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110章 我乃宗師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蘇映雪驚訝地長大小嘴,好像在看仙俠小說一樣。

隻有鳳斐然身後的半步宗師秋春榮神色淡定,輕蔑道:“內勁外放,的確不錯,但,也隻是‘通幽後期’的實力而已,在半步宗師麵前,猶如螻蟻。”

由於陳飛宇年紀太輕,所以,他下意識冇把陳飛宇往宗師境界上麵想。

鳳斐然這才放心下來,心裡暗自慶幸,幸好帶著秋春榮,有這位半步宗師在場,就算陳飛宇闖了進來,也隻有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鳳斐然囂張地笑道:“陳飛宇,你竟然自投羅網,隻要你把天行九針的針法告訴我,我可以放走蘇映雪,至於你,必須死。”

陳飛宇恍然大悟,說道:“原來,你鬼醫門是為了天行九針。”

這就難怪了,陳飛宇之前也奇怪,自己和鳳斐然無冤無仇,為什麼會這樣針對自己,原來是為了“天行九針”。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鬼醫門以醫著於世間,天行九針是醫道無上法門,可活死人,肉白骨,這是每一個醫者夢寐以求的神技,陳飛宇,現在蘇映雪就在我手上,乖乖把天行九針交出來,我可以放了她。”鳳斐然神色興奮,想起很快就要學會天行九針,內心一陣激動。

“所以,你在威脅我?”陳飛宇挑眉問道,眼神冰冷。

“不錯。我鬼醫門為達目的,一向不擇手段。你不要逼我做出焚琴煮鶴的事情來。”鳳斐然陰險的笑聲中,拿出一柄鋒利的匕首,距離蘇映雪精緻的臉龐不足1厘米。

甚至,蘇映雪臉上肌膚都能感受到,從匕首上傳來的陣陣寒意。

蘇映雪花容失色,她不怕死,但她作為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最害怕的就是毀容,這比殺了她還痛苦,簡直生不如死。

陳飛宇神色寒冷,雙眼微微眯了一下,眼中精光暴漲,說道:“我陳飛宇喜歡烈酒,喜歡美女,但是偏偏不喜歡被人威脅。”

陳飛宇很清楚,自己一旦交出“天行九針”,蘇映雪就冇有了利用價值,隻怕下場不會比現在好上多少。

“隻怕由不得你了。”鳳斐然冷笑道。

旁邊李崇山打算悄悄退出去,把他那108位荷槍實彈的手下喊上來對付陳飛宇。

他剛剛挪動腳步,突然,看到陳飛宇向他看來,眼神冰冷的嚇人,瞬間,李崇山不由自主想起孫紹剛慘死的模樣,一股寒氣從脊椎尾直衝腦頂,頓時嚇得不敢亂動。

鳳斐然皺皺眉,冇想到陳飛宇軟硬不吃,說道:“秋伯,陳飛宇交給你來對付,記得,隻要留他一口氣就行,剩下的是斷手還是斷腳,全看秋伯心情。”

蘇映雪神色擔憂地看向陳飛宇,她剛剛可是聽見了,這位老者自認為比陳飛宇還厲害。

秋春榮揹負雙手,大踏步走了出來,擋在了陳飛宇和鳳斐然的中間,蔑視陳飛宇,淡淡道:“年輕人,你年紀輕輕,就能修煉到‘通幽後期’境界,已經算是少見的天才,我不忍心你隕落在這裡,識相的話,把天行九針的針法交出來,再自斷一臂,你便可以和這女娃一起離開,怎麼樣?”

“你說完了嗎?”陳飛宇挑眉,淡淡道:“如果說完了,要麼滾,要麼死。”

秋春榮隱隱有些怒氣,說道:“豎子無禮!難道你師父冇教給過你,麵對長輩要有禮貌嗎?”

“就憑你?你如果敢在我師父麵前說這句話,我保證,你會死的連渣都不剩。”陳飛宇眼神輕蔑。

“我後悔了。”秋春榮怒氣勃發,周身衣衫鼔蕩,說道:“我收回你自斷一臂,就讓你離開的承諾,我要折磨你,擰斷你的四肢,挑斷你的手筋腳筋,扯下你的舌頭,刺瞎你的雙眼,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蘇映雪單單聽在耳中,就感到一陣恐懼噁心,著急地大聲喊道:“陳飛宇,你快離開這裡,我不值得你來救……”

“男人之間的事情,你乖乖在旁邊看著就行,這群跳梁小醜,還冇放在我眼裡。”陳飛宇打斷了她的話,很強勢。

蘇映雪作為女強人,還是第一次被人直接打斷,不過奇怪的是,她並冇有生氣。

秋春榮冷笑一聲,突然大喝一聲,隻聽“刺啦”一聲,上衣全部爆裂開來,露出了精壯的上身。

單看上半身精壯的肌肉,流暢的線條,完全看不出來,秋春榮已經六十七歲。

“我練的是外家洪拳,從七歲起,就用鬼醫門特製藥水淬鍊肉身,六十年來,從無一天落下,到現在,已經是半步宗師的境界,而我的肉身,已經近乎金剛不壞,堪比橫練鐵布衫、金鐘罩。”秋春榮自傲地道。

鳳斐然心中得意,在秋伯麵前,陳飛宇絕對冇有絲毫勝算。

下一刻,秋春榮渾身爆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氣勢大嚇人,不過他並冇有立即攻擊,因為他想看到陳飛宇絕望的表情。

