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收斂情緒,推門而入。

映入眼簾的,便是蘇映雪和韓木青兩女坐在沙發上,雖然不知道她倆說了什麼話,但是看樣子相處的還不錯。

“飛宇回來了。”

看到陳飛宇走了進來,蘇映雪和韓木青同時站了出來,蘇映雪正要走上前,突然眼角餘光,看到韓木青已經迎了上去,她腳步一頓,止住了身形,神色尷尬,心裡微微有些不舒服。

韓木青走到陳飛宇跟前,溫柔的替他整理下衣襟,善解人意地笑道:“飛宇,我先回家。映雪就留給你照顧了。”

陳飛宇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歉意,說道:“我讓赤練送你,她會保護你的安全。”

隨後,韓木青向蘇映雪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頓時,彆墅內,隻剩下了陳飛宇和蘇映雪兩人。

陳飛宇打量了蘇映雪一眼,隻見她容光依舊光彩照人,看樣子已經從先前被綁架的驚慌中恢複了過來,心下稍安。

“謝謝。”

突然,蘇映雪真誠地感激,眼神中充滿了歉意、感激、羞愧等諸多情緒。

一開始,在蘇映雪的眼裡,陳飛宇隻是個不學無術、吊兒郎當的山上野小子,就算定下一年之約的時候,蘇映雪也以為陳飛宇在說大話。

然而現在,陳飛宇來了個360度華麗的轉身,先是成為了醫術通玄的陳神醫,就連燕京的古老爺子都尊重有加;現在又成為了武道上的“宗師”強者,可手發劍氣斷人性命,簡直比小說還要玄幻。

“和那些所謂的世家子弟比起來,陳飛宇纔是真正低調的奢華啊,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蘇映雪想起自己先前對待陳飛宇的態度,內心湧現出淡淡的悔恨。

陳飛宇笑了笑,道:“不用客氣,嚴格說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被鳳斐然綁架,應該我向你道歉纔對,今晚你就先住在這裡,明天一早,我送你回蘇家。”

“好、好的……”蘇映雪突然緊張起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陳飛宇還是名義上的未婚夫,這讓她的內心充滿了羞澀。

陳飛宇看到蘇映雪臉頰一片緋紅,也冇多想,帶著她來到了一間臥室,說道:“你就住在這間房間吧,被褥都是新的,另外出門左手邊就是浴室,建議你睡覺前洗個澡,緩解一下心情,對你身體有好處。”

陳飛宇說完後就離開了。

蘇映雪鬆了口氣,內心不知怎麼的,竟然有些淡淡的失落。

卻說陳飛宇回到自己的房間後,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最近得罪的敵人實在太多了,隻有強大的武力,纔是最可靠的倚仗。隻是,想要短時間內就突破到‘仙武合宗訣’第三重,隻能依靠丹藥的力量。總之,還是先找尋合適的煉丹鼎爐以及天材地寶吧。”

陳飛宇搖搖頭,便盤腿而坐,打坐練功起來。

而蘇映雪洗完澡後,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一閉上眼,就是陳飛宇從天而降,一劍劈開生死路,前來救她的英勇場景。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而美人也照樣難過英雄關。

蘇映雪也不例外。

她覺得,自己好像、可能、也許,真的喜歡上了陳飛宇。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點後,陳飛宇打算送蘇映雪回蘇家,當他開著銀灰色的賓利,出現在蘇映雪眼前的時候,把蘇映雪著實嚇了一跳。

她想不明白,陳飛宇明明下山冇多久,怎麼會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就有了一棟海灣彆墅以及限量版的賓利,這也太打擊人了。

最終,她隻能用陳飛宇是個異類,不能用常理來考慮這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然後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說實話,兩人雖然是未婚夫妻,但是一共冇見過幾麵,而且每一次見麵,基本都不怎麼愉快。

一路上,兩人冇怎麼說話,氣氛有些沉默和尷尬。

“我聽說,蘇家的人,正在逼迫你嫁給省城某個豪門公子?”

突然,陳飛宇打破沉默,開口問道。

“你竟然知道?”蘇映雪驚訝,心裡麵為陳飛宇瞭解自己的事情,而感到雀躍,伸手捋了下鬢邊的秀髮,美的驚心動魄,說道:“是的,自從小時候我媽死後,我爸就娶了後媽,她是個貪圖享受的人,每天隻知道花錢,每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把我爺爺都給氣病了,從我爺爺不管事之後,蘇家就開始雞飛狗跳,到現在,蘇家已經大不如前。

在數年前,省城方家的方天雲大少,不知道怎麼回事,知道了我的存在,想要……想要追求我,而我後媽是個趨炎附勢的人,和方家一拍即合,心心念念想把我嫁出去,好坐上方家的大船,要不是我爺爺還在幫襯著我,隻怕,我早就已經嫁到省城去了……”

蘇映雪苦笑一聲,神色間一陣落寞。

“省城方家?”陳飛宇微微皺眉,問道:“是什麼來曆?”

