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浩全嚇得臉色慘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甚至連江心宜被陳飛宇摟在懷裡都顧不上吃醋了。

他現在隻想平安下山,隻想回到自己的大彆墅裡衝個熱水澡,然後美美的睡上一覺。

可是……可是眼前巨大的黑色巨蟒,還有無窮無儘的蛇潮,以及天上淅淅瀝瀝的黑雨,都在明白無誤的告訴他,今晚九死一生!

季浩全突然後悔,早知道這樣的話,之前就該聽陳非的勸說,早早下山離去,哪裡還會遇到這種事情?可惜,現在後悔也遲了。

“等等,為什麼陳非知道會遇到危險?”

季浩全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眉宇間勃然大怒,猛然舉槍對準了陳飛宇,喝問道:“陳非,老實交代,這裡發生的一切,是不是你在背後搞鬼?”

辛盛、萬翼等人紛紛震驚,半信半疑地看向陳飛宇。

柳瀟月和江心宜俏臉一變,齊聲嬌喝道:“你做什麼,還不把槍放下?”

陳飛宇斜覷了季浩全一眼,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辛盛撓撓頭,開口道:“季少,你是不是搞錯了,今晚的事情跟陳非沒關係吧?”

萬翼連連點頭:“現在情況危急,不是起內訌的時候,季少先把槍放下再說。”

雖然他倆看陳飛宇不爽,但今晚這麼大的聲勢,怎麼看都不像是陳非能搞出來的。

“你們仔細想想。”季浩全冷笑道:“先前在水潭邊我跟陳非起衝突的時候,他說山上很危險,讓我早點下山,試問,他第一次參加野外求生活動,是怎麼知道山上有危險的?”

萬翼和辛盛神色一變,看向陳飛宇的眼中,也多了幾分懷疑之色。

就連江心宜也“訝”了一聲。

陳飛宇淡淡地道:“就憑這一點,你就懷疑我是背後的陰謀家?”

“不止。”季浩全冷笑道:“你還對劉羽翼說過水潭裡有蟒蛇,你又是怎麼知道的?而且以往野外求生活動從來冇有危險,為什麼陳非來參加,就出現這麼多的變數?”

萬翼和辛盛心中懷疑更甚,莫非今晚的種種陷阱,真是陳非背後所為?

“我能保證,跟陳非絕對沒關係。”柳瀟月對陳飛宇完全信任。

倒是江心宜,也跟著開始有些懷疑陳飛宇。

另一邊,雙雄鬥群蛇危險至極,而這一邊,因為意外的誤會,同樣產生陣陣殺機。

陳飛宇搖頭而笑,像看白癡一樣看著季浩全,道:“我是‘無敵神運算元’,有超越常人的靈覺,能提前感知到危險並不奇怪,另外,你與其有心思懷疑我,不如想想今晚怎麼逃命更加有用。”

“還敢狡辯?”季浩全眼中怒火中燒,“哢嚓”一聲,拉上了保險,隨時都會向陳飛宇扣動扳機!

柳瀟月花容失色。

雷天力暗中搖頭而笑,這小子敢拿槍對準陳先生,真是不要命了。

陳飛宇神色逐漸冷冽下來:“我已向眾人做出解釋,至於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你若再拿槍指著我,我保證你會後悔莫及。”

季浩全臉色一變,覺得陳非的眼神像一柄冷冽的利劍,直接刺進自己的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懼感。

可是……可是分明槍在自己手裡,而陳非手無寸鐵,明明應該是自己占據絕對優勢纔對,為什麼要怕他?

“咕咚”一聲,季浩全情不自禁嚥了口唾沫,既不敢真的開槍,也擔心這麼簡單放下槍會丟了麵子,左右為難。

這時,江心宜板著俏臉道:“夠了,快把槍放下,否則以後我跟你絕交!”

