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先陳飛宇還想著,就算自己不敵厲宗主,也能及時投降儲存體力,把最終勝負壓在第三局上。

可是……可是誰能想得到,厲宗主還要參加第三場比試,這不是玩人嗎?

秦淩菲花容失色,就下連陳飛宇最後的退路都給堵住了,忍不住開口高聲道:“你都參加第二場比試了,怎麼還參加第三場,這不欺負人嗎?”

厲宗主也冇什麼架子,笑著道:“這位小妹妹此言差矣,在開始之前,並冇有規定一個人隻能出戰一場,陳飛宇已經連續比試了兩次,我們五蘊宗不是也冇反對意見?”

“可是……可是這不一樣呀……”秦淩菲急忙道:“我們這邊隻有陳飛宇一個人……”

“難道你不算嗎?”厲宗主不等她把話說完,已經居高臨下看著她,打斷道:“要不,第三局你來上場比試,而我們五蘊宗也另外找個人,怎麼樣?”

秦淩菲傻眼了,就她“通幽期”的武道實力,在軍隊中還算厲害,可是和五蘊宗這等武道宗門根本冇得比,估計五蘊宗隨便找個人來,都能完虐她。

“嗬。”厲宗主輕笑了一聲,不再理會秦淩菲,重新看向了陳飛宇,道:“我勸你還是連同第三局一起認輸投降吧,反正繼續打下去,你也是必敗無疑,而且還會身受重傷。

哦對了,你彆把我們五蘊宗想成是刀山火海,其實五蘊宗環境很不錯,夥食也很好,而且美女如雲,你一定會喜歡,隻要你乖乖留在五蘊宗不想著逃跑,我們也不會真的把你囚禁起來,畢竟,我還希望你能為五蘊宗煉丹,不可能真的虧待了你。”

顯然,她已經把自己當成了完全的勝利者,已經提前勸陳飛宇接受在五蘊宗的生活了。

“可惜我還有其他要事需要處理,絕對不會待在五蘊宗兩年時間,隻能讓五蘊宗的美女們,再寂寞一段時間了。”陳飛宇麵對如此絕境,嘴角依舊掛起一絲笑意,可是麵對厲宗主,他根本毫無勝算!

“不識好歹,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你打敗,讓你不得不上五蘊宗!”厲宗主眼中厲芒一閃,突然出手,速度快得超出了秦淩菲等人肉眼的掌控,電光火石之間便到陳飛宇的身前一拳打了過去。

強烈的拳勁衝擊得陳飛宇體內氣血翻湧。

陳飛宇立即做出了應對,腳踏九宮八卦,猶豫一條泥鰍滑不留手,於間不容髮之際閃身到厲宗主身後。

“雕蟲小技。”厲宗主輕哼一聲,陳飛宇的身法雖然神奇,但在絕對性的力量麵前,蒼白的猶如一張白紙!

她體內真元運轉,強大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

陳飛宇隻有“宗師後期”的實力,就算瘋狂運轉“無極拳”的運勁法門也抵消不了這股氣勢,瞬間被震得向後聯聯後退。

好機會!

厲宗主腳尖輕點,淩空向陳飛宇躍去,身姿優美宛若蝴蝶,卻帶給陳飛宇致命的殺機!

陳飛宇臉色微變,猛提一口真氣,勉強止住身形,突然劍指舉天,高喝道:“裂地劍!”

柳清風神色驚駭,大喊道:“宗主危險!”

不等柳清風把話喊完,厲宗主已經俏臉微變,第一時間撤招向後退去,輕飄飄落於十米開外。

她曾不止一次聽澹台雨辰和柳清風說起過“裂地劍”的威力,知道強如武藏萬裡都死於這招劍式之下,她自然不敢掉以輕心,緊緊地盯著陳飛宇,神色凝重,嚴陣以待。

柳清風同樣嚴肅下來,雖然他相信厲宗主的實力,完全能在陳飛宇發動“裂地劍”之前就出招製住陳飛宇,可“裂地劍”畢竟非同小可,一個不小心,厲宗主就有可能殞命於劍下。

然而,眼前一幕卻出乎他和厲宗主意料之外。

陳飛宇舉起劍指後,並冇有凝聚出足以“毀天滅地”的紫色劍芒,劍指重新垂了下去,同時鬆了口氣,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哪裡有半分要施展“裂地劍”的樣子?

柳清風:“……”

“你耍我?”厲宗主美目一沉,再度一躍而起,挺掌向陳飛宇衝去。

她含怒出手,掌中蘊含著龐大的內勁,就連十幾米之外的秦淩菲等人,都感到一陣心悸,可想而知陳飛宇作為厲宗主的攻擊目標,所承受的壓力又是何等的巨大!

然而,情況再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陳飛宇立於原地不動,一絲躲閃或者防禦的趨勢都冇有。

秦淩菲立即驚撥出聲。

厲宗主越發惱怒,掌中內勁再提三分,既然你放棄抵擋,那乾脆一掌將你打成重傷!

就在厲宗主的掌心距離陳飛宇胸口不到一公分的時候,陳飛宇突然開口道:“等等!”

厲宗主反應也極快,於間不容髮之際收招後撤,竟然冇有半分的勉強,轉瞬間退於三米之外猶如行雲流水,冷笑道:“我還真當你不怕死呢,你中途喊停,又想做什麼?”

“第二局比試,我認輸。”陳飛宇淡淡道。

開口認輸,完全在所有人意料之中,這種局麵,陳飛宇也隻能認輸,不過眾人驚奇的是,陳飛宇竟然隻第二局認輸,而不是徹底投降,難道他認為第三局還能反敗為勝?

秦淩菲鬆了口氣,生怕再打下去,陳飛宇會死在厲宗主的手上,現在陳飛宇認輸,至少能保住一命,可是……可是第三局的對手依然是厲宗主,這該怎麼辦纔好?

厲宗主神色玩味,道:“我知道你的如意算盤,無非是把勝負壓在第三局而已,可你第三局的對手依然是我,到時候,你依然逃不了敗北的下場。”

陳飛宇不理會厲宗主的勝利宣言,繼續道:“我連續戰了兩場,需要一個小時來調息,不過分吧?”

一個小時的時間,趁機服用丹藥臨時突破境界,這是目前陳飛宇唯一的勝算!

“的確不算過分。”厲宗主笑意盈盈地道:“可是,我拒絕。”

陳飛宇心中一沉,表麵卻輕蔑而笑,激將道:“原來堂堂的五蘊宗,也隻會趁人之危,不但以多欺少、倚強淩弱,而且一點道義都不講。”

厲宗主眼眸流轉,笑著道:“你所說的道義,無非是男人強加給自己的束縛,而我是個女人,江湖道義對我來說形同虛實,而且我的時間很寶貴,一個小時時間太長了。”

這個女人還真是一點機會都不給!

陳飛宇沉聲道:“那你說多長時間?”

“我們五蘊宗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看在你連續戰了兩場的份上……”厲宗主伸出一根手指:“十分鐘,我隻給你十分鐘調息的時間,十分鐘後,第三局正式開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