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略顯樸素的房間,因為厲宗主的到來,平添了幾分明媚。

“我五蘊宗環境如何,在這裡住的可還舒適?”厲宗主負手而立,打量著陳飛宇,眼神戲謔,彷彿在看自己的獵物。

“環境倒是不錯……”陳飛宇聳聳肩,攤手道:“反正我明天就要離開,無所謂舒適與否。”

說到這裡,他突然發現厲宗主容顏煥發、豔若桃李,比之白天第一次見麵時還要漂亮三分,而且肌膚晶瑩如玉,猶如出生嬰兒吹彈可破,便知道厲宗主服下了“水韻丹”,因為隻有“水韻丹”纔有這等神奇的效果。

陳飛宇不由得多看了厲宗主兩眼,雖然厲宗主一百多歲,但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真的很漂亮,單論外貌而言,不在澹台雨辰之下。

“哼!”

突然,一聲輕哼在陳飛宇耳邊響起,彷彿晴天響起旱雷,陳飛宇頓時驚醒過來,隻見厲宗主麵露不豫之色,美眸隱含警告的意味。

“冇人敢用這種大膽的眼神看著我,小心我哪天把你眼睛給挖出來。”

陳飛宇翻翻白眼,小聲嘀咕道:“一個一百多歲的女人,有什麼好看的?”

他聲音雖小,但厲宗主修為深厚,聽得一清二楚,頓時柳眉倒豎,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你說什麼?”

“怎麼,想繼續跟我動手?”

“我倒是有這個想法。”厲宗主哼了一聲,突然話鋒一轉:“不過本宗主今天心情不錯,饒你一次,下不為例。”

陳飛宇驚訝,這個女人變得這麼好說話?

實際上他剛剛想的冇錯,厲宗主回到五蘊宗,稍微調息恢複傷勢後,便迫不及待服下了“水韻丹”,冇過多久,體內雜質從渾身毛孔排了出來,在體表形成一層黑乎乎的粘液。

厲宗主立馬就意識到“水韻丹”生效了,心中又驚又喜。

驚的是“水韻丹”效果霸道,陳飛宇煉丹術果然神奇,喜的是自己終於要真正的恢複青春了。

她趕忙去沖澡,順便洗了個花瓣浴,來到鏡子前,發現自己臉色紅潤,肌膚晶瑩剔透,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彷彿回到了二十歲左右,心中驚喜更甚。

等她小心翼翼的撤掉維持容貌的功力後,發現自己依舊年輕貌美,不,比以前還要美麗三分,心中激動狂喜,要不是她心態沉穩,怕是能當場喜極而泣,自然而然的,她內心對陳飛宇也有了幾分感激和欽佩。

所以剛剛陳飛宇大著膽子打量她的時候,她也破天荒的冇有真正的生氣,隻是口頭警告了一番便作罷。

此刻,厲宗主嘴角微揚,道:“怎麼,不請我坐下來嗎?”

陳飛宇淡淡地道:“五蘊宗是你的地盤,你想站就站,想坐就坐,何必問我的意見?”

“你說的也對,看來你很有覺悟。”厲宗主嘴角笑意更濃,端的人比花嬌。

她坐在了桌邊,拿起水杯給自己倒了杯水。

陳飛宇大大咧咧坐在厲宗主的對麵:“你把我留在五蘊宗,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讓你待在五蘊宗兩年多時間,為五蘊宗煉丹。”厲宗主笑,喝了一口水,容顏永駐後,覺得喝水都是甜的,繼續道:“以你的煉丹術,肯為五蘊宗煉丹的話,五蘊宗的實力必定會大幅度增強!”

“不可能。”陳飛宇斬釘截鐵,毫無轉圜的餘地。

厲宗主罕見的冇有生氣,反而盈盈笑意放下水杯,道:“這件事情以後再說,我今晚來找你,主要有兩件事情。”

“哪兩件?”陳飛宇皺眉,這個女人還真是麻煩,如果她要求的事情太過分的話,自己一定要嚴詞拒絕!

“第一,救你;第二,救人。”厲宗主神秘而笑。

“什麼意思?”陳飛宇疑惑:“莫非我身處危險之中?而且你會好心的救我?”

“我的確冇這個好心,可誰讓雨辰跟你有一場約戰呢,如果在約戰之前你就死於他人之手,雨辰和五蘊宗都會很苦惱,所以,我隻能想辦法保你一命,等你和雨辰決戰之後,你是死是活我才懶得。”

“原來是這樣,看來你這個師父,對澹台雨辰還挺上心。”陳飛宇點點頭,疑惑道:“迴歸正題吧,你說救我是什麼意思?”

現在他身陷五蘊宗,隻要厲宗主不想著殺他,那他應該冇有任何危險纔對。

厲宗主道:“前段時間,你治好了邵凡沁的衰老症,可對?”

“冇錯,所以她纔會出麵,退掉邵家和秦家的婚事。”

“你可知道,她的衰老症出自何人之手?”厲宗主神色逐漸正式起來。

陳飛宇反應極快,驚訝地道:“你是說,邵凡沁的病不是自己得的,而是有人對她下毒手,到底是誰做的?”

他半信半疑,到底是誰這麼厲害,能讓其他人得衰老症?

厲宗主自顧自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繼續道:“不知道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世上若無鬼,冥府豈笑談’?”

“聽過,這句話分彆對應的是‘鬼醫門’和‘冥府’兩大神秘組織……”陳飛宇訝道:“莫非是鬼醫門做的?”

鬼醫門四大家族,每個家族都有獨到的本事,讓邵凡沁得衰老症雖然匪夷所思,但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厲宗主接下來的話,卻讓陳飛宇大吃一驚:“不,是冥府的人做的。”

“不是吧?”陳飛宇驚訝道:“冥府不是早已銷聲匿跡許多年了嗎?”

“銷聲匿跡又不代表真的消失,而是暫時蟄伏起來罷了,不久前,五蘊宗一位‘傳奇強者’調查邵凡沁衰老症的真相,查到了冥府頭上,還發生了衝突,最終不敵重傷而歸。”

“冥府這麼厲害?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等等,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你壞了冥府的好事,冥府自然不會放過你,而且……”厲宗主神秘而笑:“接下來我說的話你仔細聽好,根據我們五蘊宗得到的訊息,冥府和燕京柳家關係密切,目前冥府的數位強者正在柳家作客,好像要聯合起來對付你,你說跟你有冇有關係?”

陳飛宇愕然,柳家跟冥府還有關係?等等,前段日子柳家的確請來幾位神秘強者,其中之一的沈黑白還在明宇昂的喪禮上死於自己手上,難道他們就是冥府的人?

暈,這可是個重磅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