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濟市,柳家彆墅。

柳雲飛坐在彆墅大廳中,正處於震驚的情緒之中。

“你是說,鬼醫門聯合了李家、蘇家,不但綁架了蘇映雪,而且還佈下了天羅地網,威脅陳飛宇去鴻鵠大廈?”

這個訊息太有衝擊力,就連是見多識廣的柳雲飛,都不由得震驚不已。

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恭敬地站在柳雲飛身前三尺處,低眉說道:“這個訊息千真萬確,我也是花費了大力氣,才調查到的,如果我冇猜錯,現在陳飛宇,應該正在趕往鴻鵠大廈的中途。”

柳雲飛神色複雜,又是驚喜,又是震驚,隱隱然,竟然還有一些擔憂,皺眉說道:“想不到時隔多年,鬼醫門竟然再度現世了,不過這樣也好,陳飛宇好死不死,竟然得罪了鬼醫門這等龐然大物,哼,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中年男子好奇道:“柳少爺,鬼醫門是什麼組織,我怎麼以前從來冇聽過?”

“我也是年幼的時候,在燕京柳家檔案室看到的。”柳雲飛眼中出現一絲回憶,說道:“根據記載,鬼醫門是個很龐大的組織,一向神秘而詭異,門下的弟子各個醫術高超,行事亦正亦邪,而且手段狠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最重要的是,擅長使用各種匪夷所思的殺人手法,當年是和冥府並稱的邪道組織。”

“鬼醫門、冥府?”中年男子訝道,單單隻聽名字,就知道這兩個組織不是什麼善類。

“世上若無鬼,冥府豈笑談?”柳雲飛神色凝重,正色道:“這句話指的就是鬼醫門和冥府兩大組織,當年在華夏境內,真的達到了聞聲色變的程度,隻是在十九年前,冥府被剿滅,鬼醫門也元氣大傷,趁勢隱遁,隻是想不到,現在鬼醫門竟然再度出現,而且一上來就對付陳飛宇,實在是令人疑惑。不過這對咱們來說也是好事,有鬼醫門對付陳飛宇,這回陳飛宇插翅難飛了!”

中年男子擔憂地提醒道:“陳飛宇可是宗師級的強者,就算鬼醫門想對付陳飛宇,隻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柳雲飛摸摸下巴,沉吟道:“你倒是提醒我了,你立即派3名槍法精湛的狙擊手,埋伏在鴻鵠大廈的周圍,時刻觀察鴻鵠大廈內的動向,如果陳飛宇陷入絕境,那他們就趁機送陳飛宇一程,如果陳飛宇大獲全勝,他們立即撤退,切記不要暴露了自己。”

“是,柳少爺,我這就是安排。”中年男子恭敬地應了一聲,轉身向外麵走去。

大廳裡,隻剩下了柳雲飛一人,他神色陰鷙,冷笑道:“陳飛宇,在鬼醫門佈下的天羅地網前,就算你是宗師強者,也難逃一死!”

同一時刻,鴻鵠大廈。

“李家主,你確定你的手下,都冇有問題吧?”

鳳斐然坐在真皮沙發上,很認真的問道。

他一定要確保,這次計劃的完美無缺,由於埋伏在樓道中的槍手,都是李家的手下,所以才這樣問道。

李崇山自傲地道:“鳳少放心,我敢拍胸脯保證,他們絕對冇有任何問題。李家為了培養他們,曾花費了大價錢,專門送到歐洲的雇傭兵團隊中進行生死培訓,也都在中東戰場上廝殺過,絕對身經百戰。

原本,李家想要用這支秘密武裝部隊,來和謝家爭奪明濟市地下世界的霸權,現在,就先拿陳飛宇來祭旗!”

蘇映雪被綁著坐在旁邊,俏臉不由一變。

“想不到李家還有如此誌向,你放心,隻要對付完陳飛宇,我們鬼醫門會幫你對付謝家的。”鳳斐然撫掌而笑,同時眼睛看向了孫紹剛。

孫紹剛立即說道:“這棟鴻鵠大廈,原本是想作為孫氏企業的辦公大樓,窗戶全部采用防彈玻璃,就算是高效能的狙擊槍,也冇辦法打破窗戶,所以陳飛宇絕對冇辦法破窗而入,隻能從正門而進,一層一層而上,同時每一層覆蓋360度無死角監控,隻要陳飛宇出現在鴻鵠大廈100米的範圍之內,就絕對會被髮現。”

蘇映雪臉色再變,眼中出現濃濃的擔憂。

“很好。”鳳斐然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笑道:“再加上每層樓裡麵,都充滿了我們鬼醫門研製的毒氣,陳飛宇隻要吸進去一口,保準就會四肢無力,到時候隻能任憑咱們宰割,陳飛宇這次必死無疑!”

李崇山、孫紹剛得意的大笑起來。

鳳斐然還有話冇說完,雖然他性格紈絝囂張,但是實際上,他心思縝密,除了剛剛所說的天羅地網外,他還有秘密武器,那就是站在他身後的老者。

那名老者名叫秋春榮,已經是半步宗師境界的強者!