她聽說過陳飛宇“無敵神運算元”之名,立即就信了陳飛宇。

季浩全暗中鬆了口氣,順勢放下了手槍。

雷天力失望地搖搖頭,原本還打算看一場好戲,季浩全還真是膽小,可惜了。

突然,季浩全眼角餘光見到站在一旁優哉遊哉的雷天力,突然眼睛一亮,急忙道:“雷先生,你是‘宗師’強者,快出手打退這條黑蛇,保護我們下山。”

辛盛和萬翼立即燃燒起希望,對啊,雷天力是正牌“宗師”強者,由他出手,肯定能順利解決眼前的危機。

雷天力笑,邁步走到柳瀟月的跟前,攤手無奈道:“我最主要的任務,是保護柳瀟月小姐的安全,現在柳小姐還冇遇到危險,我得先儲存體力,目前還不適宜出手。”

季浩全等人傻眼了,他們哪裡聽不出來雷天力的推脫敷衍之意,紛紛著急起來。

突然,隻聽一聲悶哼,白東風一時不察,被黑蛇的尾巴掃到,頓時身受重創,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季浩全等人跟前,整條右臂已經粉碎性骨折,就算重新站起來,也冇有了一戰之力。

至於黑蛇,則分毫無傷!

眾人驚駭,心頭升起一股絕望之感。

黑蛇盤起上身揚天嘶吼,彷彿是在宣告自己的勝利,接著,張開血盆大口再度向眾人撲咬過去。

腥風陣陣,殺機臨身!

劉羽翼一邊對付無窮無儘的毒蛇,一邊留意觀察周圍情況,眼見白東風落敗,心中焦急萬分,無奈脫不開身,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江心宜和柳瀟月齊聲尖叫,伏在陳飛宇懷裡緊緊地閉上眼,而雷天力依舊冇有出手的意思。

就在眾人絕望等死之際。

突然,異變陡生!

一股強悍至極的劍意沖天而起,彷彿黑暗中的一縷陽光,逼退漫天的黑雨,籠罩整座猙獰山峰!

劉羽翼和白東風齊齊色變,難以置信地看向陳飛宇,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被劍意影響,所有毒蛇紛紛停下動作,匍匐在地瑟瑟發抖,就連巨大黑蛇都為之震驚,感到一股致命的威脅!

然而,這更加激發了它的凶性!

黑蛇凶極,怒極,嘶吼著撲向陳飛宇,腥臭之氣大作!

陳飛宇立於原地,右手捏成劍訣,眼中劍意勃發:“一劍,斷你成蛟之路!”

話音甫落,一道淩厲至極的劍氣沖天而起,彷彿彙聚天地精華,蘊含萬千氣象,璀璨而耀眼,將漆黑的夜色照耀成了白晝。

眾人眼中倒映著璀璨劍氣,紛紛看傻了眼。

霎時間,劍氣從黑蛇脖頸劃過,原本堅硬如金剛的鱗片,在陳飛宇劍氣麵前脆弱白紙,眨眼之前,蛇頭已與身軀分離。

“噗通”一聲,屍體重重砸落在地麵上,鮮血向天上噴濺出數米高,化作血雨紛紛落下。

眾人的身上都被蛇血染成了紅色。

然而,漫天血雨卻避開了陳飛宇,他三米之內乾乾淨淨,不染塵埃。

連帶著柳瀟月和江心宜兩女身上都乾乾淨淨,冇有被鮮血沾染上,不然的話,她倆得噁心好長時間。

她倆顧不上慶幸,震驚地看向眼前的陳飛宇,櫻桃小嘴張的大大的,陳非他……怎麼這麼厲害?

季浩全等人全都傻眼了,這一幕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一個個地看著陳飛宇,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紛紛石化在了原地。

雷天力同樣驚奇,剛剛陳飛宇一劍,絕對有了“傳奇”境界的威力,這麼說來,陳飛宇的境界實力已經恢複了,柳家今晚專門針對陳飛宇的狩獵行動,應該大概率會失敗吧。

突然,一聲驚喜地叫聲,把眾人從石化的狀態中驚醒過來。

柳瀟月像個小孩子一樣,撲進陳飛宇懷裡又蹦又跳,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陳非,剛剛都快把人家給嚇死了,幸好有你救了我,原來你這麼厲害,可以啊,本小姐的眼光果然獨到。”

陳飛宇嘴角邊翹著溫醇的笑意,摟住柳瀟月的纖腰,道:“我說過,有我在,一定會護你平安。”

“嗯!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做到的!”柳瀟月重重點頭,心裡充滿了幸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