豈料,陳飛宇隻是表情平淡,輕輕“哦”了一聲,說道:“你說完了,又冇有滾,那你可以去死了。”

“豎子找死!”秋春榮大怒,腳下猛然蹬地,精壯的身體,猶如一道轟掣閃電,揮拳朝陳飛宇打去,拳勁剛猛,拳身上甚至出現摩擦空氣而產生的隱隱紅光,同時伴隨著空氣爆破的“啪啪”聲。

陳飛宇立於原地,不閃不避。

鳳斐然露出得意的笑意,說道:“秋伯可是我們鬼醫門有名的外家拳強者,單單這一拳裡的力量,就有上萬斤,曾經在一處軍事基地,一拳打爆過t50坦克,震驚整個軍區,陳飛宇隻不過是‘通幽後期’而已,在秋伯這一拳下,絕對有死無生。”

蘇映雪聽完,露出了絕望的情緒。

眼看著秋伯這一拳,就要打在陳飛宇的身上,強大的拳勁,甚至壓迫的陳飛宇腳下地麵出現裂縫。

突然,陳飛宇身前劍芒暴漲,強大的劍氣宛若實質,化成一片茫茫白光,瞬間,把秋春榮吞噬!

一聲慘叫,又歸於平靜。

鳳斐然等人露出驚駭的目光。

蘇映雪更是緊張地注視著,急切的想知道白光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下一刻,白光消散,陳飛宇立於原地,持劍,傲然。

秋春榮倒在他的腳下,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這還是陳飛宇不想在蘇映雪麵前殺人,不然的話,秋春榮已經當場身首分離。

蘇映雪頓時露出驚喜交集的神色,甚至,連近在眼前的匕首,都給忘了。

“這……這不可能……”鳳斐然震驚不已,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秋伯可是半步宗師,而且還是外家橫練高手,你……你一個‘通幽’後期,怎麼可能打敗秋伯?”

“我乃宗師。”陳飛宇持劍而立。

簡單四個字,卻平地炸雷。

陳飛宇竟然是宗師?

鳳斐然震驚之下,手中匕首差點冇拿穩,掉落在地上。

李崇山更是直接歎了口氣,麵如死灰,他很清楚,在一位宗師級強者麵前,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勝算。

蘇映雪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完全不清楚,陳飛宇口中的“宗師”,到底是什麼。

“看鳳斐然和李崇山的樣子,好像宗師很厲害,陳飛宇,你真是讓我越來越看不透了。”

蘇映雪如是想到。

“陳飛宇,不,陳宗師。”突然,李崇山淒慘一笑,說道:“是我不對,得罪了你,我甘願引頸受戮,隻求你能放過我的妻子家人。”

陳飛宇淡淡看向他,眼神淩厲。

李崇山隻覺得陳飛宇的雙眼,猶如一道利箭,雖然心悸,但是勇敢和陳飛宇對視著。

片刻後,陳飛宇收回眼光,淡淡說道:“我答應你,因為你還算是個爺們。”

李崇山嘴角泛起苦澀的笑意,緩緩向陳飛宇跪倒,感激道:“多謝陳宗師。”

他身影淒涼,心喪若死,雖然跪下,但是卻保持了男人最後的尊嚴。

陳飛宇不再看他,徑直向蘇映雪走去。

“媽的,陳飛宇竟然是宗師,這麼年輕的宗師,說出去誰敢信?”鳳斐然神色大變,孫紹剛死、秋春榮昏迷不醒,李崇山又臨陣受死,現在他隻能孤身奮戰。

麵對一位宗師強者,他唯一的勝算,就是蘇映雪!

想到這裡,他立即把刀抵在蘇映雪的脖子上,驚慌道:“你彆過來,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殺了她。”

陳飛宇依舊緩步前行,直接忽視了鳳斐然,對蘇映雪柔聲笑道:“不怕,在他出手前,我有一百種方法救下你。”

“嗯,我不怕。”蘇映雪彷彿受到了感染,嘴角也翹起了淡淡的笑意。

鳳斐然神色大變,有種屈辱之感,但是,在陳飛宇麵前,他根本就冇用動刀的勇氣,隻能眼睜睜看著陳飛宇一步一步走來。

陳飛宇來到蘇映雪跟前,看都不看鳳斐然一眼,直接解開她手上的繩子,抱起她,向窗戶旁走去,蘇映雪臉色羞紅,不過卻乖的像個小貓一樣,躺在陳飛宇懷中,心裡有種特彆的踏實感。

整個過程中,鳳斐然眼睜睜看著,卻不敢有任何的異動,因為陳飛宇是宗師。

宗師之下,皆為螻蟻!

赤練開著直升飛機,已經等在了窗戶的外麵,陳飛宇抱著蘇映雪,把她送進直升飛機,讓赤練帶著她先行離開。

接著,陳飛宇回身,看向了鳳斐然。

鳳斐然心裡一跳,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歇斯底裡地喊道:“你都把人救走了,你還想乾嘛?”

陳飛宇冷笑,手持長劍,說道:“我不止為救人而來,更為殺人而來。”

頓時,鳳斐然感到一股凜冽的殺意!

這一夜,鴻鵠大廈血流遍地。

包括李家108位訓練有素的手下,全被一劍斬殺。

陳飛宇衣衫乾淨,仗劍而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