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森鬼屋內,因神秘來者施展陰陽術,氣氛越發詭異。

“嗬。”神秘來人的臉掩於一股黑氣之後,看不清其容貌,但是一聲輕蔑的輕笑,卻是婉轉清脆,悅耳動聽。

顯然對方是一名女子。

陳飛宇越發驚訝,他在東瀛的時間不算短,卻不知道東瀛還有這樣一位女性強者,問道:“你的名字?”

神秘來人不語,手訣變換,半空中的殭屍與白衣女鬼紛紛向陳飛宇撲去。

“裝神弄鬼,我便先擒下你,再慢慢逼問。”

陳飛宇眼中厲芒閃爍,周身劍意沖天而起,散發出無數道劍氣,將撲來的殭屍、女鬼紛紛刺穿擊落。

突然,隻聽一連串密集的踏步聲,神秘來人手握武士刀強勢衝來,揮出耀眼的刀芒,淩空向陳飛宇攔腰斬來!

強烈的刀勁衝擊下,鬼屋內的道具爆發出連續不斷的“哢嚓”聲響,紛紛四分五裂,就連上方的攝像頭都“嘭”的一聲爆炸!

陳飛宇越發驚訝,雖然神秘來人用刀,但對方的身上並不是刀意,而是一股劍意,一股純粹而熟悉的劍意!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誰!”陳飛宇聲音凜然,麵對迎麵斬來的刀芒,非但冇有後退,反而踏步向前,覷準刀芒屈指而彈,“叮”的一聲,彈在了刀背上。

神秘來人隻覺一股強大力道襲來,手上拿捏不穩,武士刀已經向旁邊偏離。

陳飛宇再度向前踏了一步,伸出左手掐向對方的脖頸。

神秘來人於間不容髮之際向後退了一步,身影飄忽,詭異莫測,頗有幾分天命陰陽師超絕速度的風範,出其不意之下躲過了陳飛宇的手爪。

“咦?”

陳飛宇眼中驚奇一閃而逝,再度踏步上前,比對方的速度還快,左手瞬間探入黑氣之中,掐住了對方的脖頸,隻覺對方脖頸纖細、觸手細膩柔軟,不問可知,對方絕對是一個年輕女子。

此刻,神秘來人落入陳飛宇之手,生死隻在陳飛宇一念之間。

可她半分害怕之意都冇有,反而哼了一聲:“好快的速度,看來你的境界實力恢複了。”

聲音有幾分熟悉,陳飛宇心中已經大致猜出對方的身份,他手上運勁,震散掩於神秘來人麵上的黑氣,頓時,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

正是東瀛劍聖武藏萬裡的徒弟—秋元雅子!

蘇映雪和謝星軒心裡暗暗猜測,這個女人這麼漂亮,該不會也跟飛宇有關係吧,可為什麼還要跟飛宇動手?

“果然是你。”陳飛宇挑眉,掐著秋元雅子的脖頸又用了幾分力氣,道:“你還冇突破‘傳奇境界’,就來華夏找我動手,莫非,真想去黃泉路上與你師父團聚?”

秋元雅子隻覺得呼吸困難,白皙精緻的臉頰開始漲紅,抓住了陳飛宇的手腕,艱難地道:“放……放開我……”

“你來華夏找我報仇,意圖對我不軌,還差點傷到我的女人,我為什麼要放開你縱虎歸山?”陳飛宇手上用力,緩緩將秋元雅子舉了起來,哪裡有半分的憐香惜玉?

秋元雅子呼吸越發睏難,額頭上都冒出了青筋。

一股死亡的恐懼感,在秋元雅子心頭升起。

蘇映雪和謝星軒對視一眼,都在暗暗猜測,陳飛宇和秋元雅子到底有什麼仇怨,竟然讓飛宇和這麼漂亮的女人生死相向。

“放……放開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秋元雅子覺得陳飛宇再不放手,自己真的會死在鬼屋裡,心中暗暗後悔不該向陳飛宇動手,這下哭都來不及了。

陳飛宇皺眉,也覺得秋元雅子突然現身有些古怪,畢竟,以秋元雅子目前的實力,還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不應該來找自己報仇纔對,莫非她真有重要的事情?

一念及此,陳飛宇鬆開了秋元雅子的脖子。

“噗通”一聲,秋元雅子跌坐在地上,一邊咳嗽,一邊用力呼吸了幾下,這才緩過勁來。

陳飛宇就站在她身邊,居高臨下看著她:“接下來,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否則東瀛劍聖的傳承,將在今日斷絕。”

淡淡的語氣,卻有著冷冽的殺意,以及不容拒絕的強勢!

秋元雅子又咳嗽了兩下後,才站了起來。

隻聽陳飛宇道:“第一,你為什麼還懂陰陽術?”

秋元雅子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話,便將自己得到天命陰陽師傳承的事情說了出來,最後仇視著陳飛宇,咬牙切齒道:“我劍道與陰陽術雙修,終有一天成就會在你之上,到那時,我會親手殺了你,為我恩師報仇雪恨!”

“哈!”陳飛宇輕笑,道:“豪言壯語改變不了你現在弱勢的處境,不如剩下力氣,用心回答我的問題,說不定還能逃過一劫。”

“哼!”

“第二個問題,你為什麼會來華夏,剛剛又為什麼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

這是陳飛宇最好奇的地方,連武藏萬裡都死在了自己的劍下,而秋元雅子的實力連“傳奇境界”都冇到,遠遠不是自己的對手,她理應在東瀛努力修煉,等實力超過自己之後再來華夏報仇纔對。

秋元雅子微微猶豫了下,就在陳飛宇越來越不耐煩的時候,開口道:“我得到訊息,不久前,由西方教廷出麵,在西方諸國召集了多位強者,打算近幾日前來華夏殺你,順便搶回‘天使權杖’。”

“你從東瀛來到華夏,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訊息?”陳飛宇越發驚訝,忍不住多看了秋元雅子兩眼:“你不應該恨我入骨纔對嗎,為什麼還要來提醒我?”

蘇映雪和謝星軒紛紛狐疑地打量著秋元雅子,這個從東瀛來的漂亮女人,該不會對飛宇因恨生愛,徹底愛上飛宇了吧?

“我的確恨不得把你殺之後快,但我是劍聖之徒,自有我的傲骨,就算我要報仇,也得親手殺了你,豈能假他人之手?”秋元雅子高傲的昂起頭,胸前的飽滿挺了起來,引人注目。

她並冇有看到蘇映雪和謝星軒的神色,不然的話,非把她氣死不可。

“不愧是劍聖的徒弟,果然一身傲骨。”陳飛宇撫掌而歎,心中有些為難,秋元雅子大老遠跑來通風報信,自己還真不好下手殺了她。

突然,秋元雅子嘴角翹起了一抹笑意,神秘地道:“我還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什麼事情?”陳飛宇下意識皺眉而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