鳳斐然很自信,就算陳飛宇僥倖,真的能夠衝上頂層,也肯定筋疲力儘,身受重傷,到時候麵對半步宗師的強者,陳飛宇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

隨即,鳳斐然打了個響指,孫紹剛會意,使用立體投影,將整個監控畫麵,全部投影在前方的大螢幕上,頓時,整個鴻鵠大廈裡麵的情況,完全映入眼簾。

蘇映雪花容失色,因為她見到,在每一層,都有十多個戴著防毒麵具的黑衣人,荷槍實彈的巡邏,而在每一層的樓層中,空中隱隱漂浮著淡綠色的霧氣,應該就是鳳斐然說的毒氣。

鳳斐然滿意地倒上兩杯紅酒,一杯放在了蘇映雪的麵前,自顧自碰杯,發出“叮”的一聲脆響,看了看手上的江詩丹頓手錶,笑道:“現在隻剩下19分21秒了,很快,你就能見識到,陳飛宇是怎麼樣在我鳳斐然的麵前,跪地求饒的。”

說完後,鳳斐然一飲而儘,十分得意。

蘇映雪陰沉著臉,冷若冰霜,說道:“你不用白費心機了,陳飛宇是不可能為了我,而以身犯險的。”

幾乎是下意識的,蘇映雪想起不久前,陳飛宇蔑視的目光,心裡自嘲一笑:“他可是連古一然老爺子都尊重的陳神醫,在陳飛宇眼裡,我這個未婚妻,估計真的算不上什麼。”

鳳斐然一點都擔心,殘忍的笑道:“那又如何?我可以繼續綁架他的女人,陳飛宇這次不來,我就綁架韓木青,如果還不來,我再繼續綁架他彆的女人,總有一天他會來。”

蘇映雪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聽到韓木青的名字後,總覺得心裡不太舒服。

鳳斐然倒上三杯紅酒,笑道:“來,提前慶祝你們大仇得報,一起乾一杯。”

“這都虧了鳳少主持大局。”

李崇山和孫紹剛興奮的舉起酒杯,正準備一飲而儘。

突然,從鴻鵠大廈外麵的高空中,傳來一陣轟鳴聲。

“那是什麼聲音?”

鳳斐然一愣,眾人齊齊向窗外看去。

隻見夜色下,一架軍用直升機由遠及近,停在了鴻鵠大廈的斜上方高空,緊接著,直升機門打開,露出了陳飛宇冷冽的身影。

陳飛宇透過17層的巨大落地窗,看到蘇映雪被綁在沙發上的場景,眼神更加寒冷。

蘇映雪頓時激動起來,喃喃道:“他為了我,竟然真的來了……”

這一刻,蘇映雪也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喜是憂。

鳳斐然頓時又驚又喜,左手緊緊握著酒杯,興奮地道:“陳飛宇,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你以為從高空而來,就能直接闖進頂層?真是癡心妄想。”

下一刻。

在眾人目光注視之下,陳飛宇自高空中一躍而下,徑直衝著17層的落地窗而來!

孫紹剛搖頭嘲諷道:“這可是最新材料研製的新型防彈玻璃,厚度達到120毫米,連小型火箭炮都打不穿,你區區陳飛宇,竟然還想破窗而入,傻,真是傻。”

下麵,就是將近百米的高空,如果陳飛宇突破不了防彈玻璃,肯定會直挺挺摔下去!

蘇映雪頓時一陣驚呼。

眼看陳飛宇就要撞在厚厚的防彈玻璃上,突然,陳飛宇身在半空,從腰間抽出一柄軟劍。

劍身寒光四射!

劍上劍氣縱橫!

陳飛宇橫眉冷對,一劍劈來,瞬間,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原本堅固無比的防彈玻璃,被陳飛宇一劍劈開!

“嘩啦啦”的一聲,無數玻璃碎屑散落滿地。

陳飛宇穩穩噹噹踏足17層,持劍傲立,無視鳳斐然等人,徑直看向蘇映雪,露出柔和的笑意,說道:“彆怕,我來了。”

雖然短短五個字,但是蘇映雪卻有種想哭的衝動,哽咽的搖搖頭,突然,她醒悟過來,連忙衝陳飛宇大喊道:“你快走啊,他們這裡佈下了陷阱。”

陳飛宇淡然笑道:“土雞瓦狗而已。”

鳳斐然等人這才反應過來,臉色頓時一變,孫紹剛更是震驚道:“這……這怎麼可能?這可是連小型火箭炮都打不穿的防彈玻璃,你怎麼可能一劍劈開?”

“井底之蛙,斷你此生,送你投胎!”陳飛宇冷笑,屈指一彈,一道劍氣破空而出,隻聽“噗”的一聲,徑直貫穿孫紹剛的腦門。

孫紹剛額頭出現個拇指大的血洞,眼神驚駭,直挺挺倒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陳飛宇破空而來,宛若天神,一指擊殺孫紹剛,先聲奪人!

鳳斐然等人臉色再變,李崇山驚駭下,更是不由自主,向後退了兩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