

陳飛宇指端紅色雷霆劍芒乍現,狂暴之氣籠罩整個山巔!

下一刻,金、紅兩道劍芒相交,彷彿天崩地裂,響起巨大的“轟隆”聲,地麵塌陷,沙飛石走。

雷天力眼疾手快,分彆抓住柳瀟月和江心宜的胳膊,帶著兩女向後麵躍去,避免被亂石擊中。

眾人覺得整個山巔都開始晃動起來,神色紛紛大變,金劍紋身老者的實力如此強悍,陳非硬接對方一招,現在怎麼樣了?

柳瀟月和江心宜更是憂心忡忡,連忙向場中看起,搜尋著陳飛宇的身影。

隻見場中出現一個大坑,地麵龜裂,慘不忍睹。

而陳飛宇則立於大坑的中央,指端紅色雷霆劍芒閃爍,口中有一絲猩紅的鮮血,看起來已經受傷。

可是他神色依舊、劍意依舊,並冇有什麼大礙。

柳瀟月和江心宜這才鬆了口氣。

反觀金劍紋身老者,瀟灑落於五米開外,雖然冇受什麼傷,但是他神色驚駭,心神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震驚道:“紅色雷霆劍芒,這是‘斬人劍’,你……你是陳飛宇?”

一句陳飛宇,山巔之上再起波瀾!

劉羽翼和白東風震撼不已,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難道陳非真的……是陳飛宇?就是那個像流星一般快速崛起,越級斬殺諸多強者,並且在東瀛雪山之巔,斬殺劍聖武藏萬裡的那個陳飛宇?難怪他這麼厲害!

季浩全和萬翼兩個人同樣神色大變,他倆作為京圈大少,自然聽說過陳飛宇的名字,也聽說過一些陳飛宇的事蹟,現在得知陳非就是陳飛宇,心中震驚不在劉羽翼和白東風之下。

柳瀟月和江心宜一臉的疑惑,她倆是女生,對武道界不瞭解,也冇有聽說過陳飛宇的名字,既疑惑於金劍紋身老者為什麼說陳非叫做“陳飛宇”,更疑惑眾人聽到“陳飛宇”這三個字時誇張的反應,莫非,“陳飛宇”很有名,是了不得的大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