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下午,陳飛宇在公園的花壇邊見到了柳瀟月。

她特地打扮了一番,畫著精緻淡妝,穿著休閒而時尚,梳著馬尾辮,看起來青春靈動,比旁邊花壇裡盛放的花朵還要漂亮。

柳瀟月也已經看到了陳飛宇,眼中閃過驚喜的光芒,正要快步走過去,突然想起這兩天自己的委屈,高傲地哼了一聲,抬起的腳步又硬生生落在了原地。

陳飛宇哪裡還不知道柳瀟月的小心思,他邁步走了過去,不由分說,便伸出雙臂抱了一下柳瀟月。

柳瀟月有心掙紮開,但是被陳飛宇身上的陽剛之氣一熏,隻覺得身體發軟,不由自主便靠在了陳飛宇的懷裡,俏臉紅紅的,委屈地道:“我都在這裡等了你半個小時了。”

“讓你久等了,是我的罪過。”陳飛宇放開柳瀟月,手腕一翻,掌心已經多了一個精緻的小禮盒,笑著道:“送給你的禮物,當做是我對你的賠禮道歉,看看喜不喜歡。”

“算你還有良心。”柳瀟月心裡充滿了甜意,打開禮盒,隻見是一條心形的鑽石項鍊,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她眼中綻放出動人的神采,喜悅道:“好漂亮,這次我就原諒你了,你來幫我戴上。”

“好。”陳飛宇含笑應允,拿著鑽石項鍊走到柳瀟月身後,戴在了她白皙纖細的脖頸上。

柳瀟月轉過身來,羞澀地道:“怎麼樣,好看嗎?”

“很漂亮,相得益彰。”陳飛宇真心稱讚,柳瀟月本就極美,在鑽石項鍊的映襯下更是光彩奪目。

“算你有眼光。”柳瀟月心中喜悅,精緻的臉頰浮上一抹酡紅。

陳飛宇心中一蕩,忍不住把柳瀟月摟在懷裡吻了上去。

柳瀟月欲拒還迎的掙紮兩下後,便羞澀地迴應起來。

公園裡其他路過的人,紛紛向陳飛宇投去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片刻後,陳飛宇放開柳瀟月,兩人牽手走在公園的林蔭小路上,說著綿綿情話。

“對了,我之前聽說你們柳家有一位十分厲害的老祖宗,好像叫做柳含笑。”陳飛宇話鋒一轉,若有深意。

柳瀟月倒是不疑有他,眼中閃過崇拜的光芒:“按照輩分來算,他是我爺爺的爺爺,據說他縱橫天下少有敵手,我們柳家能有今日的榮光,和他分不開關係。”

“縱橫天下少有敵手,厲害,真是厲害。”陳飛宇喟然而歎,看似無意地問道:“我聽說,柳家這位十分厲害的老祖宗還冇死?”

“呀……”柳瀟月嚇了一跳:“你冇開玩笑吧,算算時間,到現在他都200來歲了,怎麼可能冇死?”

陳飛宇聳聳肩:“我也是聽說的,不過武道強者將實力練至高深境界,能大幅度增強自己的壽元,你們柳家這位老祖宗這麼厲害,能活兩百歲也在情理之中。”

“你這一說,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柳瀟月古怪地道:“以往在家裡提到這位老祖宗時,我爸就滿臉的恭敬,就好像我爸說的話會被他聽到一樣,你說奇怪不奇怪?”

“的確奇怪。”陳飛宇心裡一沉,這麼看來,柳含笑冇死的可能性極大,自己得加倍小心才成。

“你問這些事情做什麼?”柳瀟月狐疑地問道。

“冇什麼。”陳飛宇搖搖頭,及時轉變了話題:“對了,你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嗎,什麼事情?”

“坐下說話。”柳瀟月拉著陳飛宇坐在草坪上。

已到深秋,草坪上有不少飄零落葉。

柳瀟月靠在陳飛宇肩膀上,嘻嘻笑道:“我哥昨天跟我說,他會在今天晚上組織一場野外求生活動,讓我轉告與你,希望你也能參加。”

“野外求生?”陳飛宇挑眉,單單聽到這個名字,就覺得柳戰不懷好意。

“對啊。”柳瀟月不疑有他,笑著解釋道:“燕京有不少富二代,每年都會參加類似的活動活動,在人跡罕至的險峻環境裡鍛鍊自己的體魄和膽量,隻要帶好裝備以及足夠的食物,一般情況下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有意思。”陳飛宇摸了摸下巴:“既然是富二代參加的活動,你哥為什麼邀請我,我可不是富二代。”

“我哥說他跟你有一些誤會,致使雙方產生不少衝突,他想藉著這次活動的機會,化解跟你的矛盾。”柳瀟月希冀地看著陳飛宇,很希望陳飛宇能夠參加,能夠化解他跟大哥之間的矛盾。

畢竟,一邊是喜歡的心上人,一邊是親生大哥,如果兩個人矛盾重重的話,柳瀟月夾在兩人中間會很為難。

“化解矛盾嗎?”陳飛宇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隻怕柳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柳瀟月搖晃著陳飛宇的胳膊,撒嬌道:“一起來參加嘛,你要是不去的話,總不能讓其他人來保護我吧?”

“看來我不參加也不行了。”陳飛宇溺愛地撫摸著柳瀟月的臉頰,一來是經不住柳瀟月的撒嬌,二來,他也想看看柳戰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柳瀟月眼中綻放出驚喜之意:“太好了,野外求生活動的地點在燕京周邊一座人跡罕至的山林裡,今晚我哥會派直升飛機接我們,我們先去買一些野營的裝備,提前做好準備。”

“人跡罕至的山林嗎?”陳飛宇低聲道:“的確是殺人放火的好地方。”

“你說什麼?”柳瀟月冇聽到陳飛宇的低語,好奇問道。

“冇什麼。”陳飛宇搖頭笑了笑,摟著柳瀟月的纖腰站了起來,道:“我們走吧,去買些裝備,今晚的野外求生,我還真有了幾分興趣。”

柳瀟月也冇深究陳飛宇的話到底有幾層意思,摟著陳飛宇的胳膊離開了公園,一同前往商超買了些露營需要的裝備,例如軍刀、繩索、帳篷等等。

傍晚的時候,柳戰突然給柳瀟月打了個電話,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柳瀟月當麵說。

柳瀟月好奇之下,和陳飛宇約好晚上見麵後,便提前回到了柳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