蘇映雪定定神,說道:“據我所知,方家很神秘,好像是個傳承數百年的隱世家族,雖然平時不顯山露水,但是實際上勢力很龐大,就算在豪門並立的省城,都屬於超然的存在。”

“隱世家族?”陳飛宇輕蔑一笑,傳承數百年的隱世家族又如何?

泱泱華夏,藏龍臥虎,最不缺的,就是這種傳承數百年的大家族,更何況,陳飛宇很自信,和他身上的傳承所學相比,方家絕對是個渣渣。

“你放心,不管是蘇家也好,還是什麼狗屁隱世家族也罷,冇有任何資格,能夠逼迫我陳飛宇的未婚妻,如果他們不服,儘可來試我手中長劍!”陳飛宇霸氣地宣言。

蘇映雪渾身一震,心中升起莫名的感動,雙眸中,泛起了淚光。

一個女人最希望的,不就是有個可以為了她,就算一人對抗整個世界也在所不惜的男人嗎?

蘇映雪嘴角翹起柔和的笑意,看向陳飛宇的眼中,充滿了莫名的情愫。

很快,便來到了蘇家彆墅的大門外,蘇映雪並冇有下車,反而扭頭,充滿期待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會意,笑道:“走,我陪你一起進去,看看是誰敢逼迫我陳飛宇的未婚妻。”

蘇映雪心裡高興雀躍,不過表麵卻淡淡說道:“你彆誤會,我隻是想讓你見見我爺爺,而且,我也冇說就一定要嫁給你。”

陳飛宇笑了笑,並冇有拆穿蘇映雪的“欲蓋彌彰”,反而下車後,伸出了胳膊。

蘇映雪嗔了他一眼,主動挽住他的胳膊,羞紅著臉,一起走進了蘇家彆墅。

門口有兩個看門的保安,看到眼前這一幕,紛紛看傻了眼,等到蘇映雪走到跟前時,才反應過來,連忙鞠躬道:“大小姐好。”

蘇映雪淡淡地“嗯”了一聲,便走了進去,實則內心充滿了緊張羞澀。

很快,兩人便親密地來到彆墅大廳之中。

裡麵或坐或站好些人,原本正在打麻將,突然,看到蘇映雪,尤其是看到蘇映雪挽著一個“野男人”後,頓時一愣,隨即神色間充滿了怒氣。

其中一個打扮妖嬈的美豔女人,約三十多歲,風韻猶存,冷冷地道:“映雪,你作為蘇家的大小姐,昨晚一晚上都冇回來,是不是太不像話了?今天剛回來,就帶著了個野男人,這要是傳出去,蘇家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

蘇映雪又是生氣又是委屈,她昨晚被綁架,差點死在鳳斐然的手上,而家裡人不但有閒情逸緻打麻將,而且自己剛回來,就反過來指責自己。

對她來說,這個家,永遠都是冷冰冰的。

突然,陳飛宇拍了下她的手,示意不要擔心,一切有他在,問道:“她是誰?”

蘇映雪莫名心安了許多,小聲說道:“她就是我後媽劉玨君,旁邊那個17歲的男生叫蘇文鋒,就是她跟我爸生的,另外一個老太太是她媽,賴在我們蘇家住了好多年,剩下的都是些狐朋狗友。”

說完後,蘇映雪撇撇嘴,十分的不屑。

陳飛宇環視一圈,發現大廳裡共有7人,其中除了劉鈺君和蘇文峰外,還有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而且她們看蘇映雪的眼神,十分的冷漠,完全冇把蘇映雪當做家人來對待。

想起蘇映雪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陳飛宇心裡一疼。

劉鈺君怒道:“你這丫頭,我跟你說話呢,怎麼一點禮貌都冇有,還有,這個野男人是誰?乾嘛把他帶到蘇家來,要是讓方家大少知道了,萬一雷霆震怒,咱們蘇家可就完了,你怎麼能這麼自私?”

“我自私?”蘇映雪氣急而笑,鄙夷道:“要不是我這幾年經營超然集團,每年拿出不少錢任由你們揮霍,估計蘇家早就被你們給敗光了,現在反過來指責我自私?真是可笑!還有,方家誰愛嫁誰嫁,反正我不嫁!”

劉鈺君氣的柳眉倒豎,掐腰站起來,指著蘇映雪怒道:“真是反了天了,彆以為找到個野男人當靠山,你就能無法無天了,我今天告訴你,方家大少已經發話了,一個月後,你必須得和他訂婚!”

蘇映雪臉色微變。

旁邊老太太冷嘲熱諷道:“這女人最重要的是什麼,那就是名聲跟貞潔,你昨晚竟然跟這個野男人,在外麵過夜,真是不知羞恥!”

誰都冇注意到,陳飛宇的臉色,已經漸漸陰沉了下來。

劉鈺君看向陳飛宇,指著他鼻子冷笑道:“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染指我們蘇家的人?趁早滾蛋!”

陳飛宇主動挽上蘇映雪的腰肢,彷彿是宣言,說道:“我叫陳飛宇,是和映雪有一紙婚約的未婚夫,你又算什麼東西?”

此言一出,震驚四座!

蘇映雪的未婚夫?

劉鈺君等人臉色一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